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重庆一坨屎案方竹笋家中醉死,祝他一路走好!

斯伟江:刚接到方迪(方洪儿子)电话,重庆因发一坨屎微博被劳教的方洪(方竹笋),在家中醉酒死亡,才五十岁。因老浦介绍,袁裕来和我代理他诉劳教委的行政诉讼。生命无常,一路走好。

左袁裕来,中方竹笋(方洪)右边 斯伟江

(左袁裕来,中方竹笋(方洪)右边 斯伟江)

 

重庆打黑,红旗下的“一坨屎”

口述:方洪,网名“方竹笋”,生于1966年,重庆涪陵人,“一坨屎”劳教案当事者。

采访:刘青松

时间:2013年1月23日

地点:涪陵

我这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我是标准的“红二代”。我养父打过抗战,副军级干部;养母获得过渡江战役纪念章、三级解放勋章、共和国缔造勋章和胜利勋章。1983年,我高中毕业,16岁到吉林当兵。

当兵生活苦得很,每人每天伙食费七角三分,还老是不足,上头说是省点出来救灾。我那时候是个好青年,年年得嘉奖,部队要留我一年,说是安排入党,我没留。一辈子从没想过参加啥组织,一个人过得自由点最好。

回涪陵后,进林业局,先在机关搞机要,后来管林场。武陵山国家森林公园就是我一手搞起来的。

我这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看到不对的事,就喜欢说。从小母亲教育我,说得最多的是:不要拿别人东西;要同情弱者。

2002年,我听说涪陵区政府因为财力不足,让每个行政执法人员每年完成罚款8000元,罚得不够,基本工资发不全;超额完成部分,跟政府各拿一半。我写了一篇文章,说这是恶政,还跑到政府大楼区长办公室,把文章交给区长秘书。后来,这个政策没再执行了。

2003年,我开始接触网络,学会了发帖,经常泡在凯迪网“猫眼看人”、四川麻辣网、涪陵人论坛上,发帖呼吁捐助孤儿,批评学费高、警察开公司。我发了一个《谁来管一管蔡家坡水果批发市场》,有关部门去那儿看了,又组织政协委员去看,后来把脏乱差的市场迁走了。当时我有一种成就感,觉得为社会做了事情。

2004年底,我开始用“方竹笋”这个网名,因为我吃火锅时最喜欢竹笋。

当年我在涪陵也算是网络名人了。区委书记在干部会上说,要多上网了解民意,你们如果不晓得“方竹笋”就说明你们没上网。

到2008年,涪陵区公安局聘请我为义务警务监督员。这么弄其实是想让我知点趣。一到敏感日期、重大事件,他们就请我吃饭、喝茶,怕我在网上说过激的话。

这一年有个25年工龄就可以退休的政策,我就退了。才42岁哈。

薄刚到重庆的时候,我对他并没有太大的恶感。关注薄,是从2008年唱红起,我反感政府部门每人花一两千块公款买衣服,工作时间去唱红歌。

2009年刚开始打黑的时候,我也没觉得有啥大问题,心想打掉一些小偷小摸,整顿一下也要得。后来才觉得不对味了。我看了黎强案赵长青的辩护词,听说了铁山坪的刑讯逼供,还有18个警察吃饭时说这些刑讯逼供的事全都被处分了。我觉得,黑,不是这么打的。

2010年1月,我在博客上发了几篇批评打黑的文章,其中一篇写:“忆国防部长为屁民而上书直叫‘枪毙了我吧,痛呀’,难道五十年后的中国人又想回到那脊梁被打断的时代了吗?”我把这篇文章发在“猫眼看人”、天涯论坛,反响很大。涪陵网监马上把本地论坛上的这篇文章删了。

我晓得自己当时已经是重庆警方网监部门的重点监控对象,不过一点也不担心,我没觉得写文章有啥,只是表达一下意见,大不了被删。当时重庆网监的做法是,外地网友就收买,本地网友就监控、打击,我看不起他们。

“一坨屎”,劳教一年

2011年4月22日,李庄案第二季继续开庭。一大早我就醒了,在床上抱笔记本电脑看庭审进展。之前,我把斯伟江律师辩护词《正义不在当下,但我们等得到》贴到了腾讯微博上。

上午9点过,我看到了检方撤诉的消息,一激动,很快发了一条微博:“这次就是勃起来屙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端给检察院,检察院端给法院,法院叫李庄吃,李庄的律师说他不饿,谁屙的谁吃,这不退给王博士了,他主子屙的他不吃谁吃!”

