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一剑飘尘: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疫苗

一剑飘尘

几个读者问我:一剑老师,疫苗案你怎么看呢?

首先,我根本就没有关注。看到这类新闻,我都没有打开文件。因为不用看,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是三聚氰胺、天津大爆炸的翻版而已。这样一个一个案子追,我敢保证,过不了几天,就还会有其他同类的案子发生。因为中国本身就是一个需要疫苗的国家。

这种案子频繁发生的根本原因,是这个国家的制度错了!是这个国家的文化错了!是这个国家的指导思想就错了!

文化的问题,有历史形成的。比如,几千年的专制体制的问题。这当然会对中国人的精神造成一种DNA一样的遗传性伤害。孟德斯鸠早在18世纪就在他的名著“论法的精神”里面说过中国是一个专制的国家,管理原则就是恐怖!他的原话我已经记不得,也不想google了,大意就是:这个国家是用棍棒迫使人民做事,根本就没有荣誉感。

看看,如果说这是对于三百年后今天中国的预言,也不为过吧?所谓维稳费用超过军费,不是用棍棒,是什么?整个中国人为了利益而放弃道德,有什么荣誉感可言?而孟德斯鸠这本书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在中国,欺骗是被容许的(这个好像是原话)!靠狡诈获取的利益是许可的。

在一个三百多年前的法国伟大思想家的眼里,中国人就是骗子。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可以为了国家民族抛头颅洒热血的愤青。我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祖先,留给远在法国的大思想家的印象。它打破了我一直以来被灌输的那些概念:中国历史悠久、人民勤劳善良。

但是,这显然是事实!我们不用穿越到清朝——让那些无聊的电视连续剧穿越去吧——只要看看当下,就不得不说:三百年来,中国人的思想境界没有进步。

不过,因此就把现实的一切归罪祖先的过失上,是一种懒惰。因为每个人都是有自我意志的,文化并非法律,没有强制性。作为独立个体,你有选择的自由!

最近有读者问我:你的“天安门情人”里讲的非常多的一句话:“没有选择的自由”不对,我们现在是选择太多。是!信息时代,选择的余地太多,各种信息都有。但是,我最近看到一些土鳖中国知识大V,生搬硬套西方哲学用于中国,却连西方这些哲学产生的土壤都没有搞清楚。这也是他们的所谓选择。

按照这些土鳖的理解,伏尔泰还赞美过中国呢,啊,不岂止是赞美呢!在伏尔泰的眼里,中国是完美!当然,他说的一些话也没有错。比如他说在欧洲人还没有使用文字时,中国已经有了一部连贯文字记录的历史。确实,我们的甲骨文历史很久。但是,他没有看到中国的固步自封。在中国出现他所赞美的孔老二,用他所赞美的无所不能的道德禁锢中国人思想的时候,希腊的诸位大神在哲学、科学方面百花齐放,最终为今天的世界文明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我们今天中学课本的代数几何,都基本上是古希腊的原创,因为它已经足够完美。

在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时代,接触了伏尔泰的这些对于中国的赞美的时候,当时是多么满足我的幸福感啊!虽然那个年代的物质条件远远不如今天。

为什么在那个年代,我就只能接触到伏尔泰的恭维,而接触不到孟德斯鸠的批判呢?我也觉得自己很“自由”地从图书馆中借到了大思想家的著作呀。因为:图书馆的书架上都是被筛选过的图书。

所以,选择的自由并非那么简单地说:有很多的选项。而看看今天网络上牛逼轰轰的大V们的选择水平,还仅仅停留在我情窦初开时期,我真心希望他们谈恋爱去,而不是做什么狗屁的启蒙。

我承认中国传统文化给我们造成的伤害很严重的。但是,这不是说一切都要怪罪于传统文化。不!恰恰相反,文化是可以改造的。而且,今天的中国文化,也并非传统文化的翻版。可以说,今天中国文化是保存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垃圾而去除了其中的精华。比如,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有一种淡泊名利的精神,一种悠然天地间的洒脱。这种精神和洒脱,在今天的中国还能够找到吗?倒是在美国变得非常常见。所谓的大隐隐于市,我在美国就几乎是这样的生活状态了。

