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任协华:寡头时代的实践理性

任协华:寡头时代的实践理性
极权统治(网络图片)

中国中共之别

当代世界正处在一个告别绥靖的十字路口,也是对近20年来本世纪初期政治格局由混沌到明晰的逐渐演进。这意味着,从政治秩序到社会梯度的现实变化已经开始。因此,在整体上探讨亚洲及民主议题,就将作为一种对称,呼应在民主地理中存在的当代线索。此种视野,不仅是要针对民主精神之外中共暴力极权的衰变指向,同时为了,从一般民意对抗中,呈现当代转型在社会层级中的含量及轨迹,以寻求大陆地区争取民主的广泛动力(替代率的实际指数及形成点)。并且,更重要的区别在于,在整体世界的领域内,生成并铸就现代民主与当代社会共同成长的政治精神,超越在一个陈旧的意识框架内幼稚反对派的情绪纹理(自我感动无法对冲冷酷现实),以及由简单的地区维度形成的对社会共同价值的认识。是因为当社会运动进入到现代政治所属的空间中时,区域性的社会变化同时要面临来自世界视野的检视(如近期伊朗民众革命),以弥合因中共作为暴力体制在大陆所造成的过于惨烈的创伤。这即是政治逻辑在当代秩序中对现实表现的回应。尤其是当中国不再是大陆的特定指称时,也就同时在政治的内在层次中,揭下了中共假借中国之名,进行疯狂抢劫的画皮。
勘破中共隐身术

从对中国进行批评变更为直接对中共进行实质性批判与制裁,意味着一种新的世界进程的推进(社会精英和大陆统派至今没有搞清中共与中国的区别),也更是一种冲破表层社会道德行至对权力本质的识别。这不仅是因为长久以来,中共以武力统治藏匿于中国此一政治话语之后(如伪造中华人民共和国),盗用中国名义,实施本土及本土之外的侵略和扩张。此种阴谋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导致了外界尤其是西方民主国家的误判,因此,也就有了指责中国但同时又屈服于中国崛起的矛盾状况中。然而,面具终究要被揭下,中共以绑架大陆为其权力人质(不输出中国模式实际上暗示的是,中共手上握有全大陆十几亿人质,既可用以掠夺,亦可用来胁迫他国),对世界进行软硬兼施的渗透计划业已暴露。及此,从政治版图的当代属性而言,也就必然地,中共隐身术难以再次奏效。中国也再非中共的面具。而中共的邪恶特性,以及中共凌辱世界民主、意图摧毁人性社会的极权罪恶,必将进入倒计时状态,一如中国及大陆民众所有的历史事实,将以彻底告别中共的方式,为世界所关注。
中共以中国之名戕害世界整体权益

将被中共蒙蔽的大陆史,逆转为大陆现实社会的历史,即是对将中国更替为实质侵略的中共的真实表述。在这其中,不仅包含了对政治逻辑的重新审视,也是对民主世界现存并递增的当代危机的最新阐释。这是因为,由中共搅动的政治毒素,已成为这个时代最具危险性的暴力形态(中共是ISIS主要的武器提供方),也因与此同时,中共作为极权与特权混合的魔兽政治体,已将社会和整体世界拖入到了一场毁灭性的战争中。而极权因其天然地包含冷兵器时代的特征,它的最终目的同时指向两个层面,一是要摧毁所有具有人性的生存之物,其二是在最后的癫狂中毁灭全球,以满足极权内在本质中极端嗜血、冷酷变态的需求(中共官员从上到下,无一不是台上满口仁义道德,台下放纵淫乱)。中共以寄生形态覆盖中国大陆,视谎言和欺骗为最大道德,将一切反人权、反人性的勾当看作对人权(党权)的维护,此种大陆历史与现实的黑白颠倒,在本质上,就已构成了极权在当代状况中与民主民意形成对抗的倒退性质。由此现状,在政治秩序的领域内展开的对中共非中国的表述,则反映于美国最新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这份报告不仅指出了中共对民主形态的恶意阻挠,以及其具体的与人类价值背道而驰的手段方式,同时以清醒的论述,将中共抽离于中国之外,以示其所属特性的完全不同。这意味着民主国家对中共采取观望、期待改变、犹豫和不确定姿态的年代已一去不返。而中共要面对的,即是其意图侵占及渗透世界,以通过伪装全球化,迫使其他地区对共产意识形态投降的策略不再成为可能。随之而来的,就是全球民主体系对中共极权伤害世界整体权益的进一步清算。

