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朱孝顶律师:一生负气成今日

朱孝顶

常常想,究竟一个什么样的人才可以坚守完全的自我?我自己给出的答案:疯子和上帝。

2011年律所年度总结时,我送给老章的话:当此时代,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更是痛苦的。

说不上信仰,但我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始终在盯着我,注视着我的一切;我始终觉得存在一种力量始终洞察我的心灵。我也说不上,这种想法最初的渊源在哪里?是儿时长辈们口口相传的因果报应?还是理解物理世界中需要一个第一推动?还是“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虚妄?或许,杂而有之。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己这一生,曾有过年少轻狂,曾有过无数的梦想。小时候,很想出人头地,经常幻想着自己就是各种大戏的主角,幻想着自己发号施令,犹如大人眼中的伟人状。不知何时,我又厌倦了那些在各种场合出风头、没话找话的表演派。后来,在孙国栋兄一篇纪念张思之先生的文章中找到了同感:在为张老爷子举办的纪念会上,国栋兄静静呆在某个角度,直到老爷子后来一把抓住他,顿时国栋兄眼睛深润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厌倦了那些欢乐热闹的场合,总觉得欢乐与我无关,总觉得我与他们格格不入,我好怕自己的笑容僵化,好怕自己就连牵强的笑容都保持不住。

面对赞扬,我宁愿面对批评与质疑。

很多网友称我为”大律师”、甚至将我当作正义的化身,我每次都觉得有些尴尬,既不想作虚伪的推脱,也不愿贬低自己以求得一个“谦虚”的虚名。

很喜欢王杰《英雄泪》中的那句歌词:“不要你懂,不怕人说,让爱随风沉默”,我努力做到倾听内心的声音,做一个完全的自我,任凭世人评说,不役于物、不毁于随。

不知从何时起,对于强者的藐视与不屑甚至成为我的负担。无数次的拍案而起、无数次的面红耳赤、无数次的金刚怒目、无数次地悲痛欲绝……我知道我已得罪了数不清的权贵,我已成为很多官员的眼中钉肉中剌。

或许有一天,我会彻底退出这片喧嚣的舞台,做一个与世无争的书生,写一些或许只有自己喜欢的文字,读一些自己喜欢的书籍。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如此容易愤怒。只是,这个糟糕的时代、这个糟糕的世界,眼中看到的、耳中听到的,很少有令人振奋的、高兴的信息。自由被任意剥夺、财产被随意侵夺、漫山遍野的谎话与空话、诉愿无门的人哪与权利渐行渐远,真的好冷。我真的看不到希望,我不敢想象:我如何面对我的孩子,我难道要孩子这么小就像我一样痛苦?

有思维有灵魂,注定就要痛苦。

我该屈服,还是继续坚守?

无数次地告诉自己,干完手中这一票,我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从平度陈宝成事件,近一年的坚守,到现在贾灵敏案已经整整一年八个月了,而我坚守郑州六个多月,而圣徒贾灵敏却一审被判四年!我不知道还要坚持多久?公正的希望依旧渺茫。在这个冰冷的世界,我不敢奢望明天,努力吧,趁着还有能力呼吸,趁着还血还没冷!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朱孝顶律师:一生负气成今日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