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李化平:我所理解的“新公民运动”

李化平,赵常青【本文是公民李化平对“新公民运动”的思考与理解,观点只代表个人,不代表新公民运动。如有岐义,以《许志永文集》为准】

一, 总有人说“新公民运动”属于改良派,许志永博士是一个改良主义者,谬种流传几年了。因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公民李化平等等“新公民运动”参与者系狱,无人出面澄清。 事实上,倡导“自由、公义、爱”的“新公民运动”、秉持“服务、担当、放下”“堂堂正正做公民”理念的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包括我本人都属于“温和变革派”。2011年是个分界线,之前的许志永博士,确有改良主义情结。之前的公盟,走的就是改良路线。

二, “新公民运动”,构建的是一个公开、开放的政治反对平台,而非单一派系。“新公民运动”不存在统一任何圈子、派系的问题。“新公民运动”鼓励“自由人”在自己的城市自主联合(同城公民圈)、自我成长。“新公民运动”认识到,不同的公民团队需要合力。

三, “宪政中国,公民社会”是“新公民运动”的目标。“宪政中国”指的是推进大陆“宪政转型”。“公民社会”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培养公民意识。 “自由人”的努力,是“宪政中国”最有效的力量。奴隶需要的是自己做奴隶主,反过来奴役他人。因此,我们倡导每一个人从现在开始,“堂堂正正做公民”——成为一个“自由人”。

四, “新公民运动”视降低“大陆宪政转型代价”为责任。换句话说,我们努力的方向是“体制崩溃而社会不崩溃”。 理想很丰满,现实蛮残酷。纵然无法“避免最坏结局的转型”,我们也相信,今天多努力一分,未来流血会少十分。

五, “新公民运动”参与者认识到,当局宣扬的“GCD虽然问题很多,可没有GCD中国将血流成海”话语体系,让国人对转型心怀恐惧。破解国人“对转型的恐惧”,需要严肃认真对待。 我们一直认为:发现并解决真问题,才能有效推进社会转型。许志永博士在《我的自由中国》一书中专题论证:“大陆宪政转型”发生内战或国家分裂,将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体制崩溃,社会不崩溃”这样的信号,我们要传播给更多的人。 如何应对转型过程中小规模冲突?“自由人”为主体的民间力量,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自己社区、城市的生命财产安全,这样的力量,能有效缓解转型过程中出现的短暂失衡。

六, 角色定位蛮重要。我们对自己需要有准确的角色定位,不可以错位。比方讲,我将自己的定位定位为:协助您成功 。 承认自身的卑微渺小。从改变自己开始,服务社区,点点滴滴去改变,影响更多人。 我们认为,做出多大贡献并不重要,做了多少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做,并且不被自己的焦虑苦毒扼制、打败。

公民运动网首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李化平:我所理解的“新公民运动”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