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赵达功:腐败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一九八九年那场学生运动的主要口号就是反腐败,十一年的时间,共产党自己也不断清理自己内部的腐败分子,尤其是朱熔基成为政府总理以来,人民群众对他抱有幻想,以为他这样一个清官,一定会整治好共产党腐败问题。也难怪,中国几千年来都是在封建专制下生活,人民把对国家的治理和人民生活的提高寄希望于“包青天”身上,希望多一些“包公”式的“父母官”,就象香港包公电视剧主题曲唱到的:“人间处处有青天”,这个社会就会变得美好。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们的幻想破灭了,腐败现象不见减少,而是越来越多,杀了几个贪官,又衍生更多的贪官,“贪官杀不尽,腐败之风吹又生”。共产党自上而下,自下而上,从中央到地方,从城市到农村,从科员到部长、从村长到委员长,并非“人间处处有青天”,而是“人间处处有贪官”。共产党腐败问题的严重性已经到了“亡党亡国”的边缘,对此,中央个别清廉的官员也一筹莫展,拿不出一副灵丹妙药来治理腐败。眼看着这个党江河日下,一天天烂下去,无奈之下,又捡起毛泽东“伟大、光荣、正确”那一套,自我吹嘘是“三个代表”,也不想想看,这年头不是那年头,老百姓谁还会信那一套,广大共产党员自己也不相信。这才是打肿脸充胖子,自欺欺人,何苦呢?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反对中国共产党的腐败,这是不可能行之有效的。但我们国家是一党专制,并没有其他社会制衡力量监督,而且实际上新闻不自由,司法不独立,人民群众自发的反腐败,会被污蔑为“动乱”、“不稳定因素”,会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稳定的环境,“稳定压倒一切”这样的借口来压制反腐败的声音。咋看起来共产党不相信媒体和舆论的力量对腐败有威慑作用,不相信独立的司法制度对腐败有惩治和制止作用,当然更不可能允许多党制的制衡监督作用。实际上,共产党也知道这些都是很好的治疗共产党腐败的良药,为什么讳疾忌医。道理也太简单,腐败分子大都是有权有势的共产党员,如果把搞腐败的共产党员全都抓起来,按照法律程序予以揭露和制裁,那整个共产党就要垮台。老百姓所说的把科长以上的全部抓起来,冤假错案超不过1%,隔一个抓一个,漏网的就有50%,这话实际上一点都不假。厦门远华走私大案,湛江走私大案,其实并没有把腐败的官员统统抓起来,如果按照法律,要抓的人也太多。据有报道说,厦门远华大案,三十万以下的只要把非法所得交出来也就既往不咎,这时候“法不责众”的传统用上了派场。军队腐败怎么样,你朱熔基再疾恶如仇,有办法对付吗?江泽民还要靠军队稳定支持“江核心”,谁敢动“钢铁长城”?!
   
在抗洪抢险中,朱熔基痛斥“豆腐渣工程”,声泪俱下,感慨万千。“豆腐渣工程”何止防洪大堤,铁路、公路、桥梁、隧道、车站、机场、码头、水库、电(厂)站和众多的公共建筑物,到处都有“豆腐渣工程”。腐败分子就在共产党内,这些蠹虫都有了免疫力,什么“杀虫剂”都能对付,因为“杀虫剂”的配方是共产党自己研制的,“制剂师”自己都不忍心,药量使用也不大,如何“杀虫”?
   
三峡工程是否科学不论,在施工以前人们就知道会有“大蠹虫”,这时候共产党应该警惕并应该有可靠的预防措施,但开工以后不久“大蠹虫”就出现了。我引用戴晴《三峡工程和蠹虫》(见《多维观点》6月2日)一文里的一段话:“果然,繼廈門華遠走私和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之後,爆出了三峽工程的兩個蠹蟲金文昭(音)和代蘭生。前者負責三峽工程移民,貪了至少10億;後者負責大壩工程,數額也不比他的同僚少。當然,這錢若與三峽工程總投資(2000-6000億)相比,不過百分之一,離偉大領袖毛主席常說的成績錯誤”九個指頭一個指頭 “之比,還差著十倍吶!”许多事实已经足以说明,共产党没有能力自己解决自己腐败问题,反腐败就是反党,不反腐败不得人心。
   
共产党腐败必然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的无比愤慨,尤其是那些衣食尚无着落的下岗职工,他们并不反对改革开放,而是反对那些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贪官。国营企业为什么个个要垮台,是资金不足还是设备不行,都不是,除了体制问题外,另一个原因就是共产党当官的大都是蠹虫,是他们贪污挥霍了工人创造的财富,过着糜烂腐朽的生活,最终受害者是普通工人。所以一波又一波的工人示威、静坐、游行,这些是动乱吗?这些行为不都是那些贪官逼出来的吗?动乱的根源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就在庞大的腐败队伍里。要稳定,首先要真正反腐败,真正反腐败,就要整顿共产党,整顿共产党首先要在共产党内实行民主化,在党内实现民主化就要废除所谓“核心”、“一言堂”和个人崇拜,要做到这些又要首先批判毛泽东,破除迷信,解放人民(包括共产党员在内)的思想,要做到这些,还要使党内不同意见和派系公开化,同时要开放报禁和新闻媒体,司法体系脱离共产党领导,真正实现司法独立。
   
也许有人说我讲的全是废话,因为中国共产党不可能走到这一步。但是我们也不能坐等天上掉下“民主馅饼”,我们应该考虑影响共产党,也只能寄希望与共产党被迫自身改良,寄希望与它在社会舆论下,在人民群众的不满情绪下,研究自我完善的办法,走自我改造的正确路子,让社会稳定,让人民休养生息、安居乐业,让中华民族振奋起来。
(2000年6月6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赵达功:腐败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