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东步亮:媒体人
北京已成薄王时期的重庆

暗夜有声 – 东步亮 媒体人北京已成薄王时期的重庆

 

 

 

 

 

 

《新京报》和《南方周末》因为报道了世界奢侈品协会(简称“世奢会”)是一个假的“国际组织”,而被“世奢会”及其“中国首席代表”毛欧阳坤告上法庭,4起名誉权官司一审均被判败诉,报道此事的《南方周末》记者陈中小璐和提供线索的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简称“花总”)还遭北京警方刑事调查,“花总”至今仍在取保候审中。

这是一起指向非常明显的事件——目的是为了借机打压这两家在全国有广泛影响的报纸。这也是一桩非常蹊跷的案件——北京方面的多次不合常规举动,不能不令人怀疑,警方、法院或指使警方及法院如此行动的高层中,可能有人与毛欧阳坤是利益共同体,乃至涉嫌严重贪腐。否则,无法解释这起事件中,一个莫名冒出的假证人和他的证言,会成为警方冒着有违法之虞的危险对记者积极刑事立案及抓捕“花总”的缘起,并成为“世奢会”一方在这些案件中胜诉的关键证据;也无法解释一个胆大包天的骗子,何以敢于告了记者和媒体又告政府机构,还恐吓采访此事的记者“小心明天把你也告了” 。

当一个地方的公检法如地痞流氓一样飞扬跋扈、恣意妄为,当本应各自独立的公检法已连为一体,沦为地痞流氓的打手和工具,并且专拣媒体、法律和民意下手,就应该警惕,这个地区的公权力是否已经变成黑社会,这个所谓的政府是否已被装扮成官员的黑社会大佬所操控。

薄王当政时期,重庆公检法大搞“打黑”运动,名义上是为了社会平安和民众福祉,实际上不过是薄熙来玩弄权术、实现政治晋升的工具。薄王利用这一机会,整肃对手,打击异已,胡作非为,办下一大堆冤假错案,留下无数后遗症,众多受害者至今未能恢复元气。薄王当时使用的重要手段,一是打击法律界人士,如制造李庄冤案,把李庄以法律手段整入监狱;二是整肃和利用媒体,如王立军发表内部讲话“双起论”,支持民警拿着证据去法院起诉记者,公安机关起诉媒体,“搞政治我们只有一半的主动权,进入法制轨道,把法制过程当中的问题变成案子,我们就有了全部主动权,他就是观众了”;三是制造虚假“民意”,如文强被抓后,找假冒的“群众”到街头打出的“文强死、百姓欢”横幅和标语等。

如今的北京与当年的重庆何其相似!去年以来,抓大V,整治网络谣言,出台“两高”司法解释,北京的表现最为“出色”,堪称做出了“示范”。整治网络谣言和抓大V,虽然是全国性的部署,但在北京地区,实际上是一场类似于重庆“打黑”的政治运动,只是北京方面的宣传手段没有薄熙来出色,以致在民间一开始就遭到了广泛质疑。今年,包括浦志强、许志永、丁家喜等一批法律界人士的被抓和被判,仿佛就是“李庄案”的重演。特别是以“寻衅滋事罪”抓捕浦志强,实际上是为了治其纪念“六四”之“罪”,与“李庄眨眼教唆伪证”之“罪”,简直就是异曲同工。

北京方面现在倒是没有听说过有类似王立军的“双起论”。不过,北京公检法联合起来支持“世奢会”状告媒体,比“双起论”还让人胆寒。因为它不再是“论”,而是只做不说,直接按“双起”实行。这样的魔头,比王立军更胜一筹,一般人恐难战胜。至于制造虚假“民意”,这是中共的老本行和拿手好戏,简直不用多说。作为央媒的新华社和央视新闻联播每天都在帮他们干这活。

当然,当下的北京还有其他与重庆类似的动作,无法一一列举。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目前的北京已与薄熙来、王立军主政时期的重庆相差无几,甚至更甚。有人问,如果这一论断成立,那么谁是北京的薄和王?这是一个好问题。谁是北京的薄,目前还看不清晰,或许这个薄不在北京,而在中央。但谁是北京的王,很早就有了答案,他姓傅。十八大后他已升任公安部副部长,但目前仍兼任着北京的公安局长。

(原载东网即时)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东步亮:媒体人
北京已成薄王时期的重庆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