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贺君山:规制与自由

在微信上看到朋友转的一篇文章,使我能够重新看到弗里德曼所批判的美国政府对自由限制的现实存在——也许这就是人类在追求合作的规模效应时所必然面临的困境:公权力对自由的限制超过了其必要的限度。这是一个困境——因为权力,无论是作为公权力还是私权力,在其利用这种力量来追逐自身目标的实现过程中,一定会自然地逾越其权利的边界——东西方概莫能外。

并且,在人类历史的漫长演变过程中,长期存在公权力对私权力的非理性限制,并且公权力广泛而普遍地利用这种公共授权的对私权力的限制而不断拓展公权力拥有者们自身广泛的利益——这导致了私权力在追逐自身利益的过程中不得不被动地向公权力输送利益,输送利益的方式有二种:一是被动地与公权力合作,二是被公权力所强迫——这样公权力就被视为一个合作体里自我衍生的恶性肿瘤,由它所引导的整个社会的内生冲突永远也无法从现有合作模式里有效切除——除非换一种合作模式——这种公权力在人类社会的长期实践留给人类的思想者如此深刻的印象——以至于演变成了公权力是万恶之源的基础认知。中国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本质上就一直处在这样一个公权力妨碍广泛的社会公平的深刻的切肤之痛之中而无法摆脱!

但是如果我们以学术上通常的价值中立的视角来透视人类的权力现象——即一种不受控制的公权力与不受控制的私权力,在技术层面上牟取利益的差别其实只是一个隐形暴力的存在与否——而公权力所拥有的暴力的使用概率也是如此稀少,以至于大部分人甚至忘记了这个暴力特征——其实我们看到的公权力在一个合作体系里牟取利益时,大部分时候都使用与私权力同样的牟利技术:即建立广泛而普遍的信息和技术壁垒……

当自由主义者在广泛地追求通过自愿的方式所建立起来的自由经济的优势时,其实需要更深刻地认识到人类社会权力牟取利益的普遍和一般的手段,并且也不要忘记与人类汲汲地追求的效率处于同一价值位阶的公平观念本质上是抗拒整个合作体里的财富分配的极化现象的——假设将十个人置于孤岛,一个人坐拥九十九元的财富,而其他九人分享一元的财富,你是否相信这九人能够与这一个人其乐融融地和平共处吗?——人性深处抗拒社会财富的二极分化是由一种朴素而直观的感性情感决定的,与追求合作效率的人类理性是同样深刻的人性存在——人类不只是理性的,人类在大部分的时候更多的受制于他们的感性——而源自这种大部分时候控制人类行为的感性诉求里的公平情感——你无法用理性的诉求去抹平!

这样,当人类在努力追求自由的经济合作模式时,那么必然的财富分配的极化一定会导致伴随财富增加的私权力的同步扩张——私权力的扩张必然与公权力一样,自然地产生私权力的滥用!那么社会公共领域的管理,得到社会授权的公权力以限制私权力滥用的名义的扩张就成为一种必然——考察美国的历史,就会发现这种公权力伴随私权力扩张的明显滞后但同步的轨迹……

但公权力的扩张是通过对社会某一私权力运行已经产生过的消极情形,通过相应的信息收集与对某一社会合作行为的门坎设计来实现其管制效率的——这样的过程通常会面临一些正当的私权力在行使过程中受到公权力的非理性的限制,那是因为人类社会的一切制度都只能对一种普遍的行为方式进行无差别的规制,其中一定存在这些受规制的行为里本身并不含有管制所希望限制的私权力非理性运用的特征,但依然被公权力无差别地限制了——这就是人类在追求公平过程中所必须付出的成本……

美国是一个当今地球上自由程度最高的国家,但如果我们考察其公共权力对自由的限制,依然能够发现大量不合理的现象存在——这些公权力对私权力的不合理的限制,究竟是制度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还是这些对自由的限制是出于一种无差别规制而导致的社会必然付出的成本呢?这需要进一步的深刻考察……

转自:行者君山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贺君山:规制与自由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