当时,我只有20多个粉丝。我又把这条微博的内容贴到“猫眼看人”的一个跟帖里。

9点20分,我起床,出门到楼下超市买了肉、带鱼,还买了一瓶白酒,整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喝了半瓶酒。饭后,睡觉。

晚上8点,我被手机铃声吵醒。涪陵区公安局网监支队一个警察说,“老方,你过来一下。”

网监支队我去过多次,都是熟人。我去了。对方问:“你写那个‘一坨屎’有啥目的?”

我说,“没啥目的,就事论事嘛。”当时,那条微博只被转发3次。

谈了1个小时。对方让我把那条微博和跟帖删掉,说,“你今后少写点这种东西。”

我回家,把微博和跟帖都删了,还把中午剩的半瓶酒喝了,接着睡觉。

第二天下午3点,我又被手机铃声吵醒。一看,有17个未接来电,同一个号码。接电话,是片区派出所副所长,让我去一下。

我以为还是和昨天一样去谈一下。我泡了杯茶,抱在手里,准备出门。

走到门口,副所长又来电话,让我迁户口,说“你这个事搞得我们好恼火哟”。

我心一沉,晓得事情不妙。我到楼下超市,让伙计扛了一箱啤酒上来,关了门,一边喝啤酒一边上网。

上网不过十来分钟,停电了。一会儿,我感觉到门外来了人。我没慌,去热饭吃。打火时才发现,停气了。

我用头一天剩的冷带鱼下啤酒。吃完,看书。也不紧张。我当时想,反正事情来了,就这样吧。如果他们破门,我肯定要拿菜刀砍。

他们在门外守了一天一夜。我喝了十几瓶啤酒。

24日下午4点多,我19岁的儿子方迪从邻居家翻小窗进屋。方迪在外面打工。我和爱人离婚之后,儿子是我唯一的依靠了。

方迪说,20多个警察在外头,还架起了消防楼梯。

我叫方迪跟几个维权人士联系,说我这个事。我在一张纸上写了个情况说明,藏在花瓶下面。

方迪出去和警察交涉。大多数人走了,只留下两个。我开了门,跟他们一起去了派出所。

天快黑的时候,重庆市公安局一个副局长、重庆市公安局网监总队头头、涪陵区公安局局长都来了,十多人,到楼上开会。

副所长找我要走家门钥匙,说是要拍照。后来我才晓得,家里的两台电脑被抱走了。

副所长回来后对我说:“上面说,拘留10天。”我在拘留证上签了字。

过了一会儿,重庆市公安局法制处的人来说:“决定对你劳教一年。”

我蒙了一秒钟。对方问,要不要聆询?我说,不用。聆询没得用,这我以前就晓得。劳教决定书虽说是劳教委盖钢印,其实是警方内部几个人定的,随意得很,有的劳教决定书上身份证号码多了一位的情况都有。

我要求见方迪。方迪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我给他说了要被劳教,很平静。

儿子有点慌。我要他镇定些,说,没啥大不了的,要他回去拿我的换洗衣服。拿到衣服过后,当晚,我进了拘留所。

4月29日晚,我在拘留所收到了重庆市劳教委盖钢印的劳教决定书。劳教理由是:“因为在腾讯网络散布谣言,扰乱社会治安秩序。”

我在劳教决定书上签了字,被转交涪陵劳教所。

我这个案子后来新华社报道过,就叫“一坨屎案”。哈哈。

我跟管教谈政治

待在劳教所虽然不自由,但伙食比当兵时还好点,两天一顿肉。里头的警察都晓得我,对我比较客气,我从没挨过体罚,也没吃太多苦,所里每天还给我发10支烟。里头其他劳教人员都叫学员,他们没这待遇。

