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每周维权评论:从桂敏海到许志永——试图震慑香港民众和大陆公民议政的重拳打击

特约评论员:李问天
失踪近20天的中国大陆著名人权捍卫者、新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博士的行踪终于水落石出,35日,其二姐许志玉于当天赶赴京城,到许志永所属辖区派出所报案,结果,警方直言不讳地向其承认许志永就在他们手中。两天过后,许志玉再次到辖区派出所了解情况,从所长口中得知,他已经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目前正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当中。
许志永于2020215日晚间在广州被警方带走,次日凌晨,他的女友李翘楚亦失踪。不久以后的224日,瑞典公民、书商桂敏海被浙江省宁波市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这是自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大陆乃至全世界爆发以来,海内外都高度关注的两大事件。
和许志永不一样的是,桂敏海原本在海外定居和生活,早已放弃中国国籍而加入瑞典国籍。不过,因为他曾准备出版一本涉及到习近平情史的书籍,结果于20151017日在他新购的泰国芭提雅公寓被人带走。桂敏海系香港铜锣湾书店和巨流传媒公司股东,继他抓之后两个月内,他所在的书店和传媒公司另外几名人员也神秘失踪。
桂敏海等人身在何处长时间引发外界揣测,倘若他们是在泰国或者香港当地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都不至于不给一个交代。因此,当时有人推断,他们可能是被大陆当局拘捕,不过,从管辖权上讲,出现这种情况也较为诡异。几个月后,桂敏海等人突然登陆央视,进行电视认罪,这一谜团才彻底揭晓。
在互联网进入大陆社会并日益普及的情况下,自由言说者越来越多,而因言获罪者也不计其数。在以往,针对异见人士,大陆《刑法》当中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度是打击他们和钳制言论的利器,现如今,随着《刑法》的修改,“寻衅滋事”罪已成为继这一罪名过后又一杀手锏,不仅能够借其打击异见人士,还能打击一切令官方不快的人,成为名副其实的“口袋罪”。
许志永因为从事公民运动,一度被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如今再度被捕,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实,在人权状况急剧恶化的习近平时代,这种结局是一种必然。只不过,不同的人罪名各不相同而已,在公检法沆瀣一气的情况下,总有一款罪名适合你。从而将你彻底打入另册,在体制内毫无生存空间。许志永在体制内的身份早被剥夺殆尽,此后,他的言论和行动比以往更为勇敢。
跟江泽民和胡温时代相比,习近平时代的监控手段更为先进,维稳机器也更为精密。不仅有巨量的警察,还有星罗密布的村社网格。只要你使用手机和互联网、身份证,或者一切与网络相关的工具,他们都能对你实施精准定位。通过大数据收集和分析,便对你的情况了如指掌。各类敏感人士在公安机关的系统里都有一份名单,即便你四处躲闪,也难逃当局魔掌。许志永在“12.26”案参与者前赴后继地失去自由过后不得不亡命天涯,趁着有限的自由时光不断发声,如今落入北京警方之手,其实是毫无悬念的一件事。
桂敏海与许志永所做的事情有一部分相似,有一部分不同,在以往,桂敏海相对而言还是较为安全的,一则身处自由社会,二则只是按照文明社会的规则发表言论和出版书籍。在他失去自由之前,各种政治书籍也是不一而足,然而,遭到重判的并不多。在他出事之前的201310月,香港晨钟书局年近八旬的总裁姚文田被大陆的国安部门在深圳诱捕,次年被法院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在习近平登上大宝之前,大陆当局一般不会对海外的敏感人士有过激的举动,顶多是一般性的骚扰和驱逐。然而,习近平时代则不同,其权力之手似乎伸得很远,不论国内还是海外的人士,谁敢有令当局不快的举动,虽远必诛。抓捕行动步步升级,从诱捕迅速走向了直接到海外抓捕,桂敏海和他的相关同事的遭遇就是最鲜明的例子。那之后,香港的出版业遭受重创,不少敢于直言的政治刊物宣布停刊。
大陆当局将桂敏海从泰国抓捕,最开始的理由是桂敏海涉及到十多年前的一桩车祸,在车祸当中,桂敏海因为酒驾撞死一名女大学生,结果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期两年执行,他于缓刑期间出国。显然,当局只拿此事做文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其间的十多年,不知道当局为何不对其进行追捕?
在桂敏海电视认罪的时候,部分人以为桂敏海可能服完两年刑期即可重获自由。而嗅觉敏锐者则预料,当局将其从海外抓到国内,绝不可能轻易放过他,等待他的起码是长达十年的重刑。他和姚文田出事,除了和他们出版大量内容敏感的政治书籍有关之外,还跟他们均准备出版关于习近平的新书有关。
桂敏海的最终罪名为“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显然,这又是当局为他精心量身打造的一项罪名,也只有这个罪名才能将他长久控制,让其结束出版政治书籍的生涯,并将那本关于习近平情史的书籍电子版烂在电脑里面。除了将其判处重刑之外,当局还宣传桂敏海已经主动放弃瑞典国籍,显然,即使有其所立字据为证,在没有自由的情况下,这种决定也不足以代表其本人意愿。在香港抗议活动风起云涌,民众对港府和大陆当局极度不满的今天,重判桂敏海,大陆当局试图威慑香港示威民众的意味非常明显。
桂敏海的遭遇,对海外的敢言、敢为人士是一个极大的震慑,尤其是身处中共势力范围内的国家和地区者。许志永在被警方抓捕之前,也曾发表洋洋洒洒的《劝退书》,矛头直指习近平。许志永在上次出狱过后,继续不遗余力地推动新公民运动,针对厦门聚会,当局成立了“12.13”专案组,迄今为止,超过20位公民及人权律师被捕、被传唤或失联,“12.26”事件显然是当局对该运动开始复活的打压。
和对桂敏海的抓捕一样,此次对许志永的抓捕最终也不会只是点到即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可能意味着将对其重处。仅凭借其向习近平喊话的《劝退书》,大陆当局就不会轻纵他。很有可能,他也将面临重刑,因为唯有如此,拒绝政治改革的习近平当局才会觉得安枕无忧。从今往后,当局对于海内外权力所能辐射之处的敢言和敢为者,重拳打击或许会成为常态。
202038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每周维权评论:从桂敏海到许志永——试图震慑香港民众和大陆公民议政的重拳打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