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邱岳首:跪下去的磕拜和站起来的抗争

“跪拜文化”的优劣正在热议,夺了公众不少眼球,本人《我看跪拜》短文(长篇大论简直浪费时光)已简单提出看法不再在此赘言。需要重申的是:法无禁止皆可为,名演员本山也好,名作家野夫也罢,人家还真有那喜爱跪拜礼仪的权利。愿跪者行半跪或全跪礼,爱咋跪可以咋跪;受拜者呈于中堂的牌位条幅可以“天地君亲师”,也可以“天蓬大元帅”,都不是个触犯法律或天条的重大问题。

传统文化当然无法割断,其中一些“瑰宝”也或可成为未来社会转型的部分有利资源。只是,当统治者正极力从中提取执政合法性资源以拒绝和对抗普世文明价值之时,当孔子学院火遍全球《三字经》声随处可闻之时,我以为对“跪拜文化”的推崇和过多辩护显然不合适宜。我希望更多的公众眼光能从“跪”移向“站”,移向屁民“打炮”特快而官府办案奇慢的未了“雷洋案”,移向命悬一线生死未卜铁窗内贾敬龙的“死刑裁定”,移向千万站起来新公民抗争强权的一幕幕悲壮图景……

这里要特别提因在微信“朋友圈”发送、转发有十余条涉及毛、周等领导人内容而遭“诽谤罪”公诉的刘艳丽案,同时也特别推介刘艳丽父母致荆门当局的公开信。除了如刘艳丽父母所说“本案无论有罪无罪,都是中国法治建设的一面镜子,对人心向背产生重大影响,对人民言论权利产生重大影响!处理不妥,数以百万的网民人人自危言论罪,数以百万的知识分子奋起自救批评权!危害国家文明法治形象!必将写入法制案例课堂,终将成为不戴毛泽东胸章获罪一样,成为历史笑话和法治悲剧” ,此公开信更是站起来的合格公民讨伐强权侵犯民权的有力械文,甚至可以说是一篇成熟的公民宣言。

其中,“不戴毛泽东胸章获罪”是对文革灾难的深刻反思,“数以百万的网民人人自危言论罪,数以百万的知识分子奋起自救批评权”是对言论自由于人的全面自由之重要的深切认知,“请各位抓捕和决策领导人重视刘艳丽健康状况和家属呼声,常识、法理、人性并重,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经得起司改后终身负责”则是对文明法治的合理和最基本的要求……(请细读附后图文)

在今日,因未具公民意识而在各地衙门强权前无力挺身的“跪族”仍随处可见,相对于总人口,站起来捍卫自身权利的新公民身影仍然不多因而也特别可贵,需要社会各界给予更多的目光、舆论等各种支持援助。
后极权(有说新极权)社会,控制链条老化的极权已从一些社会公域败退,但没有更多公民意识的普及,没有更多合格公民的挺身而出,天性对外扩张侵占的极权自然想要夺回失地卷土重来。

对一步步入“选票社会”的愿望,对“公知”等须要亮明反对“一党政治”旗帜的要求,我愿做尽可能的善意理解。而对于贬低新公民运动的价值,认为现阶段和现存体制下公民常识推广传播作用不大的论者,我以对上信新公民作者的推介、也以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写给妻子的一封信里的一段话作答:“我可以以我认为合适的方式行动。我深信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即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有人会反对说这没有用处。我的回答十分简单:有用”。2016、11、5

文/邱岳首(简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d6ee6100a39b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作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邱岳首:跪下去的磕拜和站起来的抗争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