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刘亚伟:人是目的,不是工具

刘亚伟

笔名亚子,1953年生于山东曲阜,北师大研究生学历。自由作家,独立学者。著有《我是一个兵》《五十年谋杀》《拾麦女》《旱》《吉他手》《报社》《今夜与谁同眠》等长中短篇小说,历史纪实《孔府大劫难》等,另有散文、随笔、文学评论等散见于各报刊杂志。近期有微讲座《自我启蒙与救赎》系列。

导读:目的是人,是我们大家,是每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他们的幸福,他们的安全,他们权利的保障,他们自由的生活,按照各自独立的意愿,安排好自己的生活,自由自在地享受自己的生命,这才是目的。

前一段时间,围绕有些义人在狱中认罪悔罪的传闻,大家思考讨论,发表自己的看法,这很好,起码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克服了恐惧,站出来发声的人越来越多了。其中,叶海燕写了一篇短文,里面有一些话,说得特别好:

“对民主的追求应成为每一个普通人的责任与生活方式。不应该期待英雄去替自己勇敢,把他人推上神坛,你自己只需要拍手称赞。每个人都去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一部分,这世界就不需要英雄。”

“追求民主是一种美好的自愿的选择,就像一朵开放在森林中的带刺的玫瑰一样。有人选择驻足观望,欣赏这份美好。有人选择手握尖刺,摘下花朵,哪怕手被扎伤。旁观的你,只能微笑等待她做出勇敢的选择。不能要求她摘花,更不能替她把花摘下来,替她戴头上。如果花儿太扎手,她觉得疼了,想要丢弃,你也不能抱怨她。因为花儿和她之间,她和民主之间,始终都是她的事。她很清楚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命运。”

我为为叶海燕点了赞,她的思考是从具体的人性常识出发,而不是对人进行大而无当的道德评价。今天就是要把人性特征阳光化,正视它,面对它,这样才不会有人性的阴暗面流行。

王小波说过这样一句话:人有无尊严,有一个简单的判据,是看他被当作一个人还是一个东西来对待。这件事有点两重性,其一是别人把你当做人还是东西,是你尊严之所在。其二是你把自己看成人还是东西,也是你的尊严所在。

我曾经历过这样的历史教训:我少年时,有人动员人民为实现共产主义而献身,做社会理想的工具。60年代学英模,除了雷锋,还有欧阳海、王杰、刘英俊,蔡永祥,都是舍身救人的。以至于我天天想着怎么才能当英雄。

我记得,1965年,我一个12岁的小孩,通过学当时一个英雄王杰,上下学的路上,幻想遇到一辆受惊的马车,为了救一个马车前的小孩,我被马蹄和车轮踩踏碾压,壮烈牺牲。我唯一的希望,是死的时候不要再受太大的痛苦。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本该是无忧无虑,尽情游戏的年龄,而那时我却每天想着如何去死,如何通过死成为人人敬仰的英雄,现在看,这是多么荒唐的事,然而这却是那个时代真实发生的事。

现在我已经知道,人才是目的,不是工具——这是一个正常社会人人都懂得的常识。这个常识在我意识里的回归,就像一柄烛火,照亮了原来许多被遮蔽的角角落落,帮我重新评估了自己的价值观念,认同并接受了现代性的普世价值。
经过了思维转型的我,对当下身边一些人道德胁迫的做法,有一些不同看法。我认为,现在推动宪政民主转型,人依然是目的,宪政民主制度是为实现人的目的设立的,是一种手段,谁也无权要求别人为此而献身。当然,除非是出于自己内心的真实意愿。

在此也提醒热情投入权利运动,追求民主正义朋友,不要别忘了,你不止是民主人士这一个身份,同时还拥有许多身份,比如儿子、父亲、丈夫等等,这些身份同样重要。 要接受耄时代高调完美政治那一套的教训,千万不要神化也不要美化同道中人,不要搞高大上的单一身份认同。

从工具性回到人性,不再为任何主义,任何理想,任何完美事物的实现充当工具,今天我终于可以庄严宣告:我生活在这块土地上,不再是过去那样的阶级斗争工具,不再为实现共产主义充当牺牲。这也自然也应当包括不充当实现宪政民主转型的工具。因为,人才是目的,每个人才是目的。任何选择和行动,只能听从个人内心真实的意愿,谁也无权以道德、道义和真理的名义强制我。

这就是今天我为什么专门为这个事写这篇文字的理由,我以为这里涉及到一个大问题:为什么要推动中国社会进行宪政民主转型?

实现中国社会的现代转型,其目的应该是以人为本,是为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人民的福祉,其核心内容应该是每个人能够享有自己的权利,是自由、平等、博爱,其途径应该是现代法治社会的建立和宪政民主的实行。一句话,人是目的,宪政民主是实现和抵达这个目的的途径。这里的人,不是人民那个词里的人,而是每一个人。

刘军宁先生在天堂对话系列文章中,曾借用老子的口吻说:人首先应该为自己活着,只有正视自己的人才可以正视别人,只有正视自己利益的人,才可以正视别人的利益。大公无私的社会不仅是非理性的社会,而且是自杀的社会。天道赋予每个人以生命,因此,除天道外,每个人应该服从的首先是自我。

实现宪政民主转型,是我们近期致力的一个目标,但是从长远看,宪政民主制度,也只是手段是途径,是保障每个人权利,防止公权作恶的手段,是关住公权力的笼子,它还不是目的。

目的是人,是我们大家,是每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他们的幸福,他们的安全,他们权利的保障,他们自由的生活,按照各自独立的意愿,安排好自己的生活,自由自在地享受自己的生命,这才是目的。

我们今天致力于推动民主转型,不要忘记这个目的,而错把途径当成了目的。

极权体制有一个共同规律,就是会用集体主义,爱国主义,民族利益,党性原则,用所谓的政治正确来遮蔽常识,对人进行工具化塑造,使每个人泯灭自己的人性,成为他们实现功能共产主义理想的合手工具。那么我们不妨反其道而行之,回归常识,收复人性,不断地从工具性回归人性。

要特别警惕和防止有人用一个新的什么理想为借口,强制人们为此献身。为此需要警惕自己往常惯用的政治正确思维,防止对人作泛道德主义评价,努力从道德意识走向权利意识,

最后,再强调一句:人,包括自己在内的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人,他们的自由,他们的权利,他们利益安全的保障,才是我们聚集在这里的目的,才是今天推动社会宪政民主转型的真正目的。

(据刘亚伟2016年7月10日【刘言微语】系列音频之三《人是目的,不是工具》缩编)

转自:作者同名公众号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刘亚伟:人是目的,不是工具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