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美起诉3名“中国黑客” 环球时报:美国网络领域也要做世界警察

美起诉3名“中国黑客” 环球时报:美国网络领域也要做世界警察【博闻社】宾州匹兹堡的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于当地时间11月27日起诉Wu Yingzhuo、Dong Hao、Xia Lei 等3名“中国黑客”,称其在过去6年之间网侵西门子等3家西方知名大企业,窃取商业机密。三人共被控8项罪名,包括合谋制造电脑欺诈和滥用,合谋窃取交易秘密,电汇欺诈,加重身份欺诈等罪名。司法部负责人称,目前三人仍在中国境内,所以并未被美国方面逮捕。

起诉书中没有明确提到3名被告是否与中国政府有关,但美媒纷纷指称他们是“中国国安部门的外包商”。《环球时报》记者28日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广州博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Boyusec)于今年11月17日已经正式注销。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2月,注册资本为50万元,法人代表为董浩。

去年11月,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网站就报道称,美国国防部情报部门的一份内部报告称,博御公司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有不对外公开的秘密合作关系”。该报告还称,博御和华为也有合作,生产网络安全产品用于中国制造的电脑和电话设备中。这样的通信设备使中国情报部门可以从中获取信息,控制电脑和其他通信设备。华为公司当时对此予以否认。

28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说,黑客行为发生在奥巴马和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调查人员得出结论认为,这3人是为一家政府情报合同商工作的。但法庭文件没有明说他们的黑客行为受到政府支持。

美国“火眼”情报分析公司分析师霍特奎斯特28日对《福布斯》网站表示,博御公司是一家与中国情报部门“关系密切”的公司,网络间谍活动频繁。美国《野兽日报》28日称,2014年,同样是匹兹堡检方起诉5名中国军官,指控他们侵入数家美国公司,之后美中高级别外交磋商曾导致这种经济间谍行为减少,“新的起诉表明,至少中国政府的一些黑客活动已经外包”。

中国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所长秦安2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类似的诉讼案件在美国算是“司空见惯”。除了起诉过5名中国军官外,此前美国也曾以类似罪名起诉过伊朗人和俄罗斯人。从案件本身来讲,这是美国延续“霸权思维”,在网络空间也要做“世界警察”的一贯做法。

秦安认为,通过10月在华盛顿举行的首轮中美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中美再次明确各自国家政府不得从事或者在知情情况下支持网络经济间谍行为,同时改进与对方在打击网络犯罪方面的合作。即便3名中国黑客被控犯罪内容属实,也一定要将这种个人行为、公司行为与国家行为分开看待。而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外媒推测他们受中国政府“雇用”只能说是“捕风捉影”,这也是西方媒体惯用的炒作手法。

环球时报等报道综合

Tags:
美起诉3名“中国黑客” 环球时报:美国网络领域也要做世界警察
伊朗播出在囚美籍華人王夕越受訪片段

【博闻社】11月2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说,被伊朗拘禁的美籍华裔学者王夕越与美国政府没有关联,也从未向美国政府传递任何有关伊朗政府的文件。

伊朗国家电视台于11月26日播放了王夕越“招供”视频片段。他在影片中称美国增加对伊朗的了解,有助特朗普政府制订对伊政策,但他未承認替美國政府做間諜。。此段影片发布时间正是美国国会12月讨论针对伊朗经济制裁之前。报道说,王夕越向美国国务院传递了有关伊朗的机密情报。他支付了数千美元以获取所需的档案,将约4500份文件扫描制作成数码文件,还试图进入多家德黑兰图书馆的机密区域。

37岁的王夕越来自北京,持美国护照,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历史系的在读博士生。2016年,他两度前往伊朗,8月出境时被捕。

今年7月,伊朗当局判处他有期徒刑十年,罪名是与敌国合作,对伊朗从事间谍活动。9月,德黑兰总检察官驳回了他的上诉。

 “我想澄清一点,他与美国政府没有关联,也从未向美国政府传递任何有关伊朗政府的文件,”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说。诺尔特强调,伊朗对王夕越的拘禁是不公正的。她说,美国国务院一直在非常密切地关注此事。

“我们继续呼吁伊朗释放所有被不公正拘禁的囚犯,特别是美国公民。我们呼吁他们立即获释!”她说。

诺尔特强烈谴责伊朗强迫王夕越和其他囚犯拍摄这些视频,“以这种方式利用我们的公民是一种可耻的行径。”

这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还证实,瑞士外交人员已经五次去探望过这位被拘禁的美籍华裔学者,瑞士在伊朗代表美国的利益,因为美国和伊朗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

同样在星期二,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也就伊朗国家电视台星期天播放的视频做出回应。负责对外事务的助理副校长丹尼尔·戴(Daniel Day) 对美国之音说,这则报道 “充斥着有关王先生和普林斯顿大学的虚假和误导性言论”。

戴说,王夕越到伊朗的唯一目的是进修波斯语和从事与博士论文相关的学术研究。 他的专业领域是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的欧亚史。他的论文题目和研究领域都出自他本人的选择,而非由普林斯顿大学、美国政府或其他任何人所提议。

“他没有与任何政府部门或情报部门有任何联系。 有关他从事间谍活动的指控是完全错误的,”他说。

戴告诉美国之音,自从王夕越被拘禁以来,学校尽一切努力,日复一日,希望能让他回到妻儿身边,并重新开始学术工作。

王夕越的妻子,为丈夫的获释奔走了十几个月的曲桦从北京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说,只有美国政府出面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只有美国政府能帮助我们。 我希望川普总统能和伊朗当局对话,就我丈夫的问题讨论一个解决方案,”她说。

此前,美国政府9月16日呼吁伊朗立即释放伊方以危害国家安全罪名羁押的美国及其他国家公民,称伊朗捏造了这些指控。但伊朗外交部9月23日发表声明,指“危害伊朗国家安全、触犯伊朗法律的人会受到伊朗司法裁决的惩处,不会受美国干涉性和威胁声明的影响”。7月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回应“王夕越因间谍罪被判处十年徒刑”的问题时称,“据我们了解,他不具有中国国籍”。

至于另一名拥有伊朗及英国双重国籍的囚犯已被判监禁5年,但据报德黑兰有意向她追加控罪,可能增加刑期16年。伊朗国营电视台于11月23日播出有关她的片段,消息称英国正打算向伊朗支付4亿英镑(人民币约35亿元)换取德黑兰放人。

美国之音/海外网

Tags: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美起诉3名“中国黑客” 环球时报:美国网络领域也要做世界警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