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徐琳:父亲的转变

今天父亲又打电话来,还是因为他与税务局的那官司的事。那官司已经拖了十五年,最终虽然名义上赢了官司,但法院并没有对赔偿作出判决,也不督促执行。父亲也曾多次上访,都没结果。那官司让他损失十几万,还受了不少气,他这辈子就只想着这事了。

父亲一直怪我不帮他,甚至骂我不孝。但我早就看透了这个体制,不抱希望,不想为此耗费时间精力和钱财,以至影响工作和事业。当然,我也不是没帮一点忙,早期还是帮他写了材料,也发上网了,但父亲总说我帮他不够。在我公开喊民主后,父亲一方面反对我喊民主,一方面又说既然你喊民主喊得有点名气了,那就利用一下嘛,找几个人为这个事喊两嗓子嘛。我说那可千万不行,别人会说我利用他们。我可以帮别人的事扯开喉咙喊,但绝不为自己家的事。父亲就是那种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人,也是那种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就装理中客、事情发生到自己身上了就到处喊冤的人。

父亲之所以又打电话跟我说这事,是因为他感觉最近形势变了, 说习总在大力打击腐败,抓了很多高官,又撤销了中央信访办,要求地方把问题解决好,等等,他感觉他的案子有希望了,又想去弄,叫我帮忙。我不想跟他讨论这事,他自己想弄就让他弄吧,我还是表示我不能帮他,一来还是我之前的那种说法,二来我现在又在外地工作。不过这次父亲倒是比较理解我,也没强求,尤其是有一句话听来挺有意思,他笑着说可能也是因为你们喊民主影响太大,逼得习总不得不那么做。这话里透出一份理解了。

对于父亲这样一个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体制的坚定拥护者,能说出这话来,真不容易,看来他的思想也有所转变了。我就顺势开导他:你不要老是只看到自己吃的那点亏,它归根结底是体制不合理造成的,不改变这个不合理的体制,就算这个案子你能赢回来,下次又不知道会有什么事要吃亏。你这案子算不了什么,比你冤比你惨的多的是。如果大家都只顾自己的事,只要自己的事解决了就不管了,那这个社会就永远改变不了,这样的事会层出不穷。我也不是反对别人去为自己的事抗争,但对我来说,我要做的就是推动改变。父亲打呵呵附和着:好啰,好啰,你注意点就是啰。我说你也悠着点。

父亲已经78岁了,腰椎还打着几颗钢钉,千万别有什么闪失,一定要活到月明风清的那一天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徐琳:父亲的转变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