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南通一街道政法书记欲效仿仇和,撕毁政府安置补偿协议又借机排挤同僚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0317日,本网获悉:今年225日,江苏省南通市被拆迁人黄立新收到街道办事处给其97岁的老父亲的“催告函”一份,称去年33日签订的房屋拆迁协议已经安置完毕,黄家尚需支付16万余元的余款,如不及时将此款项支付到街道的下管企业账户,将依法处理。

收到该“催告函”的黄立新懵了,明明是先锋街道办事处尚欠自己家5万元的房屋搬迁补偿款,何来自己反欠街道办安置房屋结算余款的说法?况且这个房屋是自己黄立新和妻子沈建芳的,是给父母亲居住的。黄立新拿着“催告函”就到先锋街道办事处,找去年跟自己协商房屋征收补偿的街道办的顾副主任,刚开始顾副主任也感到愕然,自己还在不久前答应,近期将去年尚未兑现的5万元拆迁补偿款结清,何来街道办又出“催告函”反向黄家收钱的事?但“催告函”上明明又盖着街道办的公章。为了弄清事情原委,顾副主任让黄立新先回家,等自己问清楚情况再处理。

据了解,黄立新的房屋位于先锋街道秦家棣村27组,属于占地大于房屋的平房,共计80平米左右,由父亲黄振声和母亲居住了数十年。2014年,通州区先锋街道(当时叫先锋镇)要在先锋秦家埭村27组建第四期安置房,但没有任何经过审批的合法手续。为了违法的安置房项目能够上马,先锋镇政府安排主管政法暨维稳的副书记丁金澄负责征地拆迁,而丁金澄即采用恐怖的黑拆手段,逼迫大部分村民在准备好的拆迁协议上签了字。但,黄立新拒绝这种黑拆行为,其妻子沈建芳还将丁金澄的违法行为,向中央巡视组进行了举报。从此,丁金澄对黄家就一直怀恨在心。

2019年,法律上属于违法建筑的先锋街道第四期安置房项目,建到了黄振声老人居住的房屋前,大型机械设备频繁进出碾压已经对该土木结构平房造成严重危害,先锋街道办事处的钱道峰主任(现任该街道办书记),让丁金澄不再参与征地拆迁,专门安排顾副主任来跟黄立新协商房屋拆迁安置补偿事宜,该协商人员的调整,还经过了通州区区委书记和信访局局长的认可。

201933日,几经平等友好协商,双方终于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达成了口头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即街道办安置黄立新房屋一套,再给予10万元人民币的搬迁补偿,因为该房屋一直由老人居住,故由老人和儿媳妇在安置房结算表上签字。由于安置房结算表不能体现实际的约定,由街道办下管的一诺城镇建设开发公司出具结算凭证,以保障黄家的合法权益。结算表和结算凭证出具后,街道办当场支付了5万元安置补偿款,约定另外5万元等房屋拆除后立即支付。

但房屋拆除后,顾副主任一直忙于其他事情,这余下的5万元一直未能兑现,黄立新和妻子沈建芳也多次催讨,顾副主任今年答应过了二月份就支付。却不料,尚未收到补偿款却收到了街道办倒打一耙的“催告函”!继而就出现了黄立新到街道办,向顾副主任询问真相的本文前述。

过了二天,黄立新到街道办追问,而这一次顾副主任也现出难堪神色,说领导已经将房屋拆迁的权力又交给了丁金澄副书记,自己已经不能再履行协议了。对黄立新的“政府还要不要信用?倒打一耙要支付子虚乌有的余款算不算敲诈勒索行为”等追问,顾副主任表示无法回答,让找相关部门领导,或走法律途径解决。

为了讨回自己的房屋拆迁补偿款,及制止先锋街道办副书记丁金澄借机敲诈勒索行为,沈建芳就“催告函”的行政行为,向通州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通州区政府收到行政复议申请后,认为先锋街道办丁金澄的催告行为,对黄家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很快作出不予受理决定。

本网发现,通州区先锋街道办政法书记丁金澄的行为,几乎跟当年靠暴力强拆、排斥同僚而飞黄腾达的仇和如出一辙。当年炙手可热的政治明星仇和,就是靠践踏国家法的暴力强拆起家,然而对有法治精神、有创造和谐环境的同僚进行排挤而一路升迁的。

法律上,如果南通仇和丁金澄认为受领导指派的同僚顾副主任,与黄家协商并达成的拆迁协议有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来解除该协议,恢复已经拆除房屋的原状,而不是弃政府公信力如敝屣,趁机报复曾经举报过自己的老百姓。

南通市通州区先锋街道办事处下一步是履行协议约定的义务,还是继续无视政府公信力来侵害老百姓权益,本网将予以继续关注。
南通一街道政法书记欲效仿仇和,撕毁政府安置补偿协议又借机排挤同僚
南通一街道政法书记欲效仿仇和,撕毁政府安置补偿协议又借机排挤同僚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南通一街道政法书记欲效仿仇和,撕毁政府安置补偿协议又借机排挤同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