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熊飞骏:改进我们的启蒙方式!——《破解迷宫钥匙》之二

熊飞骏

启蒙民众是中华民主第一步。
中华民主能否成功,就在于民众是否得到了广泛启蒙。
近十年启蒙先驱做了艰辛的努力,成效也显而已见。
十年前多数国民要打台湾;今天多数国民想学台湾。
十年前一提金牌大国就热血沸腾;今天一提奥运砸钱就痛心疾首。
十年前骂美国是爱国;今天骂美国是搞笑。
十年前领导就是国家;今天则是外国人、赃款、二奶、豪宅、巴拿马。
十年前人民代表是精英;今天则是12秒雷政富12届申纪兰。
十年前电视主播是才貌双全女神;今天则是贪官后宫。
十年前超国力慷慨援外是“中国崛起”;今天则是大撒币、败家子。
…………
但我们不能乐观!
虽然做了很多事,但启蒙速度远远跟不上形势变化和民主诉求。
为何马列中国的启蒙事业事倍功半呢?
一是马列贪官们的愚民洗脑太成功了;二是民主先驱们提供的“启蒙产品”不适合普通民众和主流社会的“品味”。
民主政治是“选票政治”,多数选票掌握在仍未觉醒的普通民众和主流社会手里。
能否启蒙普通民众和主流社会,是中华民主能否成功的关键!
如果主流社会没有清醒,就算贪腐专制集团一朝崩溃,中国也会堕入下一个“埃及陷阱”,象埃及人选出穆兄会一样,把一旦上位就铁定玩大屠杀的薄无期选出来。
所以启蒙重心应该转向中国主流社会!
要想启蒙主流社会,就必须提供出普通民众能够接受的“启蒙产品”。
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平等、限权……等名词虽然华丽光鲜,但多数民众要么漠不关心;要么畏而远之。
必须给这些“民主理念”裹上一层普通民众容易接受的糖衣。
“方向”对了;“策略”就是生命力!

一、把民主志士的“理想诉求”转变为普通民众的“利益诉求”。

占人口95%以上的普通民众是不关心政治的!他们只在意个人的急功近利,只有“利益诉求”没有“政治诉求”。
民主政治的本质就是维护和拓展广大民众的个人利益。
民主政治的“总纲”是: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平等、限权……
但民主政治的“细节”则是: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国家养老、失业救济、住房补贴、官员民选、同工同酬、资源共享、土地“民有”(私有制就是民有制;公有制则是官有制);没有雾霾、地沟油、假药、毒食品……
民主总纲民众看不见摸不着感觉遥远且风险,又不能当饭吃;民主细节则直接关系到每个国民的切身利益,和每个人的饭碗密切相关。
所以我们的启蒙要“先果后因”细节优先。

第一步:劝告民众去争取“政治果实”: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国家养老、土地民有(农民土地市民宅基地)……

第二步:告诉国民怎样才能争取到这些“政治果实”,告诉他们只有民主一条道,除此别无他途。

第三步:告诉国民民主政治是可以通过避免大规模流血方式争取来的,二战后多数专制国家转轨到民主政治都是和平不流血的。
第四步;告诉国民民主不会带来长期动乱、国家分裂;而坚持专制不动摇则铁定动乱、分裂。追求民主的国民越多,社会转型付出的代价就越小。
第五步:告诉国民民主不是英雄的专业;而是每个国民自己的事,每个人都可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推进中国的民主事业。
…………

这样就把我们的“理想诉求”转变成平民大众的“利益诉求”了。
等到普通民众普遍关注起这些“民主细节”时,民主政治就水到渠成了。
启蒙事业的第一步:唤醒民众争取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国家养老、土地民有!

二、巧用词汇占据道德优势。

善启蒙者都善巧用词汇,把自己置于贪官恶棍不易攻击的有利位置;把反文明专制势力压缩到无法随兴玩“文字狱”的墙角。
启蒙领域政府、官员、XX党、国家都是高频词。这些高频词用起来既容易造成误会,让多数人对号入座,扩大打击面;又能方便周永康同志哥扯大旗大张旗鼓打压进步言论。
用“官府”代替“政府”。
专制国家只有官府没有政府,因为政府是为人民谋福利的。
用“贪官”和“政客”代替“官员”。
马列专制国家只有“政客”没有“政务官”。
专制政权无官不贪,贪贿只是“多和少”的问题而不是“有和无”的问题。完全不贪不贿的官在我国官场根本无法立足。
换一个名词,中国人都心知肚明你在说谁,但贪官恶棍们却不便对号入座疯狂反扑。谁好意思站出来代表“贪官”呢?
用“苏俄帮”代替“XX党”。
这个各位懂的。你抨击的是苏俄帮,口口声声“为民人服务”的公仆们总不能无耻到公开说自己是苏俄帮吧?
…………

三、不要四面树敌,尽可能缩小打击面,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最广泛的民主共同阵线。

要有胸怀承认八千万中绝大多数都是好的,都是“人民的一员”;只有极少数“五行缺爹”唯俄国主子是听,不对外撒钱就不自在,代表贪官外国人利益的顽固、保守、反国家反人民的“苏俄帮”才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疯狂反民主。
专制体制下无官不贪,否则根本无法在官场混下去;但要承认多数官员并没丧失“从良”的潜力,一旦转轨到民主体制就会华丽转身做个正派人。他们今天的腐败是大势所趋,一样也是马列专制的受害者。只有承认这点,才能有效分化官僚阵营,使体制内正义感尚存的良心精英走上民主之路,或在奉命打压民主志士时“枪口抬高一寸”。那种“杀尽贪官”的口号只能过过嘴巴瘾,于民主有害无益,实际效能则是做大专制削弱民主。
不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张口闭口骂“公仆”。公仆分为“官员”和“公务员”两个阶层。多数小公务员贪腐机会很小,待遇也不高动不动还“欠薪”,三公腐败也没份,看病和平民百姓一样掏钱,本质也是“人民”的一员。他们对腐败和专制也很反感,如果敞开胸怀就很容易站到民主这一边。

四、永远不要嘲弄民众素质低!

领导们张口闭口“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已经招致了广大平民百姓的极大愤慨,启蒙者切不可犯同样的错误。

启蒙之路举步维艰时骂“猪民”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招致民众的反感给启蒙事业雪上加霜。
启蒙效果事倍功半,核心问题不是民众素质低,而是我们提供的“启蒙产品”出了问题,不能适应多数平民大众的口味,只有硬邦邦的“民主教条”而缺少能够吸引普通民众的“民主内容”。虽然“良药苦口利于病”,但若给“苦药”裹上一层“糖衣”就能使更多的人接受“民主良药”。唯一的对策就是:改进我们的启蒙产品!

马列洗脑宣教没有漏网之鱼。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中国人,每个人都有一段“猪民”和“毛粉”的过程。你先前也是一个“猪民”,清醒过来后就有责任唤醒后面的人,而不是责骂后进者是“猪”。

当你骂“猪民”时,你就已经站到“反民主”那一边了。

二0一六年五月三十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熊飞骏:改进我们的启蒙方式!——《破解迷宫钥匙》之二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