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刘远东:民主人士的行为动机

普通人最感兴趣的问题是:你为什么会做这样的行为?(注:普通人仅指政治行动程度上的划分,包括市民、富豪、科学家、公务员等。)

我和所有的民运人士都会这样回答: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这样回答是合适的,普通人也希望是这样的回答。没有人会在个人或大众面前说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如果谁这么说肯定会遭到鄙视,会失去本来应有的尊敬。

如果认真观察民运人士会发现时刻表现着功利行为,会时常出现争名夺利。这些会引起普通人的困惑,也被专制势力拿来大力宣传。作为实际参与者,我想根据自己的经历体验及专业知识给出准确科学的解析。

首先我说明一个事实:目前中国付出行动参与民主运动的人是最爱国家民族的人,但其追求民主基本上是自利的功利行为。普通人关注民主是纯粹的爱国行为,不求回报。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在于普通人仅仅付出关注点赞,而民主人士付出的是比普通职业还要多的努力及代价。而当下促使民主人士付出行动的主要就是普通人的关注点赞。普通人支付关注,我们希望关注,荣誉,这就是人民与我们的合作关系。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古代得政治人物明白这道理,中共高层更明白这道理,所以他们拼命堵住信息流通渠道,不让大众知道有人在做及谁在做,甚至抹黑。这点来说中共高层是非常明白民心指向,不愿意政治改革是因为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谁会率先站出来?

如果用数值来刻画每个人的爱国程度,那么大众爱国程度的分布规律像身高、体重、智商一样符合正态分布。爱国程度不容易测度,但其分布特点跟身高一样,2米高的少,1.6至1.8米的人非常多,占大部分。2米的人看上去很高,但在数字上也没比1.8米的多多少。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心知道自己自愿为国家付出多少,通过观察知道大多数人仅仅愿意支付关注点赞,也许有小部分人不会关注。当面临公共问题的时候,必然会出现搭便车的问题,即每个人都希望别人付出,自己坐享其成。其实中国人并不愚昧,年青一代有足够多的人接受过高等教育,也有发达的互联网,多数人都明白民主比专制好。行动的缺乏源于搭便车问题,都希望别人行动,自己坐享民主成果,这也恰恰说明中国人是聪明理性的,没有人是傻瓜,因为聪明理性的人就应该是这么选择自己的行为。但人不是完全自私的,因为种群及亲缘选择压力,有一定的利他行为。爱国情感就是种群选择下的利他行为,这分量不多,但非常珍贵。

因此在面临民主转型这一公共问题时,大多数人都会关注并发出呼声,希望有人付出行动,当有人付出时,会给予赞美,甚至会捐款。谁会行动?在其他条件相同下,最关心,最在意的人付出行动。按自己参与的体验,这一过程包含理性的预期、激发的感情。在某一短暂的时刻,被激发的情感而做出的利他行为会升高到很高的比例。而这情感用事蕴含着生物理性,虽然对个体不利,但对群体是有利的。当这有利集体的行为得到或预期得到足够的奖赏后,会持续付出努力,这时政治行动变成职业,行动者变成普通人的政治代理人,其行为是功利的。会非常在意自己的言行是否得到认可,而对别人被大众赞美会产生强烈的嫉妒。当下普通人就是通过赞美、捐款促使政治代理人付出职业行动甚至付出生命,实现群体利益而有利于个体。独裁及其支持者拼命破坏这一过程,损害国家利益。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c9d40ce7f93d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作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刘远东:民主人士的行为动机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