学员都要干活,每个人每天要做6500个圣诞树上那种小灯泡,太多了,工厂熟练工才做4300个。反正做不完,我每天只做两三百个就交差了。我给管教说,劳动不能强迫。我还鼓动别的学员争取权利。管教拿我没办法,说,你愿意做多少就做多少,但是不要多走动,不要跟新来的学员接触。

学员都要背“五要十不准”,我偏不背。我对管教说,“只要你们愿意出一份保证书,保证你们今后不拿到法庭当我的认罪书,我就背。”嘿嘿。

我跟管教谈政治,他们都说不过我。后来上头有个规定:和方洪聊天,必须要所里批准。有个外号“严铁嘴”的管教来和我聊,从上午9点聊到下午5点,最后没招了,说,你少说点话。

有个以前认识的警察开我的傻玩笑,打我背上一拳,我向上面告状,这个警察下课了。

平时吃饭,一般学员可以自己花钱买肉菜,但政治犯、信邪教的、有自杀倾向的、涉黑的除外。我属于政治犯,想吃肉吃不到,有一回当着大家的面朝所长喊:“所长,你的银行卡号是多少,给你们账上打点钱,让我买肉吃,行不?”嘿嘿,后来他们默许我买肉吃。

当时,由于生活规律又不劳动,我体重长了十多斤。

“旅游”一圈不“落轿”,又回了劳教所

2011年6月2日晚,方迪联系上了维权人士。网上有了给我打抱不平的文章。美联社也报了我的事。

6月7日一早,很多警官到劳教所来,说是来看“方大爷”。

涪陵公安局三个头头一起来和我谈,问我对李庄案的看法。我有啥说啥。后来有人把话挑明,要方迪跟他们走,避一段风头。威胁说,不然“你儿子有可能被绑架,下河游泳有可能被淹死”。

我毛了,说:“我对你们的智慧没有高估,对你们的无耻没有低估。”

方迪不愿跟他们走,说要绝食。那段时间,他电话不断,很多媒体和网友声援他。我给方迪说:“他们马上要放我出去,你还是配合他们,跟他们去耍一趟嘛。”

6月8日,方迪和他女友、我前妻跟七八个警察去了仙女山,住在一个五星级宾馆,每天好吃好喝,就是不能上网、打电话。

6月27日,警察带方迪他们回到涪陵,又住宾馆,一直住到8月2日。这期间,方迪每天拿两百块钱,不过还是不能上网、打电话。

6月28日,受我这个事影响,涪陵区公安局一个头头下课,调到重庆市局。我从劳教所出来后,曾经在重庆的大街上碰到他,他拉我到他办公室谈了一个多小时。他给我交底说:“你这个案子,本来可以教育一下就算了,上头要办,下头没办法。王立军这人不可理喻。”他对上头说,控制得了重庆,控制不住全国。

8月2日,我出了劳教所。之前,按他们的要求写了份保证书,保证出去后不上网,不跟媒体、律师联系,不喝酒。

出来后,警察又带我和我前妻、方迪和他女友去了仙女山,在宾馆住到8月15日。我每天溜出去喝酒。嘿嘿。

回家第二天,我就打开电脑上网。我才不管啥保证书。一会儿,派出所就来电话说:“怎么又上网跟人聊了?只许看,不许发言!”

8月17日,我在“猫眼看人”上发帖说:“大家晓得德国大使馆的Email不?”一会儿,两个警察上门,说:“你写了保证书,怎么不落轿?上面要涪陵硬起来!”我说:“王立军是来俊臣式的人物,下场肯定好不了。”

8月18日一早,派出所的人又把我叫去,说是要送我回劳教所。我说身上没钱,对方借我两百块。

到了劳教所,所里不收,说没手续。

回到派出所,我躺到椅子上睡着了,睡到晚上11点多,又被送到劳教所。体检时,医生说,“你怎么这么黑?是不是得过肝炎?”我说我七八岁时得过黄疸肝炎。医生说,“你是肝硬化,回去医好再来。”

又回派出所,折腾到半夜三四点钟,又去劳教所,这回才收了。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

