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作者: 曾节明

彭明的事业就是联邦建国,他拿出了具体的取代中共的建政方案,并且创建了中国反对派第一个海外影子政府。彭明的一整套取代中共建国方案,就在他的著作《民主工程》里。

不能因为彭明的尝试失败了,就认定彭明的道路不可行。

因为必须组建海外影子政府,才能整合民运队伍和筹措民运经费。而且,中国人是一个讲究实惠的民族,不拿出具体的东西,就不足以吸引其参与民运。中国人是一个浪漫色彩较少的民族,一般人的思维总是:不见到张三的好,不放弃李四的坏;你要劝他搬离一幢危楼,必须得让他看见新楼的好才行,哪怕是一幢新楼的雏形或蓝本,而光是抽象说新楼怎么好,注定劝不动他们。

所以,彭明创建中国联邦临时政府没错,错就错在他太性急,他应该“缓称王”,先象郭文贵、唐伯桥、李洪宽那样,先聚捻充足的资金或众多的人气,再行起事。

彭明的优点就是聪明、实干和有情有义:

他发现中共政权不可改良,只能以包括革命在内的多种手段,驱除出历史舞台;

他发现开会、采访、签名等行为只是异议的展示行为,算不上政治斗争,要瓦解中共专制,就必须进行政治斗争;

他发现所谓“民运组织不民主”纯属伪问题(曾节明按:而且是中共特线破坏民运、挑起民运内斗的惯用伎俩——以“民主”的名气,搅得你做不成事!),因为自由民主只在推翻专制建政时才有意义,而反对派组织要务是挑战和抗争,因此,民运组织的问题不是什么民主民主的问题,而是是否有效率的问题!

彭明的这个发现,是非常有价值的重大发现。君不见当年王炳章先生,正是被一伙打着“三权分立”、“反独裁”的伪类们搅得做不成事的,最终是刊物停刊、组织散伙——“民主”(中共)终于胜利了!

彭明指出:反对派组织“合法性”如何,不在选举,而在他们做不做事——是否卓有成效地挑战着中共。即便是“民主选举”出来的组织,他们无所事事,那它有什么合法性?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