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洪振快:我看革命、改良之争——兼评“口炮党”

这两年,看到很多无谓之争,深感厌烦。这几天朋友圈中又有人在争吵革命和改良,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想说几句。首先要说明,一个人的社会主张如何,那是宪法赋予的思想自由权利,他人即使不赞成(那也是思想自由权利),也应该尊重,但恶意攻击他人于法律、于道德均不受支持,每个人都应该克制。

关于革命、改良话语之争,个人看法如下:

第一,未来不可预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任何个人都不要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

2001年11月9日下午,正是昆明书会期间,在一家五星级饭店,老板叫我:小洪,快来看电视。随后,我看到了飞机撞向大楼的画面。震惊!震惊!还是震惊!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世上有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呢?美国的FBI很牛B,获取情报的能力全球少有比肩,然而,他们事前没能准确掌握这个飞机撞大楼的信息。这件事,说明社会进程中总有让人不可预知的力量,一个人或一群人很难掌控全部的信息,哪怕美国政府这么强大的力量也做不到。因此,个人要有谦抑之精神,不可太自以为是。

20世纪,最让人意料不到的社会变革事件,大概非前苏联垮台莫属。事后虽有很多研究,分析种种因素,得出必然垮台结论。但在发生前,有谁能够预料?又有谁能够预料是在什么时候垮台?没有。

再说个中国例子。辛亥革命“成功”,当时谁能预料?“革命党”预料到了吗?武昌起义仓促,枪声响起时,并没有人预料会成功,黎元洪被人从床下拖出来推上都督宝座,也说明其并不认同革命,也没有预料革命会成功。事实上,当时社会主流并没有认为满清王朝一定会倒台;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等人的研究,也表明如果不是袁世凯骑墙观望,故意拖延,清政府迅速镇压、扑灭起义并无问题,未必会引起全国连锁反应,武昌起义的结局与革命党已经组织的众多失败的起义并不会两样。在这个意义上,辛亥革命之能“成功”,流血得以避免,袁世凯的功绩要大于孙大炮,当时各界推选袁世凯当大总统,并非是孙大炮的谦让,而是无论实力和贡献,袁都可孚众望。

因此,面对社会大变革,面对一个大国崩溃解体这么重大的事,这世上没有人能够预测,盖因其太过复杂,谁也无法事前掌握所有信息,而且发生过程中还有不可预知的重要人物的个人选择等因素,故没有人能预知,谁也不要把自己当神仙。

目前的中国,可能正在变革之中。但正如四年前没有人想到现在会是这种局面一样,也没有人能够预料四年后的局面是什么样的。对于中国的未来,不确定、不可预知才是实际情况;若有共识,不确定、不可预知才是最大的共识。数月前,本人就亲耳听到一位对中国政治极有研究、剖析现实极为深刻的政治学者说,现在他们政治学圈中,对未来没有什么共识,只有不确定才是唯一的共识。

第二,真正的变革是制度变革——解决“公权力困境”,而非推翻某个皇帝。

真正的变革,不是希拉里(或川普)代替奥巴马(一人代替另一人),共和党代替民主党(一党代替另一党),而是制度的变革。制度的变革,核心问题是解决“公权力困境”。
所谓“公权力困境”,指每一个社会都需要有一个公权力(国家、政府),对外维护共同体安全(军队),对内维持基本秩序(司法),为此必须赋予公权力合法使用暴力,这是文明的要求;但公权力拥有的合法暴力,却可能并不能很好地对外维护共同体安全,对内维持基本秩序,而反过来对共同体的个人自由造成严重威胁,甚至与文明背道而驰,成为人类文明的对立面。人类社会的困境由此而生。这种困境,即“公权力困境”。

人类社会的长期实践,尤其是过去百年,更加明确地展示出这种“公权力困境”。突破这个困境,迄今为止,只有一条较为稳妥的路径:宪政。即把公权力关进笼子,让其具有威力,但又不伤害个人自由。然而,实现宪政,并非易事。为了避免“多数人暴政”和民主可能引起的混乱,最好是要先有法治。然而,没有民主,又很难实现法治,因为掌握公权力者从不会自动放弃权力。这就是转型的困境。世界各国转型,有成功经验,也有失败经验,英美是成功典范,法、德、西班牙等曾经代价高昂,属于失败典型。

第三,社会运动可以迅速地改变正式制度,但很难改变非正式制度。社会变革需要夯实根基,确保转型成功,非正式制度方面的建设不可缺少。

历史复杂,现实更复杂。以历史经验推测现实变革,并无一个颠扑不破的可视为“真理”的方案或路径。世界各国转型经验,学者研究很多,但也没有提供确定不疑的公理或定律。对于中国,也没有人敢说一定如何变革。在不确定之下,可以做一些确定的事:即制度变革要获得成功,避免变成劣质民主,致使转型反复乃至倒退,就得在非制度方面促进,夯实根基:正是在这方面,还有许多工作可做,需要补课。不知道何时变革,但这方面的工作永远有意义,应该更加尽力地去未雨绸缪。

从理论上说,社会变革在本质上就是制度变迁。制度是型塑人们互动关系的约束。制度有正式制度、非正式制度之别,制度变迁有路径依赖。非正式制度,又称非正式约束、非正式规则,是指人们在长期社会交往过程中逐步形成,并得到社会认可的约定成俗、共同恪守的行为准则,包括价值信念、风俗习惯、文化传统、道德伦理、意识形态等,其中意识形态处于核心地位。就文化传统来说,长期的专制传统,会对国民心理和行为习惯形成一定的塑造,对社会转型造成不利影响,而民主、法治传统较为深厚的国家,转型会比较顺利,这已被各国转型实践所证明,是不争的事实。