成为大陆的重要价值

当美国以民主视野重新审视亚洲区域的复杂状况,并通过国家安全报告指出这一区域所存在的现实危机时,就已不再仅仅是从国家体制的属性出发,对地区进程予以重新确认和修复。将中共定位于战略竞争的对手,首先意味着作为人类民主标志的美国已着手恢复因恐怖主义和极权扩张(及其中产生的消极行为)所中断的民主进程,并且同时,这种修复不是建立在对极端主义权力的继续幻想之上,而是出于对共同受难境况中的全球秩序的维护。与之对等的则是,通过美国民主的当代崛起所凝聚的时代力量,将在全球纵深的现状中,为催促大陆成为中国(民主的、自由的和独立的)而非中共(暴政、专制、党垄断并支配一切)起到了不可低估的影响。尽管,无论是恢复被中断的民主进程,还是推动大陆脱离中共侵略,都将面临更为长久的考验和挑战,但是,推动大陆成为中国的确切涵义及价值,已然成为当代政治形态中对何谓民主的深刻阐释。是因为,就历史发展的状况而言,成为大陆即已作为政治逻辑的线索中,对大陆已经断层的进入民主的连接,也就是将被中共强行割裂的、大陆社会追求民主宪政的历史——此一共同意愿,引入当代秩序,并使之得以最终实现。
政治迷幻的深入警醒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同时也表明了,由西方民主世界为主导的政治体系,对全球秩序进行重塑的决心和愿望,以在整体僵持、极权压制民主生命的危险时刻,唤醒现实中自由以促动公平竞争、制度以保障人权价值的社会力量,打破上世纪以来民主地区陷入普遍迷惘、徘徊的失落氛围。毫无疑问,这种经时代甄选所最终体现的战略思维,是在超越了仅针对极权制造的地区危机后,运用维护并恢复民主序列的政治视野,进行对当代状况的表述。也即,在人们渴望民主战胜不公、却又在被动中不断卷入冲突与对立的时代,对政治迷幻的深入警醒。尽管,报告依旧使用并遵行着较为严格的对现状描述的政治语言,但却以明确的姿态,重新对全球进程的实际本质进行了真实的概括。这样做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将现状的混沌及其中包含的杂质进行甄选,同时也为了,对即将要达成的目标进行深度揭示而非技术掩盖。这种风格构成了在此时代来自民主社会如何确证自身身份的重要立场,是对一切试图肢解当代、分化民主的极恶权力(如中、俄)的有效阻击。
肢解当代社会、奴役全世界是中共的阴谋

作为战略性阐述姿态,将中共描述为修正主义国家,意味着对中共导致世界苦难的现代根源予以了在国家形态上的审慎区分。这是因为,中共以极权之身覆盖广袤大陆,继而通过幽灵式的向外渗透侵入世界领域,及此,中共作为反人类权力的特征就同时包含了冷战和殖民的暴力结构。然而,就中共政权的内在本质而言,它从始至终都处在一个与全球并不相连的陷阱中,是在于极权支配着的中共,仅仅是一个在本质上为空心的暴力集团。中共需要通过吸食民脂民膏才能苟活于世,正如中共的渗透是通过收买、胁迫所在地区的相关人员一样。这种由无实质、无实体的空心政治所营造的恐怖景象,在一方面指证了中共残暴嗜血的本性,在另一面,则又揭示了中共政权在政治逻辑上的反现代特性。因而对修正主义的理解,取决于对极权本质空心化的解读是否具有当代逻辑的一致性,也就是对中共作为极权寡头以及热战与冷战的政治阴谋和实际指向上予以全面确认。而鼓吹阶级性的社会斗争,就不再仅是中共折射修正主义历史的浅层表现。相反,阶级斗争是中共蓄意向全世界开战的一个极权幌子,为的是,在将政治冲突掩盖于挑动社会对抗的间隙,趁势向大陆之外实行地区肢解。也即,中共通过培养世界各地的魔鬼代理人,配以血腥手段,对世界进行全方位的颠覆和侵略,包括从文化、意识形态层面(如孔子学院,如要挟学术机构,如建立海外党支部),从政治层面(如渗透至对方议员、买通政府官员:从总统级到地方长官、秘密指派中共党员参与他国竞选),以及,从经济层面(如收购、入股其他国家的银行和大型商业集团)。甚至,中共通过在台湾建立新的政治党派,以达到破坏、分化、割裂、蚕食亚洲民主的险恶目的。
民主抗争要冲破两个中共的圈套

民主世界对中共寡头体制展开的新一轮制裁,在承担修复被中断的民主进程之外,也一样地会通过现实进程的改变,成为一种新的民主抗争的当代影响。这对已处在关键时期的大陆民主运动而言,具有着非同小可的社会意义,因为就政治与秩序的双重时态而言,大陆转型不可能永远停留在一个只抗争而无法推动的僵持状况中。也就是在实际上,要清楚反对中共和仍幻想中共能够经政治改革走向民主此两种思维所形成的社会分裂,在总体上是相互受限的。正如很多人仍将习近平与中共暴政进行区分,而故意淡忘了习近平与中共窃国集团实为一体、互为利益的本质(习近平以一身兼二任,既是薄王余毒的急先锋,也是江派嫡系第一主将)。将中共视为两个中共在本质上就是对民主转型的曲解和误导,并由此波及到对社会底层所具有的转型基础缺乏深入的阐释。因此,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对极权作为邪恶政治的批判与抗争仍然不够,对转型进程中现代人权的重要价值及对宪政制度的推动依然处在模糊不清、甚至极少阐述的阶段。而将中共分离于中国之外的视野,就将作为一种现实警醒,以弥补因思维混沌所造成的无力状况。但是,仍要清楚,在这一点上,民主运动还将面对的是,来自中共更为残酷的压制。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任协华:寡头时代的实践理性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