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马青:送饭

马青

今天阴,零星小雨。

上午9点,和王大姐、张弟兄碰头,一起前往郫县安靖成都市看守所。

今天三个目的:给何艾芩送护腰和秋冬衣服,给成都酒案四君子送棉拖鞋,在看守所和看望何艾芩的郭律师会面。

护腰没送进去,看守所拒收。我在里面时,整天腰痛难忍的何艾芩老给我念叨她的护腰,说她在外面时随时戴着护腰,戴着,要好受得多。天越来越冷,她的腰也会越来越痛,没护腰,咋办?

给四君子送棉拖鞋是傅弟兄的主意,他说,给他们一人送一双拖鞋吧,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外面惦记他们,东西不在多,有个心意就行了。我说,是,在里面的人最想看见的是朋友们的名字。

吴俊梅给何艾芩拿了一件黄色毛衣,几条长裤。毛衣送进去了。每条长裤上都有拉链,被拣选衣服的犯罪嫌疑人甩了出来,说,上面有拉链,不接收。去之前,我从我的衣柜里搜出一件咖啡色薄呢外套、一件黑色戴帽棉袄、一条主色调土红间杂其它颜色的棉质大围巾、一条护腰,另外,还给她买了三双棉袜。黑色戴帽棉袄上有条贯通衣服上下的长长的拉链,递给柜台里面后,一位穿囚服的男人举起来说:“拉链要取了哦!”“好,取吧!”我只有说。

为啥看守所里的防范措施那么严密?一卡长的绳子不能出现,拉链不能出现,连女人衣服上的花边都不能出现。拉屎、拉尿、洗手、漱口,都必须有同监室的人在一步远的地方紧密看守。为啥?各位好好想想。

棉拖鞋是张弟兄买的。他把车开到欧尚,不厌其烦地排队付款。他去买拖鞋的时候,我和王大姐坐车里聊王大姐的支边生活。

四双拖鞋进去得很艰难。

收下写有四君子的名字、住址、生日的字条后,办事女警官转头和旁边的女警官嘀嘀咕咕好一阵,似乎,一个说要复印送件人的身份证,一个说不复印。最终,还是复印了我和王大姐的身份证。而刚才,给何艾芩送衣服时,没有复印我的身份证。

今天,何艾芩的律师郭律见到了何艾芩。我们办完送衣物的手续后,郭律赶了过来。郭律说,何艾芩见到他后,一直哭诉,说她腰痛、心口痛,同监室的人不待见她。另外,郭律说,何艾芩想她女儿。她女儿9岁多。

今天,是陈兵进去第70天,罗富誉进去第88天,张隽勇进去第98天,符海陆进去第109天,何艾芩进去第129天。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从不同的地方出发,走进成都市看守所。曾经,他们都是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

2016年9月13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马青:送饭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