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读者来信:一位高中生对新公民运动的思考与建议

作为一名高中留学生,可以说我是另类,在大家都在谈恋爱,打游戏,无视现在社会的混乱,国家的危机,我却在这里深思,如何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如何为这个国家,为这个社会做些贡献。我上初中时,就经常看新闻评论新闻,各种各样社会真实面的报导使我渐渐的走向成熟,使我真正的了解了这个社会,当知道真相时很迷茫,也很恐惧,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我认为这个世界没救了,所以当时我甚至信仰希特勒,还托人买了本《我的奋斗》。

但是,当我在微博上,看到一群人,他们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而不断的作出努力,不计后果,不看成败,即使进监狱,遭毒打也在所不辞,即使背负着煽动颠覆,扰乱公共秩序的骂名,也决不后悔,我真的是深深地感受到自责,为什么我没有胆量站出来,对这个污浊的世界说不,为什么我没有胆量站出来,帮助那些被政府迫害,或者是无法去生活的人?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个心结,就是一个访民,向我要一元钱买馒头,但是我却没有给,回到家后我感到深深的自责,我真的很对不起他。所以现在,我认为,人的一生,不在于让自己或自己的家庭能幸福的过一辈子,而在于为这个国家更多的人幸福生活而努力,帮助那些因为社会的不公正而处于弱势的人,看上去很像三岁小孩说的理想,幼稚。但是,这就是我的理想,也是无数仁人志士的理想。

我的父母都是国企员工,家庭生活很安定,我的父母,当时都是大学生,虽然不在北京但也参加了他们当地的学运,也都是六四的受害者,他们很幸运,逃过了迫害。这也是我希望能改变这个社会的原因,当别的孩子还生活在社会主义好的童话中,我的父母早已经告诉我这个社会的真面目,因此他们拼命工作,倾家荡产把我送出国门,希望我能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沐浴自由的光芒。但是我说过,我不仅仅想让自己一辈子幸福快乐,我想让更多的人摆脱苦难,甚至我可以抛弃自己的幸福生活。这一点,我很对不起我的父母,他们一直希望我过得快乐,他们希望我能学门技术,在美国生活。但是,我却决定读完大学回国当一名老师或律师,为国家的进步出一份力。

在国内时,我因为发微博,上贴吧,和五毛辩论,就接到过很多莫名其妙的电话。来到美国后,我把一些禁闻和自己写的一些文章传给我的母亲,希望能让人们多了解一些真相,起初没什么问题,后来我的母亲就告诉我她的电脑被黑了,怎么修也修不好,再后来,我的电脑也一度被黑,我在网上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就又恢复正常了。我的母亲前几天还告诉我千万不要再发一些“过激言论”,希望我能安心学习,别问世事。

就在今天,我偶然间看到了那个座谈“努力走向公民社会”和张辉的努力走向公民社会的文章,我真的感到,在现在这个年代,年轻人只知道学习挣钱,不问社会,国家的危难,那么中国还会有明天吗?这就是我必须站出来的原因,别人不敢站,我敢。

公民运动是我在腾讯微博上认识到的,对我影响很深,我现在的思想就是从那开始受到启迪,很多真相也是从新公民运动的成员那里得知的。当时人们的昵称都是公民—xxxx,后来企鹅大封号,不知是谁想了个点子,很多人都用了车牌,我也跟风起了个******(为保护作者隐私,此处用*号替换——编者注),虽然没起到多大作用,但是我参与了,我很自豪。

总之,新公民运动给了我很大的影响,使我开始渐渐成为一个公民,我也阅读过不少经由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传播的好文章,例如“刘贤斌: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生活和战斗”、许志永的“为了自由•公义•爱”,不仅使我感受这些维权人士和律师的伟大之处,而且让我感受到这个社会必须转型,靠的是公民的力量,而不是靠政府自己。但是,不能有仇恨,正如刘贤斌所说:“我主张对这个社会进行根本的变革,然而我不赞成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不负责任地实现这个目标。”想当年,我也是喊着打倒共产党,但是这样做不一样还是遵循了共产党的枪杆子出政权吗?不一样使社会经济人民遭到严重破坏吗?而且共产党也是一个党,未来如果实现了自由中国,他们也是依然可以选举的,用仇恨建立的世界,只会让仇恨蔓延,专制将会一代接一代的传承下去。

