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侯多淑:也说“宽衣”

不懂了吧,这才是大学问。

眼皮底下微信朋友圈都在笑话小组长的宽衣解带,各种版式令人目不暇给,晃若有神经错乱的感觉。纵览各种版式,感觉很不爽,笑话人还是要实诚点,不能瞎起哄,跟着羊儿学造反,学问的东西终究得用学问说话,跑偏了,离学问万里,倒显得自我是无厘头,实在是该打板子的无趣。

咱小组长这次为鸡20小组长临安高峰会,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做足了功课。不仅是主旨演讲稿搜肠刮肚,绞尽脑汁,把脑门星都拍肿了,只求一个四平八稳,滴水一个不漏。至于在大会的组织及安全方面,事无巨细,堪称非常完美,尤其在短期内能将几百万人赶出杭州,创造了世界移民史的奇葩。网上有些没事吃撑了的刁民,无事找事,鸡蛋里挑骨头,且爱搬弄口舌,以为小组长引用《战国策》晋语中“轻关易道,重商宽农”,口误为“重商宽衣”,就自以为揪住了小组长的辫子,得理不饶人,揪住不放。细论起来当今人没有了古风,做人一点不厚道,遑论做学问的严谨了,人没做好,学问当然做不好。

究其个所以然,小组长的”重商宽衣”并无错谬,此衣可通农,在经史子集里多常见,只怪网上的朋友不是读书虫,未见识过浩如烟海的经史子集这四库全书。中华文明博大精深,从来就不是一个牛屁冲的,“重商宽衣”便是雄证之一。网民没学问便罢了,公门中的那些国学大师,躲在象牙塔里抵死不出来勤王,引经据典,求证衣者乃农也。养士千日,用士一字,实属一帮酒囊饭袋,该千杀该万剐。平常嚷得凶的环球时报的胡编造们,这回该发声不发言,旁征博引给广大脑残读者普及下正宗的国学,却集体趴下装乌龟。没学问的网民不足畏,公门中的胡编造们集体反水,那会动摇小组长的根本,不用鞭子狠狠抽几下,狗终会忘了自己姓啥子?

从“重商宽衣”联想到宽衣解带,纯属臆淫,那是对国学的奸污,非正人君子所倡行的好行端。再从宽衣解带,一带一路,联想到旗袍下的丰乳肥臀,只能是风流中的下流,始终是上不了大台面的。学问这东西不许臆想,得老实点,有一不说二,来不得半点虚假的东西,若是无忌联想,那就不是学问了,显然那应该是现实政治的范畴了。“轻关易道,重商宽衣”的政治主张,若落不到实处,仅是一番漂亮古典的言辞,学问立论倒是没问题,那就该饱受政治的批判。自古来公门中的衮衮诸公,从来就是好话说尽,坏事没少干一件。

讲笑话的最怕大冬天,笑话刚从嘴里溜出来,就冻成一块冰,让听笑话的人大气不敢喘,遑论笑得直捧腹,把这黑夜的屋顶掀开一个窟窿。因而冷笑话是不易讲好的,没有一点学问功底,轻易不要触碰这冷笑话。今天“重商宽衣”显然就是一个冷笑话,直奔笑死人不偿命来的。好在这个奇葩时代,冷的热的笑话咱们听得耳朵生茧,对这种笑话有了免疫抵抗力,不然真会闹出人命来,祭文不知道该用古文还是用大白话。笑笑就忘了“重商宽衣”吧,明夕会有更可笑的,要学会给自己减压。

2016年9月5日侯多淑于达州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侯多淑:也说“宽衣”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