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李化平 :凤凰涅槃——长者朱承志

李化平 朱承志

“老婆讲,我是六十岁的年龄,四十岁的身体,二十岁的心态。”

2011年前饭醉时,朱承志笑呵呵的说。神形有点得意哈。之前,我们没有见过面。只通过网络联系,算是神交。

长者朱承志,中国公民,湖南邵阳人,生于1950年。我记得的是,他与硬汉李旺阳是同年,邵阳四中校友。走在街上,如你遇到,只当是一个慈祥的长者,大陆中国再普通不过的一位老汉。当然了,如你稍一留神,或会观察到这位长者有点睿智。

2012年春节,广州

朱承志说话时,音速缓缓的。淡淡的言词之间,你能感觉到对方内心信仰的坚定。我们聊到过无处不在的恐惧:大地、空气和水都被一个惟一的主义所控制。我们同意,鼓励更多的人战胜恐惧是一项要紧的工作,尤其需要的是:我们要身体力行的鼓励身边的人战胜恐惧,比方说,谈到硬汉李旺阳妹妹旺玲时,朱承志就明确提出“首先要做的是我们要帮助旺玲战胜恐惧”。

这是相当有见地的,我深表赞同。因为帮哥哥讨要出狱后的生存权利,旺玲竟然被无故劳教三年!统治者对于这样一个没有政治意识的弱女子,将其生命里最美好的年华摧残,并剥夺她先生的工作,剥夺其房子。如果是你,怎能不恐惧?(硬汉李旺阳先生2011年5月5日出狱后,朱承志专程从云南回邵阳接李旺阳,和同仁一起安排李先生出狱后的生活,并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些信息。)

几年前,准确地说是2008年之前,用朱承志的话,他算是一介标准的顺民。听党的话、跟党走那时节就是潜意识。

变化源自一次纯粹的私人事务

朱承志在云南富宁开了一间锰矿。因为招商引资开发矿山,与合作伙伴之间引发了两起官司。在文明法治的国度,这算不了什么,通过法院审判解决问题就成了。因为,法治是文明国度公民的一种信仰,对法治的信仰渗透到了文明国家民众生活的骨子里,当然,法治也是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线。

生在赵国真的很不幸。或是源于司法深度腐败,导致了民众对法治普遍的不信任,让这种简简单单的产权纷争变成了一个玩人的残酷游戏。哥旁听过这个官司,感觉诉讼三方累年深受司法不公之害。不知道其它两方有没有明白他们都是司法不公的受害者,冤花了多少精力钱财?

这里没有时间介绍这个打了N多年的官司,博主也无意对期间是非进行评判。我要说的是,因为对判决结果的不满,当事人双方都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与金钱。时到今日也没有一个结果。朱承志也曾按潜规则到京师找路子通关系,对方当然也不例外:毕竟是一个涉及上千万权益的大事哟。

因为对官司判决的不满,朱承志上访过,在京城被非法关过四十天,更惨绝的抗争发生在云南高院:长者朱承志在法院当庭喝下农药。这一切并不能改变结局。因为对手有更强有力的经济后盾与政商资源。无论刑事民事官司,尤其是民事官司,律师也明说,完全不存在是非。只存在谁的能力大能搞定法院就就能赢。从这里,我们能看到和谐中国百姓活着有多么悲惨。

实际上,中国公民,尤其是走在抗争最前面的普通百姓,就是源于自身权益受到伤害。不难理解,朱承志开始了解他不曾关注的一面:从关注自己的命运开始关注它人的苦难与冤屈。于是我们看到了,福州三网友案,长者朱承志在法院高声告诉法警:我是中国公民朱承志;北京王荔蕻案,长者朱承志三番五次进京围观;…..在大陆中国,你总到见到这位瘦小老者的身影站在最前面。

谈到与国保的交道,朱承志更是令我尊敬。他会用浅白的话,平和地给国保讲述常识与真相,告诉特务们我们行在阳光下,坚持公开表达的努力正是为了更有效的改变这个社会,这样才能让每一个人包括国宝们活得有尊严…….

每次见面,我总会关切地问:大哥,官司怎么样了?毕竟是一笔千万级别的财富呀。朱承志总会淡淡地说:“挪威,官司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认识了你们。可以说,正是因为这个官司,让我凤凰涅槃,明白了人生还还有另一种活法。”

转自:微信号公民李化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李化平 :凤凰涅槃——长者朱承志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