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谭敏涛:岳阳律协诉媒体,全国律协何时起诉“央视审判”?

湖南一法律工作者涉嫌诈骗,当地一家网络媒体把法律工作者当做律师,新闻标题写成《岳阳一律师将30万元赔偿款据为己有补亏空》,岳阳市律协据此起诉网媒侵害岳阳全体律师名誉权,要求赔偿精神抚慰金1元钱。我们都知道这1元钱的精神损害赔偿只是个由头,岳阳市律协想要的效果是,网媒(媒体)能切实维护律师权益,莫把将法律工作者误认为是律师,进而侵害(当地)律师名誉权。

于此,我想起了岳阳市律协当年的壮举和雄风,那就是当地一位律师曾被检察院以“妨碍作证罪”非法逮捕28天,岳阳市律协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律师的人身权利、依法执业权利、保护律师免受不法侵害,进而倡导全市律师“罢辩”,于此,我禁不住对岳阳律协肃然起敬。而网上对岳阳律协此次起诉媒体侵害当地律师名誉权一案也是点赞一片,有这样的律协为律师撑腰,何愁律师权益无人保护?

与此同时,在岳阳市律协起诉网媒侵害律师名誉权的当下,我回头看了看全国律协能有啥表现。去年,大面积抓捕了一批律师,一些律师还上央视认罪,有人所以将央视称之为“央视法院”。你说,一个央视审判全然不顾律师的权益保障,案件尚处在侦查阶段,作为当事人的律师就得上央视认罪,而且还必须认得诚诚恳恳。从节目来看,巴不得让央视对当事人直接下判,省却之后的公诉和审判程序。

只不过,再为反法治的案件,该走的程序还得走个形式。在抓捕律师的系列案件中,我们必须正视无视律师权益保障、侵害律师名誉权、限制律师代理案件、妨碍律师辩护权行使等司法顽疾肆虐。

如今,抓捕律师行动时间已经过了半年之久,但被抓律师代理律师们却依然见不到自己的当事人,不仅会见不成,而且连代理律师发声都被屡屡限制,这样的法制现状,还遑论什么法治。连自己制定的法律都不遵守,之后的公诉和审判还怎能恪守公正?

而今,被抓捕律师辩护律师们只能通过央视报道才知晓自己的当事人是否安好。但记者却能见到当事人,并且还可以对当事人进行采访,这些侵害律师名誉的恶习一再上演,这些无视律师权益保障的旧习一再沿袭,但全国律协为何视而不见,愤然起诉央视审判呢?

按说,全国律协比起岳阳市律协,想必威力更大,影响力更广,说话更有分量。在岳阳市律协为维护当地律师名誉愤而起诉时,我天真的以为这会督促全国律协有所反思,进而效仿起诉。毕竟,作为全国律师的权益维护者,在律师作为当事人上央视认罪的当下,在律师作为辩护人无法顺利会见当事人的当下,在律师律师权益屡被侵蚀的当下,全国律协应当且必须发声,而今,全国律协却一再装聋作哑,让人百思难解。

如果说在维护律师权益上全国律协总是掉链子,总是袖手旁观,总是沉默不语,这就不能怪全国律师对全国律协的一片指责和批评。放在任何一个行业而言,当行业组织都难以或是无法保障成员的权益时,成员只会对组织失去信心,进而不断埋怨批评或者试图脱离组织管控。

而今,全国律协在诸多律师心中的形象正面朝这个方向迈进。如果说律师可以脱离全国律协而独立,我想没有多少律师愿意加入全国律协。而律师以及律所上交的会费非但没有为保障自身权益而助力,反而造就了全国律协和一些公权力媾和来打压律师,这样的律协,莫怪律师群体对其有意见,而是全国律协本身不争气所致。

转眼一想,在岳阳律协起诉媒体名誉权之时,我不合时宜的期待全国律协也能站在维护律师权益的角度起诉央视审判,未免显得有些矫情和自作多情。毕竟,这几年,我看惯了全国律协在维护律师权益事件中的不作为,也看清了全国律协作为一个行业组织的乱作为。

由此,我对全国律协的期待也渐渐变成了不期待他如何维护律师权益,只期待它别再配合公权力打压律师,在律师受难或是权益受损时,别再落井下石或是递刀子,这便是对律师的最好保护,不知这个,全国律协能做到么?

转自:律界评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谭敏涛:岳阳律协诉媒体,全国律协何时起诉“央视审判”?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