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和平理性非暴力”错在哪?

作者:顾晓军 ,来源:作者博客,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和平理性非暴力”错在哪?

《中国民运需要新的标志性人物(三稿)》,原本是对自己前两稿的不满意的重写;不料有推友贾小母跟推发短文,质问魏京生。如是,我来说说“和平理性非暴力”错在哪?

贾小母跟在我《中国民运需要新的标志性人物(三稿)》之后的全文是:“魏京生:‘中国人有权暴力革命!和平理性非暴力都是五毛。’呵呵,你们,海外民运们,都回来么?不回来就不仅仅是沾人血馒头吃了,那是吃人肉啃人骨的节奏了,且尸山血海”。

首先,贾小母属强词夺理了。因,魏京生的“中国人有权暴力革命!和平理性非暴力都是五毛”的言论,发表在明镜与法广等都报道的《刘晓波逝世引发“和平理性非暴力”大讨论》中、是在理论的层面上探讨“和理非”的对与错。

那么,贾小母的“你们,海外民运们,都回来么”能否成立呢?能成立,但得先满足以下两个先决条件中的一个。这两个条件是:一、有人发起革命或起义的宣言或号召;二、有人推广“制燃烧瓶、杀村长”的理论。

也就是说,如果海外民运自己不回来,却在海外大肆叫嚣“起义”、“革命”,甚至是“制燃烧瓶、杀村长”,你可以质疑、说“你们回来呀”,堵他们的嘴。而人家是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讨论中、发表自己的看法,你这样说、就没有道理了,属“长了一副共产党的脸”。

如果还不懂的话,我可展开一下:曹长青发表于2011-02-23的《撕裂的刘晓波》中说“刘晓波多次撰文强调,‘不要让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们的智慧和中国的民主化进程!’问题是:谁仇恨?谁暴力?谁在毒化谁?”

也就是说:在2011-02-23之前,刘晓波已多次撰文宣扬“不要让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们的智慧和中国的民主化进程”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注意:刘晓波不是一次、不是偶尔,而是在推广“和理非”的理念。这就是刘晓波的大错特错了。

2011-12-23,韩寒发表了《谈革命》。《谈革命》有两大错误:一是宣扬“请莫要天真地相信革命”、反对革命(详见我的《批判韩寒的〈谈革命〉》);二是以涉嫌代笔的“韩寒”的名气替党背书、堵死了“革命”的道路。

在专制的压迫下,“革命”是被压迫者的一线希望。很多人,并不会投身革命;但,他们有权指望别人革命。而堵死“革命”的道路,则是毁灭了他们心中的期待,把他们当猪圈养。韩寒的《谈革命》的罪恶,就在于此。而刘晓波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罪恶,也在于此。

换言之:刘晓波有权信仰“和平理性非暴力”,但,无权宣扬“和平理性非暴力”。为什么?因,宣扬“和平理性非暴力”必然涉及到两个层面的混淆。第一个层面,“和理非”面对的是两种不同的社会。第二个层面,“和理非”面对的是两种不同的用途。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和平理性非暴力”错在哪?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