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江淳:致“叛徒”王功权

王功权

“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鲁迅

所谓的诗人,不过是一些“叛徒”!诗人是先知先觉者,诗人是天地之良心,诗人是同时代的叛徒!每个真正的诗人都是超越时代的先驱,不是御用文人可以匹敌!惊悉企业家王功权被北京警方传讯后遭到刑事拘留,万分悲痛!

王功权大学毕业后曾在吉林省委宣传部工作,后下海经商,功成名就不知好好地享受人生,偏偏要关注救济大陆千万弱势群体的悲惨命运,倡导“教育平权”与“新公民运动”。据此,他是原体制内真正的叛徒,被抓拘禁即是个人命运、又是历史必然。一个近14亿人的泱泱大国总要有少数先觉者为子孙后代的自由生活而付出牺牲!

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是大清帝国的叛徒,官二代谭嗣同是清末的叛徒,中共首任党魁陈独秀是民国的叛徒,张志新、林昭是49年建政后的叛徒,做一个这样的叛徒并不可耻,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实在是一种荣耀!真正可耻的当代汉奸是侵吞民脂民膏并转移巨额财产到海外的“裸官”们!

诗人王功权到底犯有何罪?刑拘通知书美其名曰: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1980年“反革命罪”被取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代替之,而“煽颠罪”现在也拿不出手了、不能服众,只能以“扰乱公共秩序罪”传讯刑拘之。

曾两度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瞿秋白有篇文章叫《多余的话》,他说:不幸我卷入了“历史的纠葛”——直到现在,外间好些人还以为我是怎样怎样的。我不怕人家责备、归罪,我倒怕人家“钦佩”。但愿以后的青年不要学我的样子,不要以为我以前写的东西是代表什么主义的。所以我愿意趁这余剩的生命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写一点最后的最坦白的话。因为“历史的误会”,我十五年来勉强做着政治工作。——正因为勉强,所以也永远做不好,手里做着这个,心里想着那个。在当时是形格势禁,没有余暇和可能说一说我自己的心思,而且时刻得扮演一定的角色。现在我已经完全被解除了武装,被拉出了队伍,只剩得我自己了,心上有不能自已的冲动和需要。说一说内心的话,彻底暴露内心的真相。

王功权说:“我骨子里是一个世界公民,从来不觉得移民是什么问题。但是我现在不想移民,我爱我的祖国,可能我爱的方式有人不认可”,他狠狠抽一口烟,“我也不想混来混去,混到五十多岁连国籍都混没了,为什么是我走?为什么不是那些以权谋私的、借权力寻租的坏人走?所有事情中我最憎恨官僚特权。有一年我被通知与30几人一起去大会堂接受两位常委接见,我没去。一个朋友成了驸马,我便删去了与他联系的所有号码。在会议上遇到太子们,我转身就走。一个熟人约吃饭,同席有官员,我拒绝参加。我愿意为我的选择支付代价。大不了穷;大不了死;大不了生不如死。

瞿秋白“被拉出队伍”,是中共党内斗争的悲惨结局,他身患重病(肺结核)未被允许随红军转移,事实上是被中共抛弃了,离叛徒仅差半步之遥!被诬蔑为“日特汉奸”的陈独秀和瞿秋白以及后来的胡耀邦、赵紫阳等中共领袖是中华民族真正的英雄!

陈独秀、瞿秋白坐的是国民党政府的监狱,但49年建政后很多中共党的老干部、新青年为了民族真正的解放事业却要坐中共自己的监狱,最悲惨的是少数老干部坐了自己和战友们亲手建立起来的监狱。“反右”与“文革”历史已经证明,被软禁至死的第一公民“叛徒、内奸、工贼”国家主席刘少奇等等体制内官员并不是“罪犯”。中共所谓的十次路线斗争就为了证明毛泽东一个人正确、而且还要人民喊他“万岁”(古代皇帝的代称),马列主义者不信神仙,岂能相信皇帝万岁?和自命的“伟大、光荣、正确”一样都会成为历史笑话!

伟大的德国思想家马克思的名言:怀疑一切!因此我要质疑:当局为何要拘捕王功权、李化平、许志永、郭飞雄(杨茂东)、丁家喜、刘萍等等几百位宪政维权的仁人志士?!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秦桧可以为自私怕死的皇帝用“莫须有”的罪名逮捕杀掉岳飞!一个旅客与强盗永远没有道理可讲,因为强盗信奉的是拳头与强权,而我们信奉的是“公民、自由、公义和爱”,历史将证明:极权、暴政、奴役、愚民才是中华民族最大的祸患!

在此笔者敦促当局尽快释放中国大陆所有的政治犯,还王功权、李化平、许志永、郭飞雄(杨茂东)、丁家喜、刘萍等义士以自由!如果王功权等公民真的有罪必须服刑,笔者愿意陪他们坐牢!

鲁迅说: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王功权们就是这样一个为别人活着的战士!鲁迅认为,要让一个丧失了人格的民族免于灭亡,“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呐喊•自序),使之找回灵魂,还为主体。这就是“立人”,让趴着的奴隶站立起来做人。 江苏画家吴冠中说:“中华民族文化的历史,是前人的脚印,今天走向哪里,需要探索创新。”在他眼里,“叛徒”实际上就是创新的代名词。

刚参加同学王志强女儿婚礼到家,想起被拘禁抓捕的众多大陆志士,颇感悲凉。多么残忍啊!王功权先生刚刚参加完女儿的婚礼,旋即被刑事拘留。9月13日午休后得知王功权先生被二十几位警员传讯带走,震惊、无语!深夜不能入睡,眼泪流在枕边,一种无力回天的情愫痛彻全身。本来我和王功权先生素不相识,一个月前他仅仅在微博关注了我。谨以此文献给为中华民族子孙后代幸福而勇于献身的战士们!

2013年9月14日深夜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江淳:致“叛徒”王功权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