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侯多淑:九死一生,老子们愿意。

子肃

今天成都姓子的终于结束了完全失联的状态。从官方文件刑拘通知书获悉姓子的关押在四川省第二看守所,让人悬着的心不再悬荡,知道他今晚好歹有个三尺地睡觉了,不会让我等乱猜度。

在这冬日淫雨的寒夜,姓子的会象野狗一样蜷睡寂冷的荒野,啜饮这悖谬弯曲时代的无常悲喜。尤其当得悉姓子的能享受省级看守所的优渥礼遇,我等看热闹打酱油的,心里不仅高兴结实了,而且还充塞着羡慕嫉妒恨。说实话省级看守所不是一般等闲人想进就能进的,风光无限的江湖丘哥也只能委屈呆在市级看守所蹭着,不能奢望跻身高大上的省级看守所。

江湖人都知道省级看守所是五星级的看守所,硬件软件设施完备一流,姓子的这回又赶凑上了趟,值得欣慰,他正可在那里安居怡养暮年,修行得道,完成一代民主宗师的炼狱功课。

有人说这次姓子的一定是被有司当成显赫大块头人物,不然不会对他如此用心良苦,出手精准狠,令其享受省部级的省级看守所的殊荣。其实事情的真貌并非如此,或许和姓子的人生阅历有关,好歹姓子的在省级党校混了几十年,多少有点人脉关系,进看守所这等事自然不会让姓子的呆在县市级看守所,毕竟大家都是混江湖的,颜面要挂得住,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还是要撞着的。所以请瞎鸡巴蛋关心姓子的朋友尽可一百二十个放心,姓子的现时正享受免费的囚粮豪华营养套餐,一日三餐牛奶水果,有好吃有好住,更不会冻着饿着的,该忙啥就忙啥,加紧挣钱移民东朝鲜,尤其没讨老婆的赶紧讨老婆,反革命也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秋后问斩,横尸菜市口终也要有人敛尸,别为姓子的牵肠挂肚了。

说起姓子的进这么高规格的看守所,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虽然这大半年来姓子的屁颠屁颠地在新津看守所和成都看守所来回窜荡,忙着为傻儿陈云飞和江湖丘哥等一干人送衣送物,不明事由的人都说姓子的在投石问路,侦察地形,准备伺机趁月黑风高夜混进看守所,组织南瓜白菜土豆谋反。不过,有一点出乎姓子的预料之外,跌破了他的老花眼镜盒,被掳掠进了省级看守所,令其企划全然如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忙活了大半年,令人扼腕叹息,人算不如天算。 稍感欣慰的是姓子的终获闪电政腐罪名的荣耀,不是偷鸡摸狗的寻衅滋事罪名,不致有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羞煞历史春秋。

前些日子同城饭醉,姓子的就料得有今日看守所之旅,插科打诨跟一干众人分摊牢狱的年限,丘某多少张某某多少,他子某人又多少。虽是一番说笑,姓子的不失带头大哥的风范,气定神闲,好像是在分民主自由的蛋糕,煞有介事,象个老儿童,唯恐有失公平正义。此次姓子的应是功德圆满了,求仁得仁终无撼矣,便可在看守所心安理得的吃南瓜、读书、思考及睡大觉,不为这共惨末世的混乱所困扰,坐等自由民主从天降。对姓子的来讲,这倒不失为一件好事,释去他颈上的轭,心身更坦然轻松了,准延年又益寿。生意没有包赚不赔的,如若蚀本当倒算,世上就没有亏本的生意。

前些日子有朋友为狱中朋友送饭忧惧,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唯恐撞上新近的慈善法条文,成了第一个遭螃蟹夹的人,吃官司系苦狱。我就笑损朋友,做了民主自由的虫儿,就不怕被鸟儿啄。姓子的曾曰:如若第一个遭螃蟹夹,那一定是历史的荣耀落在身上,怎会躲缩拒绝这份荣耀呢!即便历经九死一生,老子们愿意,神仙都拿我等没辙。因为在这黑暗的时代,我等若不发出光来,便是被咒诅的黑暗里的一部份。

今晚细思量姓子的曰,此话不丑陋,理也相当端正,在这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中,真没有啥令人不安的恐惧,历史终将见证我等为之奋斗的梦想。 今夜西风乍起,窗外淫雨绵绵,接下来天将寒地将冻,愿神保守姓子的糟老头不致跌倒,在爱中站立并得到真理和自由。

侯多淑于达州

2016年11月9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侯多淑:九死一生,老子们愿意。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