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香港占中旺角清场案判刑 黄之锋称香港已是“半独裁城市”

香港占中旺角清场案判刑 黄之锋称香港已是“半独裁城市”图片版权REUTERS
香港学运领袖黄之锋,再次因为占领行动的案件被判监。黄与学运领袖岑敖晖等多人,2014年在运动尾声留守旺角区马路,违反法院禁制令,被控“刑事藐视法庭”。已认罪的黄之锋星期三(17日)被高等法院判监三个月。
黄之锋入狱前在接受BBC新闻之夜(Newsnight)访问时形容,香港自2017年起已从半民主城市,变成“半独裁”城市,早就预料今年会面对新一轮打压,对他们而言更具挑战。
“占领”运动后,多名占领行动领袖及参与者面对检控。据示威者的统计,单是一月份至今,便有超过50名领袖及示威者,因为示威活动面对的各项检控而要出庭应讯或等候判刑。
有声音质疑此为“政治检控”,不过反对占领行动的一方反驳此一说法,认为占领行动违法,“犯罪者应被重判”。
香港占中旺角清场案判刑 黄之锋称香港已是“半独裁城市”

黄之锋:“告诉世界,港人仍在争取民主。”
外界亦关注这些针对占领行动的一系列案件,认为对香港未来示威活动及民主运动的走向有所影响。
香港占中旺角清场案判刑 黄之锋称香港已是“半独裁城市”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多名示威者出庭听取判刑。

再度判监

今次是黄之锋第二次被判监禁,他在判刑前早就预料同案大部分被告都会被判监禁,他会以“坦然无惧的心”面对判决,又称香港仍然面对高铁“一地两检”、《国歌法》等挑战,希望港人团结一致,“没有放弃的余地”。
黃之鋒近日接受BBC“新闻之夜”访问,他称,2017年起,香港已从半民主城市,变成“半独裁”城市,亦早就预料今年会面对新一轮打压,对他们而言更具挑战。
“没有人想坐监,但对比起中国大陆的维权人士,我想我们的代价根本微不足道(just a piece of cake)。”
黄之锋接受BBC访问时说:“我认为港人要让外界知道,我们不能够保持沉默,要向这冒起的独裁大国争取民主。”
这次案件的另一名被告、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被判囚4个月15日,其余14名被告被判缓刑,岑敖晖被判监1个月,缓刑1年,罚款1万元。
香港媒体报导,一些被告得悉判决后激动落泪。
法官在判词中表示,黄之锋是“重复挑战”禁制令,认为他在今次事件中扮演“主要和活跃的角色”。
法官指,只要不影响他人权利,每个香港市民都有权对不满意的事情示威;但事实上,到清场当日,他们继续违法占领道路,已经“明显不会改变到任何事”,只会影响一般市民的日常生活。

香港还有“公民抗命”吗?

黄之锋另一宗“冲击公民广场案”去年被上诉庭判监,不过他就提出上诉,这宗案件星期二(16日)在终审法院开审,获得广泛关注,因为这宗判决将裁定,法院能否纳入“公民抗命”动机为判刑、量刑的因素;由于这是香港最高级别法院的判决,是次裁定将会影响日后同类案件的判刑。
香港占中旺角清场案判刑 黄之锋称香港已是“半独裁城市”

叶刘淑仪:香港没有政治性罪行
时任“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2014年9月26日号召民众冲入俗称“公民广场”的香港政府总部东翼前地,触发了被国际称为“雨伞运动”的占领行动。
黄与周永康、罗冠聪两名学运领袖,因“重夺公民广场”行动被裁定非法集结或煽惑他人非法集结罪成,原审法官认同他们是关心社会而犯案,判社会服务令或缓刑;然而,律政司不满判刑过轻提出复核刑期,上诉庭改判他们入狱6至8个月,三人再就判刑提出上诉。
这则改判引发极大争议,亦成为国际新闻;《纽约时报》等外媒,将黄之锋等人称为“政治犯”。
参与占领的示威者认为,他们占据马路,是为了向政府争取民主的选举制度;但反对占领运动的一方认为,雨伞运动本身是违法活动,不存在所谓“违法达义”,认为应该对学生领袖及示威者有具阻吓力的惩罚。
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对BBC新闻之夜说,香港没有“政治性的罪行”,现在对示威者的控罪均是来自普通法传统。

“寒蝉效应”

在“冲击公民广场案”,三人的代表律师星期二在终审法院庭上表示,被告采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手法,过去同类型案件较常以社会服务令处理,担心今次重判,会在示威者间造成“寒蝉效应”。
不过,法官考虑到示威抗议有“暴力成份”,认为即使有“寒蝉效应”,也不是问题,防止日后有“暴力”的抗议活动。
终审法院听取各方陈词后,押后裁决,三人获准保释,他们预料裁决结果正面。
“现在香港社会面对不民主的体制,市民不能够用选票惩罚政府,我们便应该要有更大的权利,能够用积极的行动、公民抗命的方式,对政府说他们有很多事情做错了。”被告之一、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说。
不过黄之锋在翌日便因为另一宗案件被判监。
香港占中旺角清场案判刑 黄之锋称香港已是“半独裁城市”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黄之锋(左)、罗冠聪(中)、周永康(右)的案件仍有待宣判。

甚么是“公民抗命”?

2014年,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发起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行动,效法甘地、马丁·路德金的传统,“以公开、蓄意及有限度的违法行为,尝试去改变不公义的制度”。14年底,数以万计的港人以争取“真普选”为诉求,占据香港的交通要道79天。
戴耀廷主张示威者作出上述行动后认罪,并在法庭审讯中陈述自己的理念。但戴耀廷亦引述英国2006年的案例指出,“公民抗命”应成为裁判官量刑时,“考虑抗争者按良心而行的动机”。
在台湾,法院采纳“公民不服从”为“正当理由”,判反服贸运动中冲入立法院的示威者无罪;香港的法院将会对“公民抗命”采取何种立场,引发关注。
针对2014年三月学生“反服贸”冲入立法院的案件,台湾台北地方法院的判决,首度引用“公民不服从”的概念,判处陈为廷、林飞帆、黄国昌等22人并非“无故”闯入,而是具“正当理由”,判其无罪。
文章来源:BBC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香港占中旺角清场案判刑 黄之锋称香港已是“半独裁城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