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部落赶车人:劳工人物——李伟杰

李伟杰

李伟杰,46岁,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电力机车司机,因为长期的超时加班,其在2012年4月28日进行预备性工作时,摔倒后致脊髓圆锥马尾损伤,构成工伤事故。双下肢肌力三级,并伴运动障碍,从此因伤不能工作,一直在家或医院里治疗。四年多了,他始终在和郑州铁路局打着官司,和自己的命运进行着艰苦卓绝的维权抗争。

我和李伟杰并不认识,当然也更没有谋得一面,在网上看到他的官司后,因为职业关系,一直比较关注他。在仲裁、一审、二审中仅得到少部分的支持,他仍没有放弃,始终在苦苦地坚持着,我有时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持着,使这个谜一样的男人有这么大的毅力,进行着一场唐吉诃德似的无望的战斗?

在李伟杰qq空间里以及在网上搜索后,才了解了他的官司的详细过程,最初让我惊讶的是,老李并不是仅仅为了他的工伤打官司,而是依据《劳动法》和相关法律法规,在为全国的机车乘务员而打官司!这让我对他肃然起敬。

在他的诉求中,随意占用机车乘务人员的休息时间进行培训、学习、待乘;超工时和节假日的工资计算方法以及对惩罚性考核的合法合理性的质疑成了他诉讼的主要内容,这些长期被深埋的关乎职工合法权益的盖子突然被他揭开,在铁路内部尤其是机车乘务员中引起的震动可想而知。

也正因为牵涉范围太广,影响太大,李伟杰的这场官司,使他承受着旁人难以承受的巨大压力。

在李伟杰腾讯空间的照片里,能看出他曾经应该是个军人,或许,是从军的经历,造就了他虽历经磨难仍百折不挠的不屈性格。

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坚持过来的,2013年4月至2016年4月单位仅支付平均一千元左右的病假工资,2016年5月至今,不给一分钱生活费。其要养活一对儿女,要供养他们吃饭上学,要应付各种必要的生活开支,要支付打官司请律师等各种费用。其妻靠街头发广告,打零工在维持生活。这样艰难的生活困境该有着怎样的信念在支持着他?

我曾想过,当年老李如果妥协了,会是一种怎样的结果?

刚开始和老李共同提起诉讼的一共有十一个乘务员,据老李的文章里说,很快有其中一部分人在单位施加的强大压力下撤销了仲裁申请,坚持下来的几个人每人补偿了几万元钱后就撤诉了。剩下的也没能和老李一起坚持下去,于是,官司就成了老李一个人的战斗,孑身单影,只因为他没妥协,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也许老李当时也没想到这条路会让他走的如此艰辛,如此困顿,否则,生活或许不会如此的凌乱和清苦。

今年8月1日9时,开庭前,老李拖着病体在法院审判大厅的西大门口,在有诸多铁路干部,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机务段保卫科的几个彪形大汉滋事动手。原因是老李在打电话时,保卫科的几个人借口老李在拍照,接着上演了一出抢夺、殴打的闹剧,不可思议的是,当时一些法警就站在旁边,无人阻拦。二十多天后后,傲慢的机务段在事发地派出所的调解下,以赔偿两千元了结此事。

2013年8月13日下午李伟杰在与局领导座谈时,局党委书记杨建祥说:你的事情上层也非常关注,目前在财政异常困难的情况下(郑州局)拿出一个亿来给机车乘务员发放加班费。李伟杰说:书记,劳动法不是从现在颁布实施的,以前的怎么办?局党委书记回应说:伟杰,眼光要向前看,不要老盯着过去。

一直在想,李伟杰,真的是在打一场官司么?

这注定是一场孤独的战斗,虽然李伟杰有一个全国铁路司机群,里面有一千多人,并且有极个别人不时的资助一下老李;虽然几乎全国各地的铁路职工尤其是机车乘务员都在关注着老李和他的案子;虽然他的诉讼关系到所有机车乘务员的利益;虽然有一些律师和社会公益团体也一直在支持着老李,但显然,李伟杰承受的压力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我不知道,他最后到底能承受多少?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也许李伟杰的官司是一个无果的结局,也许有一点至少能让他感到欣慰:在他的维权行动的影响下,郑局、武局、哈局、京局等铁路局机车乘务员的待遇不同程度地有了提高。这或许是对他的一点点回报。

想对李伟杰说,千万保重!人生的路还很长,一双儿女还需要你照顾。

如果以后有机会见到老李,一定会当面问他一个问题:这么多年的苦苦坚守,值吗?后悔过吗?为什么没有放弃?

虽然,这是一个并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转自:铁路616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部落赶车人:劳工人物——李伟杰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