一场社会运动,可以迅速地改变正式制度,但很难一下子改变非正式制度,这正是英美传统的国家转型比较顺利、社会代价较小,而法、德、西传统的国家转型普遍不顺、社会代价较高的原因所在。从世界范围看,西欧、北欧与中欧、东欧,北美与拉美,英属殖民地与葡萄牙、西班牙殖民地,转型顺利与挫折,社会运转良好与失序,再再证明非正式制度的重要性。

因此,何时变革不确定,但应该在社会层面做好准备,提高转型成功的概率,这是一个理性、负责任的知识人应该具有的公共意识和情怀。

第四,变革要获得成功,社会精英的德性非常重要。社会变革需要华盛顿式人物。

英国“光荣革命”成功,美国“独立革命”成功,而法国“大革命”失败。虽然都是“革命”,实质既有差别,结果更是迥异,这与精英的德性不无关系。

英国精英,在长久的历史中一直抵制国王的专制权力,形成理性、温和、有条件的妥协、不崇尚暴力等德性;而法国精英在长久的历史中则迎合王权,甚至为了维护自己的可怜的一点特权而向国王摇尾乞怜,成为专制者的奴仆,其浪漫主义、激进、不妥协、崇尚暴力等性格特点,德性远不如英国精英。两国精英德性的差异,不能不说是两国“革命”的后果完全不一样的重要原因。

英国精英德性最伟大的传承者是华盛顿。美国能够奠定宪政基石,与华盛顿的德性和选择关系甚大。华盛顿领导“独立革命”成功,掌控军队,威望如日中天,要想当国王亦非不可以,事实上当时也有人劝其当国王,但是华盛顿不仅在制宪会议中克制自己,而且在总统两届任期结束后,自愿放弃权力不再谋求续任。谦抑而完全没有私心私利,华盛顿的伟大德性,成就了美国宪政。一个国家尤其是大国的转型成功,需要有德性的精英,更需要华盛顿式人物奠定宪政、民主的根基。

功成不居,华盛顿向议会交出军权。某些人无寸功,即想着抢位子,其品行、境界之低下,与华盛顿可谓天壤之别。

第五,革命还是改良,应据时势而定,无须争论。个人更应秉公心去私欲。

中国百余年转型的挫折,不能不说与二千余年专制传统遗留的非正式制度有关,也不能不说与长期受专制传统浸润的精英德性不足有关。孙、袁、蒋、毛,都不难发现严重的德性缺陷。尽管中国未来变革具有不确定性,但有一点倒是可以确定,即不会一蹴而就,肯定需要付出高昂代价。

秦失其鹿,惟有德者得之。未来变革要成功,领导者必须是有德之人,其德性应如华盛顿,需以公共利益克制一己之私,且需具有谦抑、包容等性格。

观近年所谓革命、改良的争议,看那些对改良的无理指责,不能不感到厌烦。我实在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理由可以攻击柴静、茅于轼、贺卫方、资中筠等受人尊敬的言行。他们攻击柴静,事实并非如他们所想像,之后也没见他们公开道歉。改革派、公知顶着压力,在揭露真相、普及常识、争取权利方面,已经做得很多,即便推动正式制度良性转变没有取得效果,那也并非他们之过;而在非正式制度方面,他们所做的显然有利于公众理性心态的形成,对转型成功的奠基工作,不可不谓尽心尽力。结果是他们被官方打压、毛左围剿,身心承受极大压力,他们出于良知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心愿而自动放弃了本可得到的更多体制内好处,本应得到理解和尊重。相对于他们的工作,我不知道口炮党(此处仅指看到的发表某些言论的个体,非指群体,群体内个体有很大差异,很多人是我尊重的朋友)对社会进步到底作了什么有益工作。

由于转型的复杂性、未来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知性,谁也不能说自己掌握的是“真理”,自己设想的路径是最好路径,因此应该具有谦抑精神。对于一个希望推进公共利益的人来说,更应该时时提醒自己言行是否就是推进公共利益的最佳选择。而有些人对历史、现实缺乏深入的研究和理解,仅凭简单思维就意图指点江山,对自己的言行是否就是推进公共利益的最佳选择根本无意识、无判断、无确信,就对他人的行为无端指责,对他人进行诛心之论,这都是无德之表现。

革命还是改良,选择何种路径,应据时势而定,本无须争论,社会变革也不会按哪个人设定的路径发展。革命还是改良,其内容本属复杂,并无高下之分。推翻一个皇帝,改换一个朝代,更换一个领袖、一个政党,这样的“革命”不是真有价值的革命,可能连改良都谈不上,因为换上来的可能更加暴戾,权力更大、更无法约制;而改良可以在正式制度、非正式制度方面以量变换取质变,实现真正的变革,这些又可以说是真革命的。因此,革命或改良不是形式上的,要看有没有真正推动文明进程。给自己贴个“革命”标签,然后就自封掌握真理,他人都可以打倒在地,这是红卫兵的思维。

判断一个人是否具有推动社会进步的诚意,是持公义还是藏私心,有一个简单的判断方法:看其言论是否主要针对不受约制的公权力。若不是,而是喜欢对他人放横炮,基本可以判定其缺乏德性。

转自:史象万千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洪振快:我看革命、改良之争——兼评“口炮党”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