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随意退回诉讼材料,南通开发区法院剥夺公民诉讼权利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0324日,本网获悉:2020321日,江苏省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简称南通开发区法院)向李菊芳送达(2020)开行立告233号行政诉讼告知书,要求填写地址确认书、提交银行信息卡,并将诉讼材料退回李菊芳。
李菊芳感到莫名其妙,认为退回诉讼材料就是剥夺公民的诉讼权利。
312日,李菊芳向南通开发区法院提交了行政起诉状及其有关诉讼材料。该院到320日才作出上述行政诉讼告知书,已超过了审查期限,属于程序违法。该院以补充二项内容为名,退回诉讼材料,但未载明退回诉讼材料的法律依据,应视为于法无据。该院要求李菊芳补充二项内容,但没有规定期限,令人为难。
况且,该院要求李菊芳补充二项内容系无理要求。首先,第一项补充内容为送达地址确认书。实际是要求李菊芳填写法院制作的送达地址确认书。但南通开发区法院未提供其制作的确认表。李菊芳不知如何填写。至于是否提交银行信息卡,并非立案的必要条件,更不是退回诉讼材料的法定条件。
一般来说,当事人拒不补充材料,又不坚持诉讼,才可以退回诉讼材料,但本案李菊芳既没有拒不补充材料,也没有不坚持诉讼,怎么可以随意退回诉讼材料呢?
李菊芳提供的诉讼材料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南通开发区法院以要求补充内容为由而退回诉讼材料,其实质就是剥夺李菊芳的诉讼权利。因为,李菊芳的案件经过了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只有15天的诉讼期限。南通开发区法院退回材料后,李菊芳得从新立案起诉,必将超过诉讼期限。南通开发区法院就可以超诉讼期限为由,剥夺李菊芳的诉讼权利了。如果南通开发区法院退回诉讼材料不是为了剥夺李菊芳的诉讼权利,有必要在李菊芳补充诉讼内容之前迫不及待地退回其诉讼材料吗?
南通开发区法院认为李菊芳不符合诉讼条件,应当作出不予立案的裁定,而不是随意退回诉讼材料。该院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随意退回李菊芳的诉讼材料,其实质就是剥夺公民的诉讼权利。
随意退回诉讼材料,南通开发区法院剥夺公民诉讼权利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随意退回诉讼材料,南通开发区法院剥夺公民诉讼权利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