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李平:从打死孙志刚到坑死魏则西

2003年,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的收容站被打死,暴露的是收容遣送制度之恶。 2016年,大学生魏则西在北京的武警医院被坑死,暴露的是百度、央视和军警医院及其监管制度之恶。上一次,温家宝顶住了公安怠工的压力,废止了收容遣送制度;这一次,谁来顶住网络巨擘、军警的压力?谁能切除扩散至全社会的坑死人的制度癌细胞?

孙志刚之死和魏则西之死,是同样引致舆论哗然、直指制度之恶的大学生死亡事件。孙志刚是被打死的,凶手及曾经庇护凶手的制度相对较易查清,结果有十多个凶手被判刑,包括一人处死、一人死缓,另有六名官员被控渎职而坐监。虽然废止收容遣送制度影响了公安的收入,公安的怠工一度令广州等城市的治安严重恶化,但当年适值胡温新政蜜月期,公安的对抗终究未能掀起政坛风浪。

魏则西是被坑死的,首恶是百度、央视,还是北京武警第二医院?不管是网络、媒体,还是医院,有谁是该承担刑责的凶手?今年2月26日,魏则西在知乎网回答「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时,叙说了从发现恶性肿瘤到上百度搜索再到北京求医的过程,一是痛斥百度搜索竞价排名之恶,二是痛斥武警医院和某位姓李的主任医生欺诈之恶,竟用国外淘汰的技术当作最新技术。

魏则西对人性之恶的回答,让人看到的是一颗善良、感恩的心。他说:「希望我的回答能让受骗的人少一些,毕竟对肿瘤病人而言,代价太大了。」他说:「路还是要走下去,有希望就要活下去,不能让父母晚景凄凉,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帮我,这是前两天帮我从香港买药的朋友,一天之内就送到了医院,真的非常感动。」

然而,善良的心永远不会明白恶的链条是怎样形成的。魏则西一家会被骗至山穷水尽、魏则西会被延误医治而死,就因为他没能及早发现中国的人性之恶已发展成完整、坚固的链条:「这是一家三甲医院,这是在门诊,我们还专门查了一下这个医生,他还上过中央台,CCTV10,不止一次,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史丹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在民众眼里,这些都是可信赖的权威,孰知它们都已钻进钱眼、形成恶链。

魏则西以自己的生命控诉了中国人性之恶的链条上,除了直接为恶的庸医外,至少还有百度、武警医院和中央电视台,还有庸医、网络、医院、电视台的监管者和监管制度。百度虽然昨日证实开除了负责百度推广的副总裁王湛,但发表的声明名义上是支持魏则西家人维权,实际上是为自己辩白:「今天我们作为一家优秀的企业,需要去背负国家、行业本该履行的监管责任。」

尽管在舆论围攻下,国信办、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都高调宣布派出调查组,但能否像孙志刚案那样,最终在法律和制度层面上铲除恶之源头,形成全国性医疗体系从网上到实体的整治,而不是找几个替死鬼祭旗了事,实在不无疑问。一方面,魏则西案牵涉层面之广远超孙志刚案,牵一发而动全身;另一方面,相隔13年的中国社会,道德之沦丧、法纪之废弛、官员之腐败都濒临绝症,中共岂有起死回生之妙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李平:从打死孙志刚到坑死魏则西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