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张明:我可以开G20,你不能办生日宴

G20的奢华亮瞎我等无知小民的合金钛狗眼,这个且不去说它,我只说说前天参加一个朋友生日宴会的遭遇。

9月16日,是我朋友周勇军的50大寿(其实是49周岁,但民间有男过3、6、9的习俗,50大寿都是49岁那年过)。说起这个周勇军,那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当年北京某学生组织的首任主席、人民大会堂前跪递请愿书的三勇士之一、21人通辑名单上的要犯。风波过后,勇军和后来的立军一样,夜奔米帝使馆,被米帝收留。到了米国后,勇军兄娶得如花美眷,生一双好儿女,还阴差阳错,成为某个拥有数亿美金的基金会实际控制人,从此过上了腐朽堕落的资本主义生活。这样的生活,你我再修炼三世也不一定过得上呀,奈何这家伙太不安份,偷偷潜回天朝,想关心一下生活在黑夜中的同胞。有道是进得来出不去,刚入境即被我神勇无比的公安人员识破伪装,立即扔到笼子里,关了几年。熬到去年底,终于出来了,一直念叨着数年来霉运缠身,想在今年过一个大生冲冲喜,让兄弟伙些都给他抽起(四川方言,捧场之意)。兄弟伙些齐道“要得”。

十多天前,勇军建了一个“勇军老矣,尚能饭否”的微信群,将其生日时间、宴会举办地点发布到群里,邀请大家前去捧场。作为与勇军有共同经历、且相识多年的朋友,这个场一定要去捧。9月16日一大早,我带着女友和她3岁多的侄女,驱车前往三圣花乡参加勇军的生日宴。我女友还很年轻,不知道27年前那场风波,更不知道周勇军为何许人,甚至对我的事情都知之甚少,完全是这个圈子的局外人。我带她去参加宴会,一是我的朋友她迟早都要认识,二是我喝了酒后她好给我当司机。

10点过一点,我们到了三圣乡繁华生态园,向老板打听周先生的生日宴在哪里举行,老板一脸懞逼,竟然不知道他的园子里有人举行生日宴。我打电话给勇军兄,见面后,他说由于有关方面干涉,宴会临时改到其他地方。他还指着周围几桌喝茶的人说,那些人都是监视我们的。我笑了笑,没有太在意。心想,当局再怎么霸道,还不至于不准公民办生日宴吧,何况还是民间极为重视的50大寿。那些人顶多就在旁边监视一下,防止参加宴会的人闹事,如此而已。因为马上要转场地,我们没有多说话,我和女友、小侄女,还有比我们先到的陈琳去上厕所。我们进厕所时,马上跟进来两个人,但那两人站在便池前半天也没有挤出尿来,我立即明白他们是跟踪我们的。我们上完厕所后,围上来十几个人,叫我们配合调查。同时有十几个人围着我的女友和她的小侄女,我看到女友吓得不知所措,小孩子也是一脸惊慌。不远处,勇军正在和围着他的一群人争执,后来几个大汉不由分说,强行把他抬上警车。我顾不上这些,向那些围着我女友和小侄女的人大声抗议,说她们只是我的家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有什么事问我好了。他们不理我的抗议,只是说如果我们好好配合,不会为难我们。我不想场面失控,给孩子心里留下太大的阴影,于是走过去握着浑身发抖的女友,告诉她不会有事的,不要害怕。然后抱起孩子,拉着女友的手,上了他们指定的一辆警车。陈琳跟着我们上了同一辆警车。

勇军在前一辆车里,两辆车一前一后上了三环路,不知道要将我们拖到哪里去。我问了几次,带队的恶声恶气地说,不远,到了就知道了。我说你态度好点不行吗?你要搞清楚,我们并不是犯罪嫌疑人,我们只是参加朋友的生日宴,莫名其妙就被你们抓了,我们有权知道你们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他说,如果是犯罪嫌疑人,带你们的就不是这个车了。我还想质问他,被女友挡住了,她怕争执起来吓坏孩子。小侄女上车后,一句话都不说,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车子沿着三环路,不停地往前走,不知道要带我们到哪里。陈琳因为喝了茶,尿蔽得难受,两次要求小便,都不被允许。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就算真正的犯罪嫌疑人,也允许拉屎撒尿,我们违法犯罪了吗?为什么连小便都不允许?那个带队的也许觉得我说得有理,拿起电话向上级请示。请示完后,他说马上就到地方了,叫陈琳再坚持一下。我还想据理力争,被女友拉住了。

汽车在交大立交那里拐向郫县方向,我判断可能会将我们送到成都市看守所。我想,即使勇军举办生日宴为上头所不喜,收拾他一个人足矣,难道还会将所有来宾都一一拘留?如果不拘留,又何必将我们送到看守所去呢?好在车过安靖时,并没有驶向看守所,而是继续朝郫县方向开。我虽然疑惑他们究竟要把我们送到哪里去,但只要不是送到看守所,到哪里都无谓,我也就懒得再问。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张明:我可以开G20,你不能办生日宴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