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王峭岭:军嫂的家规和囚嫂的期盼

看了人大毕业生吴老师的《军嫂和囚嫂 》,我也感慨颇多。其中最感慨的莫过于军嫂立下的家规:后代子孙不得参军!看到这里,我想,如果警嫂们看到东小口派出所那位背锅的副所长,是否有同感:子孙后代不得入警?!

相较而言,我这位“囚嫂”好像颇有点为自己丈夫自豪的意思。犹记得2016年初夏,无数次陪伴我去天津,为被囚老爸维权的六岁女儿,干了一件让我喷饭的事情。

那天,她在车上,郑重地问三岁的王广微(王全璋律师儿子):广微,你对自己将来的职业有什么打算? 显然憨直可爱的三岁广微被六岁姐姐给问懵了,半天回答了一句:打怪兽!

女儿佳美郑重告诉广微:“我决定当人权律师了!”

我跟广微妈妈乐不可支,问佳美:“你知道什么是人权律师?” 佳美特自豪:“就是我爸爸和广微爸爸那样的!”(我女儿当时并不知道因为她的爸爸被构陷颠覆国家政权,她已经上不了心仪的小学了。)

我心里是很宽慰的, 什么是人权律师?就是精英中的精英,律师中的良心!一个没有良知的再大牌的所谓精英(某法大校长,某漫天撒红包骂人权律师的某律所主任….),我心下不以为然的。

本来十六岁的儿子有志向学医,今年暑假改了主意,要当教育家。他说只医治人的身体是不行的,要医治人的思想。我觉得这是个很大的认知上的进步!往前走,说不定再过几年,他会觉得当人权律师是再高大上不过的事了!

所以,我这“囚嫂”没有立下家规,要子孙后代一定当人权律师。我只是心里期盼,就算女儿当不成人权律师,当个人权律师妻子也是个有前途的职业啊!女儿聪慧美丽,比我这个人权律师妻子,怕是只会干得更好!!

只是时代在发展,她长大后面临的,怕是跟现在早就不一样了!那也是我们努力奋斗的结果啊!不管怎样,一代人竭力做一代人的努力,在上帝和人面前,良心没有亏欠,就行了!至于学校,如果北大是这样的势利眼,那军嫂家的后代不上也罢!

最近听了个段子,说河南大学(李和平上的大学),自从49年之后就碌碌无为,直到出了个李和平律师。我笑喷,河大同学群已经把我拉为黑名单了。我代表河大同学的最低水平,这是实话。唯有一职,兢兢业业不敢放松:就是“囚嫂”。也有盼望,即或儿女做不了人权律师,也期盼他们长大成人后的另一半,都是人权律师

仅以此期盼,向中国的人权律师们致敬:你们本可以过着最安定的中产阶级的小日子,有房有车,但是在哀鸿遍地时,你们没有麻木冷漠,没有掩面不顾那惨象,而是尽自己滴水之微力。

滴水虽微,终究穿石。

709王峭岭

2016年9月4号G20首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王峭岭:军嫂的家规和囚嫂的期盼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