中国自五四以来,就是一个文化上不断折腾的过程。但是,我们不得不悲哀地承认:中国这个文化越折腾越倒退。这个结果,显然与中国政治选择有关,与列宁主义党对于中国的控制有关。这种控制是从这个党成立的第一天,就依靠欺骗的手段获取的。中国文化的堕落,总算到了今天,连海外华裔都开始和它划清界限了。我几年前开始说:华人不等于中国人,因为华裔文化不等于中国文化。那个时候,我几乎是华裔的过街老鼠。好在我这个人很宅,不是一个喜欢逛街的人。但是今天,你就是问问最爱中国的华裔,他们也会认同这一点:今天的中国文化不值得骄傲。这是海外华裔的进步,也是中国的悲哀。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今天中国的专制制度是过去几千年所没有过的更严苛的专制。虽然中国过去几千年有皇帝这样一个至高无上的独裁者,但是,皇帝本身的存在也是对于官僚集团的一种监督。皇帝那种“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思想,让他至少把中国当作自己的私产经营。这就是所谓的家天下。家天下不是好的,就如黑格尔所批判的:这是一种神权专制,神和权捆绑在一起,法律变成了皇帝的道德体现。但是,如果黑格尔看到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党天下的中国,我估计他就会感叹:还是家天下好。

党天下,让中国官僚体制变成了一部吸血机。这部机器的唯一目的就是榨取中国人民的血液供养官僚集团。如果说家天下的时候,皇帝还把江山当作自己的,管束官僚集团。如果说皇帝无论多么昏庸,还都知道“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今天党天下的时代,江山是官僚集团的,而不属于哪个家族。而人性本是自私的,所以,那些大权在握的权贵不把江山瓜分到自己的名下,是不会甘心的。

说到自私,我就不由得想起在网络上看到一些中国土鳖大V,把西方注重自我奋斗精神的一些哲学思想照搬到中国。一剑就忍不住大笑三声。西方注重人性的自私,是因为这个环境是自由民主环境,公权力受到制约,私权受到保护。你在中国歌颂人性自私,这是完全为权贵阶级寻找道德安全感。可怜的一些屌丝小青年,也就奉若至宝。你一个房子都买不起的屁民,歌颂自私是美德。你还如何再去批评贪官污吏呢?自爱是美德,但是自私不是。如果自私是美德,我们凭什么批评这次疫苗事件、谴责三聚氰胺呢?

为什么我的文章总是被封杀,为什么一些土鳖大V虽然也批评中国,却可以畅通无阻?所谓小骂大帮忙:批评一些具体的事务性错误,却为统治中国的权贵阶级找到了统治合理性。这还是可以归类到一个问题上:选择的自由。在一个被筛选的社会里,选项再多也不是自由。

而显然,中国今天的党天下,就是一个筛选机器。和中国传统社会相比,党天下的中国可以说是控制到了中国人生活的毛细血管中。无论是体制上一直到居委会,还是舆论上中宣部、网络办,都是对于中国人的控制手段。这是中国几千年来的专制体制都做不到的事情。不打破这种统治方式,中国人民就没有自由。而没有自由,就意味着三聚氰胺、天津大爆炸、疫苗事件不会被断绝。

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所以,我早在胡温时代,维权运动方兴未艾的时候,就说:维权不可能促进中国的进步。果然,十多年下来,中国突然之间就倒退了。因为维权没有从思想上提升到要求自由的层次,没有从体制上撼动严苛的控制。相反,维权运动让权贵得到了许多教训,在战术上吸取了许多的经验。

我们无需过分关注疫苗事件,因为这样的事情还会继续发生。双鸭山的游行,不是引发网络上一片欢欣鼓舞吗?最后每个工人2000元人民币就打发回家了。领导游行的人呢?谁关心他们被捕后的遭遇?谁在乎他们家庭由此承受的痛苦?那些拿了2000元回家的工人,我可以鄙视他们吗?当然,我没有这样的道德优越感。我根本就没有主张过让我的读者去走上街头。因为在今天的中国,全体人民都缺少疫苗!这样的情况下,谁先暴露在病毒中,谁就先死亡。这就是一个可悲的事实。

鲁迅说:中国的历史是一部吃人的历史。我要补充说:中国的历史是一部杀鸡儆猴的历史。这个历史过程中,猴子越来越少——要么被杀,要么进化成为杀猴子的人。鸡们越来越老实,变成了养殖场的蛋鸡。

中国今天最需要的不是什么安全的疫苗,不是什么不过期的疫苗。中国最需要的是思想的疫苗!而这个思想在我看来,就是非常简单的、人类历史上早就存在的:自由主义。突破思想的封锁,才是改变中国的最重要方法。面对不自由的环境,你首先得明白一点:这是一个养殖场之国。你意识到了自由的丧失,才能够努力争取你的自由。仅仅为了争取更好的饲料而奋斗,为了更安全的疫苗而努力,你永远是蛋鸡而是人。

一剑飘尘,美国出版、第一部8×8事件长篇小说、禁书“天an门情人”作者,美国作家、哲学思想“无限主义”创始人。微信公众号:yjpc15;新浪微博:一剑飘尘11;海外文学城博客:一剑飘尘

2016 03 23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一剑飘尘: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疫苗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