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章文:「誅」與「株連」

1

「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這是一句流傳甚久的名言,如果要列舉最振奮人心的十大愛國語,此名言應該排在第一位。在網絡空間裏(論壇、微博和微信),我見到太多的年輕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一遇到中外糾紛(尤其是中日糾紛)時,就會搬出這句名言來。

這句名言的確夠勁,道出了那股大國、強國的派頭,天下捨我其誰、誰與爭鋒!作為這國的子民也跟著榮耀起來,是很自然和正常的感情流露。羅馬帝國強盛時,當一個羅馬公民是很榮耀的;漢朝、唐朝鼎盛時,當漢民或者唐民也是蠻榮耀的。後來蘇聯與美國爭霸時,當蘇聯和美國的子民也會有自豪感。

當然以上所述,是指普遍情感,不可能所有人都會有這種自豪感。顯然,那些生活在強國內卻遭遇強權侵害的人,怕是很難對他所在的國產生認同感的,更別提什麼自豪感了。那些十月革命後翻身做主人的蘇聯農民旋即被集體農莊政策打回「農奴」,他們怎麼會對強大的蘇聯抱有歸屬感和自豪感?同樣的道理,那些土地被強徵、房子被強拆的中國人,又怎麼會對大中國抱持歸屬感和自豪感?

就我目力所及,持這種情感的人大概有三種:沒有遭遇不公的幸運者、肩負歌頌任務的五毛們以及在海外的華人華僑。

五毛就不必說了,他們是在做愛國買賣。沒有遭遇不公的幸運者也會有很多人,雖然可能佔人口的比例不大,但抗不過中國的人口基數太大。如果細究起來,這類幸運者恐怕都和權力沾親帶故,或多或少能獲得權力的庇護,從而避免或者減少被權力侵害的機率。譬如周永康、令計劃等人在高位時,他們的家族以及馬仔們都獲得保護,即便觸犯法律也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不過後來權鬥失敗,那就得接受「一人落馬,全家株連」的命運了。反他們的人將來失敗了,也會遭遇同樣的下場。

海外的華人華僑,其中大部分人的「愛國心」和「自豪感」是不必懷疑的。這些人不在國內生活,不會落入其他國內同胞常被權力侵害的處境,相反卻從中國的崛起和國際地位的提升中「獲益」,首先就是心理上得到安慰:被從前瞧不起他們的西方人平視甚至高看一眼了。如果細究起來,有這種心理的海外華人華僑多半在所在國處於邊緣狀態,自我感覺被人瞧不起。我想那些已經融入國外生活並取得一定成就的華人,像趙無極、貝聿銘和李安這樣的,恐怕不需要這種虛幻的自豪感來支撐自己了。

我有一友的高中同學早年留學並移民美國,整天在高中同學微信群中和他抬杠,指責他總是批評黨和政府沒有一點正能量,教育他多出國走走感受一下中國在世界上今非昔比的地位。可是等他從國外回來處理老母被車撞一事、經歷種種波折後感慨地對我朋友講:兄弟,還是你以前說的對!

我曾在兩年前的一篇舊文中說:年齡越大,對「強國」之類的說辭越警惕,也愈來愈不感興趣。在中國這樣一個中央集權體制下,在數千年國家主義的浸淫下,「國富」的另一面往往是「民窮」,「國強」的另一面往往是「民弱」。老子當年向往「小國寡民」的理想社會,而歷代統治者都追求「大國」、「強國」,「天朝上國,萬邦來朝」。國家的威儀永遠擺在第一位,而小民則如草芥如螻蟻,是被輕視、蔑視的,並且常常要為「強國」犧牲自己的權益乃至蟻命。

如今則變本加厲。不僅國內小民動輒被「尋釁滋事」,即便是境外人士膽敢妄議,也有可能被跨境抓捕。如果實在抓不到你,就抓你在國內的親人。總之,不許犯我強權,若犯必「株連」家族!

转自:东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章文:「誅」與「株連」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