回劳教所后,我还是成天抱着个茶杯,一斤沱茶喝一星期。做耳机小线圈,任务是每天1200个,我只做得了几十个。两个警察随时盯着我。

2011年9月底,上头对我说:“你叫方迪不要在外面活动,不然他要犯罪,你前妻也要犯罪。”当时,方迪联系到律师代理我的案子。

10月6日,方迪被抓,罪名是“容留他人吸毒”。警方没找到吸毒器具,只有七八个年轻人的口供。这七八个人当时全部取保候审,我出来后去找他们,只找到四个。他们不说。我听说,他们遭过刑讯逼供。

方迪被刑拘3个月时,有人做他工作,说他妈妈在外边病得很严重,让他认罪,说最多判半年,在里面再待3个月就出去了。方迪认了罪,结果一审没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判了一年零两个月。

没得法。我还是喝我的沱茶。当时任建宇在我隔壁,成天在那儿写信,给女友写信,给村干部写信,不写的时候就叹气,进来后瘦了20多斤。我劝他说,“我出去之后,才救得了你。”

12月27日,任建宇的女友到劳教所,带来一本《南方人物周刊》。我看到其中一篇写李庄案,有一句记得很清楚:“天亮时,我会告诉你天黑时发生的一切。”当时我就给人说,王立军要出事了。管教不让我再看书报。

2012年2月,我在电视上看到了王立军出事的消息,就对管教说,薄也快完了。

4月21日,我的一年劳教期快到了,涪陵公安局一个副局长带几个人到劳教所来找我谈。我故意调侃说:“我不跟你们谈,我是国家栋梁、意见领袖。”

第二天,又有人来谈。他们劝我低调点,说我出去后只要不打申请撤销劳教决定的官司,可以给我补偿。我说,不需要。对方说,那就走法律程序,不要上访。我说,上访不如上网。

我的历史使命完成了

4月24日早晨7点,我出了劳教所大门。单位领导给我接风,想让我回浙江老家休息一段时间。我说,我隔几天就要找律师。领导说,莫被人利用。

4月29日,我修好了电脑,上网。我把QQ签名改成“寻找任建宇和王忠帅的家人”。王忠帅也是劳教学员。

5月9日,我在长江边接受外媒采访,围了一圈人。我说薄“还法西斯之魂”,有人不服气,和我吵起来了,差点动手。

我到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了重庆市劳教委。案子庭审,斯伟江的代理词,结尾说得好:“不管在重庆这一片美丽的土地上,司法的历史如何沉痛,荒唐,我们只有像个男人,勇敢地面对他,承认错误,才能抬起头来,面向一个光明的未来!而不是像个太监,推诿,掩盖,让被践踏的宪法、法律,在血泪中无助地哭泣,沉吟,这样,中国将迎来一个不稳定的明天。”

6月29日,法庭宣判:重庆市劳教委处罚方洪一年劳教的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予撤销。当时,连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都起立鼓掌。

后来,我提起行政侵权赔偿诉讼,要求国家赔偿和36.7万元精神抚慰金,重庆市劳教委在媒体上公开道歉。但是法院驳回了重庆市劳教委公开道歉和精神抚慰金要求,只判了5万多国家赔偿金,赔偿天数是351天,我被带到仙女山那些天没算。

我一直打官司,就是不想让这个事冷了,要让更多人关注劳教问题。

劳教废了。记得法庭撤销对我的劳教决定时,我跟律师开玩笑说:“我的历史使命完成了。”

采访手记

坐上火锅桌,“方竹笋”点的头一道菜是竹笋。

几口酒下肚,开始消遣自己:“有人要我注意形象,当英雄,其实我不是啥英雄,除了不赌不嫖,一身臭毛病。我还是喜欢现在这个样子,在不干坏事的前提下,愿做啥就做啥。”

再喝几口,开始眉飞色舞:“官司打赢、撤销劳教决定那天晚上,我又喝麻了,深更半夜,醉醺醺的,找不到回宾馆的路,在派出所里睡了一夜。”叹口气,“别人一直叫我少喝点酒。”

杯中酒快见底时,眼角泪花闪烁:“我在里头从来没哭过,连方迪坐牢都没哭过,听说了有可能要废劳教的消息后,我哭了,不对,是掉泪了,发自内心地掉泪了。”

笔者扶他回家。夜色深深,江水苍茫。楼道黑,一步步闷响。

转自:焦点洞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重庆一坨屎案方竹笋家中醉死,祝他一路走好!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