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公民彭佩玉:权力意志与自由意志

(一)

人性论从来就是一个亘古不老的命题,普遍的认识是人性离不开曽性的影子,重要的是外在的限制决定了人类曽性存在的空间,以使之仅仅归于心魔而不能将伤害施加于他者。善恶一体互存,更符合人类实际的状况,否则便无法解释那些将全人类卷入其中的战争和意识形态主宰的反人类运动。

权力意志是人类“恶“的集中,它来源于原始的征服欲望,对肉体性的欲望,财富的欲望,最终走向自我神圣化的统治欲望。由此演绎出权力意志的几个特征:傲慢,自负,自我中心主义。

权力意志的傲慢,首先表现为一种力量上的迷信,比如武艺武力的迷信,身份上的血统上的傲慢,智识优越感等等,这种自我封闭的优越意识在其生存范围内得到加强,由于高居于这种小圈子生活的失真状态之中,权力意志的进化路径往往走向反人性的极端,以为权力永远是万能的,最后沦为权力意志的奴仆自生自灭,此时存在的只是一具空虚的躯壳,一切人性的根基已经荡然无存,这便是通常人民所说的自作死。

如此一种被动人格乃是由权力意志的本性所决定的,在权力意志塑造人格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外在的敬畏和制约,极端的权力总是走向反智和反人类的彼岸,权力的墓地上铭刻的是无信仰的信仰,无规则的规则,一切皆是手段,没有信任,没有尊重,有的只是唯我独尊的自我狂妄,并且以自己的反人类来证明自身的强大,其中无所不反(置历史于虚无),无所不能,无所不在,全知全能的心态,自我膨胀,最终会被自己“皇帝的新装“所迷惑,最万能的救世主同时也就成了最弱智的狂人。

正是这种“致命的自负“,使得权力意志具有了造物意识的自然冲动,“战天斗地,改造人性,万物皆我所有,我乃万物之主,一切皆我使用的工具,我以崇高神圣的名义拥有所有生命的使用权,人命的价值即是为了证明我的神圣,最多的生命牺牲不仅仅是光荣的而且是必须的理所当然的,唯其如此才证明了我之伟大“。

这个时候权力意志所要求助的会是所有原始的曽性到场,越是有原始宗教式的狂热,越是追求暴力的决定性,“世界以我为中心,世界仅仅于我有意义,世界仅仅因为我才有意义“这个时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是这权力意志的主人所不能为不敢为不去为的呢?没有,除了让他自杀或自贬神圣,他将无法无天无父无祖,最好能世界和他一起灭亡才是他的愿望。此时此刻,世界只是工具,连他本人由于权力意志所唆使的造物主角色也已经成为工具,无所谓人,无所谓事,无所谓目的,仅仅为了证明工具的荒谬和工具主人的更加荒谬。这是一个由极度疯狂的权力意志人为的被动的被创造了的工具世界,没有人在场,即使有人也会被反对掉,只能存在于全然黑暗的历史当中,只能由后人来辩认。(神权政治君权政治裆权政治皆是权力意志对人性绝对狂妄的侵蚀。)

权力意志的历史观是超人史观,英雄史观,是宿命的无可如何的,世界的价值仅有利用的价值,无从超越也无意超越,成王败寇,胜者为王。

(二)

自由意志来源于最原始的母爱,人类生命的自由因此得以走到今天,先天的自由意志将野蛮血腥的人类带到了家庭和社会,在与权力意志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为人类争取到了互为同类的人文主义进路。

自由意志的来源是(人)本体的,先天的,被决定的,与生俱来的,人人皆平等的被造为本能、理性、经验的动物。唯此自由理性不懈追问,为自然立法,得以推衍出人类的认识论与大自然亲近。唯此自由本能得以有爱,才能延续生命,构建人伦道德。唯此自由天性推己及人,得以建构价值认同,从自我奴役之工具世界解脱,走向价值理性之追求。唯此经验传统对照彼此,得以洞幽察微知悉一切历史皆为当代史。

自由意志之起步为身体自治精神自治,使独立人格卓然于此。“人为万物之尺度“,人的主体性一经确立,便得以自由,所以有民主宪政公民社会之归途。人文主义应运而生,作为自由主义最深厚的根基,自由主义是一口井,人文主义则是其不竭的源泉。自由复归于光荣人性(乃是在反对至高无上的神性中确立的),人不自由不自治人性亦不得自由不得自治。

自由的独立的人,得以成立社会结构,自组织的进路是:爱,自治。爱人爱己以参与社会,个体自治以参与公共生活,社会自治以参与宪政政治。

人本身即为目的,这是自由意志的胜利,权力意志建立于奴役他人之上,被奴役者不得自由,奴役者亦不得自由,唯有求助于暴力,以驱人为曽,人我相食,权力意志的主人妄图超然其上,返向世袭垄断,由现代性工具力量之扩展,其残暴也更胜于原始野蛮的丛林法则。

(三)

一切空谈理想主义的政治都是不敢面对自由和公民的暴政,制度决定论的历史观也无法逃离“政治是人主宰的工具“这一事实,所以面对人类的高级组织形态政治活动之时,价值判断只能归纳于此:凡是主张阶级斗争的权力论者,必然是权力意志的奴隶,因为权力制度仅仅来源于自由权利之授予。一切从公民权利开始,恪守社会自治和社会自组织的行为方式,都是服务于自由民主宪政的。舍此善恶殊分之途,即人性中权力意志与自由意志千古不易之自我分裂。

是该自我救赎的时候了,充满原罪的“人“!这种忏悔和救赎精神的本能,正是宗教信仰得以存在的意义,而宗教信仰同是人类自由意志的进路。

(据2014年5月16日微信公号独立评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公民彭佩玉:权力意志与自由意志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