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叶海燕:今天我为单丽华绝食

单丽华

单丽华是我的好朋友,她已经失去自由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我一直想说说我心中的她,但一直没有动笔。那是因为我内心一直很纠结。对王宇,丽华,贾灵敏老师,还有苏昌兰失去自由,我都是同样痛心的,但也同样很无助。我知道我不管说什么,做什么,能帮助到她们的地方,都是有限的。我本来不是一个善于乞求的人。可如果乞求能有作用,我愿意为了丽华的自由去乞求政府。因为在她们的自由面前,我的尊严不算什么。我可以妥协。可问题是,他们不需要我的妥协,我的乞求。

最近,很多人在为郭飞雄先生绝食,希望能争取到他的健康权。而我心里惦记着丽华,我想为丽华绝食一天,来宽慰我自己对于民间女性成长环境的一种悲观之情。所以,这绝食一天,其实不是为了抗争,而是为了祭奠。用一天的时间来克服自己的软弱心理,向曾经的女权梦想告别。

我不记得我跟丽华第一次是在哪里见面,但她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海南校长开房事件中。在那次短暂的相处中,我认识了她和王建芬,看到了她们通过视频做的公民播报。了解她们在维权的过程中,获得了郑建伟律师的帮助,开始制作视频播客来传达访民的心声,播报民间维权热点事件。我发现她们俩的表达能力特别强,做事非常认真。丽华有高中学历,文笔还不错,建芬遇事冷静,自学了法律,维权方面很有经验。看到她们俩的时候,我就有种强烈的爱才之心,认为她们如果参加一些NGO的培训,可以成为领导者去影响更多人。我个人特别希望女性在个个领域的领导力得到体现,这将有助于推动女权的发展。我认为,只有女性的领导者,才能更准确地了解或表达女性的需求。因此,我一直想做的一份工作,就是致力于培养NGO中的女性领导者,使她们成为我的盟友。

我一直对民间散兵游勇式的维权效果不太认可。特别心疼一些访民将自己的青春,生活全搭进去。而且我认为,上访就像一种赌博,很容易陷进去,让人不甘心,不能自拔,最后白白浪费时间。如果访民们能像NGO一样工作,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开阔视野,将目标定位于政策倡导,成为一个职业的维权人士或者人权捍卫者。有组织地,规范地团队运作,更容易获得资源。一方面,在群体力量中,推动政策的改变,使得自己的问题有希望得到解决,另一方面,也能在群体里面获得支持,能维持着个人的正常生活。

我对丽华是怀着这样的期待,所以,从来不希望她去做冒险的工作。每一次都会嘱咐,注意安全,不要进去。可是,这样的嘱咐,对她们来说,都没有意义。虽然她当面答应我了,但该怎么做,她还是会怎么做。

从海南回来后,我被广西地方构陷被拘,丽华冒着危险来声援我,还被当地政府人员暴力伤害,我非常难过。我并不愿意她为了我涉险。我更希望她能保护好她自己。像我这样的人,虽然表现得脆弱,但我心里其实很明白,我的安全线在哪里。可丽华是个单纯的女人,她没有我狡猾。贾老师,苏昌兰都没有我狡猾,都比我勇敢。

我很懂得避开危险,尽可能为自己寻求一点自由的空间,可是她们却坚持要担当,要冲在前线。当女人开始不顾一切的勇敢时,我除了佩服,敬意,更多的是心疼!

虽然我比丽华小一点儿,比贾老师也小几岁,但我自认为我比她们成熟,看这场长久的搏奕,比她们看得透。我觉得自己比她们更老成一些吧。所以,冲这一点来看,我认为,政府应该抓我,不应该抓她们,应该把她们放了,因为她们就是一些天真,纯真,相信正义力量的普通女人。而我不是,我是有着持久反对野心,并有深谋远虑之心的人。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能早一点到宋庄就好了。那样我也许会把丽华接到我身边来,至少我会劝她少参与一些危险的社会行动,让她暂时远离牢狱陷阱。

如果明天丽华能自由,我也同样会这样劝她,好好过好自己的日子,把前线的工作交给有能力,天生就是为了坐牢而活的人。有一种人,他的人生价值,就必须在牢里得到体现。这样的人是政治犯。

一个捍卫个人正当权利的人,一个只是参与过声援一些人权活动家的女人,居然去坐牢,这太不适宜了!

因此,我也想对政府说,有种放了这些女人,跟政治家单挑。

他们是公开寻性姿势,公开反对中共,公开对抗体制的人。这些女人,不过是本着一点良知,得到了民间力量的支持与影响,去做了一些让你们不喜欢的事罢了。何至于要下到大牢!

我之所以希望放了丽华,是因为我知道,她还需要不断地学习,提高自己,才能冷静地面对社会变革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只有不断地学习,克服欲望,才能理解对手,使自己免于陷入危险。像丽华这样的站出来,清晰地表达个人见解,勇敢参与民间行动的女性并不多。我认为,她是有理性的,并且也是在不断进步的。所以我希望政府,能尽可能去唤醒民间人士的理性,并原谅她们能力上的不足。

如果你们能先原谅她们,我也会原谅政府工作人员在工作中的简单与粗暴,愚昧与野蛮。

这些维权女性,都或多或少经历过了许多来自政府指派截访人员的暴力,若谈到公平,公正,政府没有一天可以理直气壮。

我会在丽华开庭的时候提供证词,海南校长开房事件中,我们是站在便道上举牌,有视频为证,根本不可能影响交通。万宁那个破地方,能有多少人?那么宽的马路,没有上千人堵不起来,说我们影响交通那是无稽之谈。如果我在网络上征集,我相信有一些围观的群众,也愿意帮我们做证。

我很遗憾的是,在对民间女性的爱惜与呵护的情感上,我从来没能与政府在同一波段。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对这个国家的女性充满了期望,还有爱护之心。我是有的。我也许现在还不是一个政治家,可我有这样的胸怀,这样的情怀。

我希望能得到你们的理解。我不知道中国女人在为了人权坐牢,为了推动法治中国而勇敢行动的时候,妇联是如何看待妇女的努力与贡献。我这个候补的民间妇女主席,对于她们的热情与行动,都表示感谢。并且,希望她们尽快获得自由。

转自:微信公众号叶海燕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叶海燕:今天我为单丽华绝食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