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李化平:妄议《慈善法》

640

2016-03-16 于丽江白沙古镇

一,

慈善(Philanthropie)一词源于希腊语philein(爱)和 anthropos(人)。个人理解,《圣经》对慈善的定义最到位。慈善的对象就是非亲非故者、陌生人。最早的慈善立法,我记得是英国(1661年?)。

二,

当一个人确实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困难时,向社会寻求救助是最基本的人权之一,学理上叫“获助权”,任何立法都不得禁止。(获助权常常和“人道主义”联系在一起,出现于天灾、人祸之后。由于种种不可预知的灾祸,人的生命权无时不刻受到威胁。在危难关头得到伙伴的帮助,是生命权的必要保障。也是政府一项重要公共服务职能。)

《宪法》第45条也明确规定:“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 宪法并没有规定,必须从有公募权的慈善组织获得物质帮助。

三,

今天(3月16日)通过的《慈善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禁止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个人公开募捐。我的理解是:管制不良个人募捐是国际惯例;而管制募捐则是典型的因噎废食。 打个比方:空气质量有时不好,难道就应立法禁止吸空气?

四,

慈善立法的终极目标是让更多需要救助者得到帮助、脱离贫困,而不是压减“社会自救”空间;更不是剥夺公民“社会自救”权利;慈善立法,应该走阳光道路,而不是堵死公民向善的心,这是常识。

古今中外,历朝历代,一个人或者家庭陷入困境都有权向社会求助。人之所以称之为人,是因为我们有同情心、有责任感,能守望相助。《慈善法》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专门列出条款禁止个人网络募捐,垄断爱心、打击民间慈善,摧残的是社会伦理底线。

五,

谁能告诉我,这个国家没有乞丐,没有失学、没有残疾、没有天灾人祸,有全民免费医疗、养老?必须承认,一些人根本无法通过亲友摆脱困境。慈善的目的就是为贫困者、受灾者、残疾者、失学者、失业者、重病者、孤寡老人等弱势群体提供必要的、及时的人道主义援助。

《新京报》设想了这样的案例:“一个柔弱女孩挂着’卖身救父’牌子向社会求助……假设女孩情况是真实的,接下来的问题,不是你要不要帮助这个女孩,而是这种做法是违法的。这意味着,法律为这个走投无路的女孩,关上了冰冷的大门。”

禁止民间、个人进行公开募捐,实际上剥夺了社会、个人自救的权利。自救是人类天然而古老的权利。当一个人遇到自身无法解决的困难之后,个人向社会公开募捐已经成为最后的手段。事实上,在生死困境面前,违法不违法已经没有意义。

六,

我不排除,一些诈骗分子会通过网络募捐诈取钱财,《慈善法》需要做的是加强监管而非禁止。常识告诉我们,不能因为防止坏人作恶,就禁止人行善,捆绑合法公民。社会互助是从相信每一个人开始,而不是从“管制”每一个人出发。事实上,公开募捐无隐私,所有信息全程都公开……网民还能人肉监督,公开透明就是制约骗捐、强捐最好的利器。

规范个人募捐,最重要的是防止骗捐,在设置一定防骗捐程序的前提下,应尽可能多地开通个人募捐渠道。不能为了杜绝诈捐、诈募事件发生,就刻意将善心“圈养”了起来,设立高标准的慈善组织申请门槛、缩小慈善募捐的平台和范围。

七,

慈善组织只是社会互助体制的契约化、制度化安排之一。慈善组织的存在,不是为了某个特定的自然人,而是为了不确定的大多数。不可能帮到每一个人。因为制度原因,大陆的公益组织做得太糟糕,缺乏认同与信任。

《慈善法》理应保护和鼓励“获助权”,而不是相反。《慈善法》不应该为慈善利益小集团做大做强铺路搭桥,更不应该保护慈善组织的救助垄断权,阻碍真正需要得到救助的人获得帮助。

八,

公民遭遇困难的时候,有获得社会帮助的权利,当然他就有自主发起救助要求的权利,《慈善法》禁止个人网上募捐,明显违反《宪法》规定。《慈善法》凭什么剥夺公民的宪法权利——“获助权”?

法律条款的颁布,应先审查是否违宪。如,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最重要的是“不得立法”条款:国会不得起草、通过可能侵犯民众个人基本权利的法律;立法机构不得违背程序和规则立法。国会万一“一不留神”通过了这样的法案,那就是违反了宪法,这样的立法行为和由此立出的法,就是非法的。赵国没有办法事先禁绝恶法的产生,事后也没有纠正错误的机制,芸芸大众不愿正视结构和程序问题。不少人会认为,挪威哥哥妄议《慈善法》是浪费时间。

禁止个人网络募捐不只是一种错误行为,更是赤裸裸的违宪。这样的禁止或限制,实际上就是打压公民社会发育,摧残社会伦理底线。合理的推断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挪威哥哥有足够理由认定:此举包含不良目的。

九,

法律必须保障每一个公民的权利,或说保证一个一个具体的、分散的个人的权利。《慈善法》当然不能例外。

很多人不明白,保障公民的个人权利,即使是保障少数人甚至一个人的权利,和防止暴政是一回事。三权分立(立法、行政和司法这样的分权结构)并不是为了效率;相反,是为了防止专制。因为,如果政府权力被分割,被分散,如果一项政策必须经过国会立法通过,由行政实施,由司法监督,那么没有一个人,或一群人,能够为所欲为,政府权力就难以被滥用。分权和制衡是防止恶法的不二法门。

“所有权力,立法、行政和司法,都集中在同样的人手里,不管这是一个人的手,还是一些人的手,还是很多人的手;不管是通过继承,通过自我指定,还是通过选举;这样的权力都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专制。”200多年前,美国宪法之父詹姆斯•麦狄逊就这样告诉过我们。

转自:公民李化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李化平:妄议《慈善法》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