但是,我发现了很多问题,中国人民的觉醒程度还远远不够,很多老百姓为了自己的前途,或者说只想要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他们不会关注我们对中国进步做的努力,可以说,在灾难来到他们身上之前他们还没有这个觉悟,而真正想到要改变中国现状的是那些受政府迫害的最穷苦人民,所以当务之急是唤醒民众。该如何唤醒,我知道现在新公民运动采用的是曝光社会的阴暗面,曝光政府的所作所为来唤醒民众,这个方法很有成效,确实唤醒了不少人,但是,新公民运动也损失惨重,大量参与者以“山巅罪”、“扰乱公共秩序罪”被当局监禁,许志永、王功权等领袖人物也被投入监狱。现在丁家喜律师也被当局逮捕入狱,可谓是危机关头,也显现出了新公民运动参与者的无畏无惧,无谓无惧是好的,但是保留火种要比抗争到底更重要,保留火种就是留下希望,使我们还有机会再为民主自由做贡献,但是抗争到底就是以卵击石,我说了,以现在人民的觉醒程度还达不到要求。即使有人为民主自由献身,也只会像谭嗣同一样,死得可歌可泣,但一点影响都没有还被当时的人当笑柄。

我相信你们也发现了,随着被捕人数的增加,参与者影响力越来越小也是个重要的问题,而且随着活动的打压,新鲜血液愿意加入新公民运动的人也是越来越少,许志永这样的领袖人物就这几个,被捕后,想要培养新一代的领袖还是需要很多的时间。

我还发现了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想的是人民了解真相后会觉醒,但是我发现,很多人知道真相后却选择了麻木,他们已经无所谓这个政府想做什么了,他们已经无所谓有多少善良正义的公民被迫害,他们麻木到只想活着,他们就成了一具木头人,这些木头人的数量还在增加,飞速增加,在这里,少不了政府的洗脑,以及自身中国人思想上的的劣根性。

在全世界的独裁政权中,我想中共的实力是最强的,在邻国都经历过民主改革后,中共也是总结了很多如何保护政权的经验,无论苏联解体,韩国民主化,台湾民主化,靠得都是国际社会的支持,国内反对党的努力,以及民众的觉醒。中共对外实行仇视态度,鼓励人们仇恨西方各国,国内打压民主运动与对人民进行洗脑。也就是说,想实现中国的进步将会是本世纪最难的事。

所以我建议,在现在的情况下,应该像游击战那样,敌进我退,我们可以放低一点声音,但是我们多做一些实事。这话怎么讲呢?我们都知道要实现中国的进步人民的觉醒是重中之重,但我想说我们之前是通过反面事件来唤醒民众在现在看来已经不合适了,我建议我们从正面来唤醒民众,新公民运动的参与者很多都是教师,律师。学生是祖国的花朵,民族的希望,从这一点下手,让学生从小当一个公民,并且把公民的权利当回事,我感觉这样做可要比曝光社会的阴暗面要好得多,可以通过公开课,或到学校论坛上发帖,这样也比较安全。我的意思不是说曝光社会,拯救那些被政府迫害的人不好,而是说这样做代价太大,而且付出和回报不成比例。那些被政府刻意迫害的人是应该拯救,但是我们做不到完全的拯救因为对手是共产党,在法庭上的死磕不如稍微退一步的妥协,判三年的最后只判了两年,也不至于律师被政府拉黑,吊销执照然后非法拘禁。之前我也一直和五毛愤青辩论发现一点用都没有,其实我感觉与五毛骂架不如教一教学生。

现在是关键时刻,以上就是我的想法和建议,希望你们能考虑一下,因为只是高中生文章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谅解。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读者来信:一位高中生对新公民运动的思考与建议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