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文东海:会见肖育辉手记(2016.11.7)

肖育辉

2016年11月7日上午九点整,我和广州的吴魁明律师来到博罗县看守所会见肖育辉。

肖育辉人精神不错,只是上嘴皮因为上火起泡结有血痂。问起他在看守所的情况,他说他现在仍然在新兵仓,管教和所里的负责人对他还算照顾,暂时不用干活,偶尔会有加餐,且他所在仓室是文明仓,管教的管理及分配一起的犯人均比较文明。辉辉称赞博罗看守所的南瓜超好吃,大概是纯农家产的吧。

会见十多分钟后,押送肖育辉的辅警带着一个凳子出现在门口,并坐下来监听。我问他姓什么,他说姓*。一会儿,辅警被叫出去了,再回来时自动把凳子搬到门外坐下,我们因为也没有什么很私密的事情,且看他也是很不情愿地应付工作,也没有再为难他。

说起案件的情况,在2015年初,他和浦发银行有过电话协商,并和银行达成了还款协议。后来浦发银行并没有继续找他,他当时因为2013年就失去了固定工作,经济比较困难,所以没有办法按时还这笔款。但他还在努力清还了一些其它的银行欠款。

根据肖育辉所述的案件情况,我们律师认为,以信用卡诈骗罪追究肖育辉的刑事责任,事实和证据是不够的。并且也过于严苛,不符合刑法的谦抑性原则。肖育辉透支数额为10500元,刚达最低构罪条件,按照银行通常做法,也不至于立即报案追究肖育辉刑事责任,总是应该有过几轮书面告知或当面催收协商的过程。

会见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问他有什么话需要带给家人,他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他说他父亲曾经在六七十年代下过乡,但他父亲那时是常常消极怠工。以前他不太能理解他父亲,而现在他觉得能理解他了。他认为他父亲那时应该内心非常纠结和难受,就和他现在所经历的一样,他在体验他父亲曾经经历的一切,他的父亲虽然没有关在看守所,但同样内心不自由,这样强制安排的劳动对于劳动者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在说到自己的人生经历时,肖育辉也很感慨:在2013年前,他也在做一个良民,但因为自己判决的案件一直得不到执行,他想尽办法为自己维权,还是不能成功,这让他看到了太多的司法不公和社会问题。在维权的过程中他学到了很多法律知识和方法,就此他也自然而然地走上了公益维权的道路,做回一个公民了。

十一点过几分,我们结束了会见。作为肖育辉的辩护律师,我们真心希望有关部门坚守良知和底线,善待规则,善待法律,当时间拂去灰尘,留下的必定是可为世人称道的义举!

文东海
2016年11月7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文东海:会见肖育辉手记(2016.11.7)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