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谢燕益:良心艺术家追魂案情况通报

本人谢燕益受好友追魂刘进兴及其妻子刘立姣的委托担任其寻衅滋事涉嫌案件的辩护人及申诉控告代理人。追魂案于春节前即2020年2月1日正式提起公诉,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该案至今尚未确定开庭日期。今天即2020年3月16日本人向南京市玄武区法院案件承办人寄出辩护手续。受托追魂案后,本人深入了解追魂案发生的前后背景。先后两次前往南京与办案单位、办案人员沟通交涉。

追魂案缘起:

追魂在2019年64三十周年前夕与其诸好友策划进行“良心运动在中国艺术巡展”,其一行人自驾多部车辆于2019年5月6日从北京出发经北京、河北、浙江、江苏各站分别开展良心运动巡展活动,同行人员包括:追魂、原国镭、贾穹、刘玉君、赵金鹤、程延安、刘海、刘立姣。2019年5月28日下午追魂失联,后被证实追魂等在南京遭当局抓捕,除追魂外其他成员嗣后陆续被取保或释放。

追魂案前期进展:

追魂案发生后,人权律师梁小军第一时间介入案件并帮助安定家属,数次前往南京要求会见追魂与办案单位交涉沟通,只获准会见追魂一次,另一位辩护人江苏姚铭律师多次要求会见追魂也遭到当局杯葛刁难。

本人介入案件后,与办案人员见面及电话沟通,同时根据现实情况分别致函办案公、检两部门首长促其依法履责,但最终未达到在侦查及审查起诉阶段撤案或不起诉无罪化处理的目标。

以下是追魂案前期本代理人向南京市玄武区公安局长、玄武区检察院检察长的信函内容以及追魂案的具体情况、追魂本人简介等内容,当时出于尊重办案机关及责任人并有利于追魂案发展的考虑,并未向社会公开,现追魂案已被提起公诉,因此向外界公布相关内容:

玄武区公安分局钱胜春局长:

您好,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我受刘进兴(网名追魂)及其家属的委托担任其涉嫌寻衅滋事一案的辩护人及申诉控告代理人,由于贵司负责该案的侦办工作,因此冒昧致函阁下阐述我对该案的一点立场。

追魂刘进兴因今年五月底到南京一游被抓,恕我直言,这是一场典型的文字狱、搞表达犯罪的冤案。寻衅滋事原本是所谓的流氓口袋罪,近年来谁都知道,这一罪名几乎成为黑恶执法势力打压好人良心犯的代名词,寻衅滋事罪被滥用也几乎成了依法治国的伤疤。作为追魂的朋友我不接受对其强加的任何冤狱,原本我想走上法庭为其辩护将是非对错诉诸公议,如法庭上不能申冤辩白就在社会大法庭上继续为其申辩,让追魂求仁得仁,让制造冤狱者付出代价,以不负所托。

后经再三思忖尚心有不甘。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虽难料定,但人心向善却是可以肯定的。基于这个理由我不得不放下自己的成见希望能够为追魂与体制内的朋友们做一次沟通的努力,也给追魂及其家庭争取一点机会。

众所周知,追魂刘进兴此次被抓主要由于其表达的欲求。站在辩护的立场我不想过多强调宪法上的公民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公民各项权利以及案件本质上的文字狱性质。我也不想过多强调戕害公民权利制造冤狱者其实也是作法自毙,因为公民一尺一寸的权利与尊严事关我们每个人及子孙后代的福祉,当然我也十分理解公安、司法机关作为承担社会治安管理角色的压力和现实处境。

我只想在此强调以下几点认识和思考:第一、形势比人强!追魂此次被抓或许跟敏感时间有关。六四前夕追魂一行到南京旅行引发该案,这在通常情况下本不足以构成一个案件,但众所周知,今年适逢六四三十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结合国情和内外形势,各级领导,各地方及基层维稳干警守土有责,为中央分忧,为大局绸缪,从这个角度来看,追魂被抓就不足为奇了,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假如这一判断确乎追魂案得以发展到今天的一个因素,那么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平心而论,公安部门无论中央还是地方包括南京方面都较好承担了治安维稳任务,现在是千帆过尽,是否有必要对追魂施以刑罚,是否需要重新考量对追魂案处理的预期效果?还是延续维稳惯性听之任之,造成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案件?第二、公安部门、司法机关如何准确认识和把握无论是法律上还是政治上的“担当”二字?在我们的现实社会中,对于一些当权部门来说,严刑峻法制造个把冤狱并非多大的难事,相反真正解决社会现实问题却困难重重。非要严刑峻法以刑事手段处置而后快还是小惩而大戒?对因言论与表达的原因,并且这种行为尚未达到对当局意图控制的局面造成一定威胁的行为采取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消除隐患,以教育为主,按照执政党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传统,给予出路?还是摧毁一个家庭,祸及两个无辜的幼子还有老人?是在现实体制下力施仁政善政、积功累德,一点一滴的累积善意还是简单的以高压震慑制造冤狱?是以力服人非心服也还是以德服人心悦诚服?相较于惯性思维还是采用怀柔政策给其出路避免历史包袱减小社会矛盾,到底前一选择是一种担当还是后一种努力才是担当,为组织领导分忧?个人以为,简单粗糙的处理和用心良苦的承担高下立现,显而易见后一种处理方式无论对国家、社会,法治、还是对稳定、对执政党、对上级领导家国长远之计都百益无一害!我们相信无论对追魂和其家人还是整个社会来说,任何善意与善待都会得到善意的回报!相信包括市里孙建友局长乃至省厅刘厅长在内的所有体制内的法治力量、有识之士都会人同此心,谁也不愿意在自己治下祸及无辜背上历史包袱,都愿意依法妥善处理好种种社会矛盾、各个案件,具体承办人员更知道案件终身责任制的法律后果,更不可能草率行事!

如果大家一道努力,追魂案最终能有一个良好结果,我作为刘进兴(追魂)寻衅滋事一案的好友辩护人,也一定会尽到朋友之义,愿意全力协助配合司法机关,与追魂一起低调行事,并规劝其迷途知返引以为戒,吸取此次事件中的经验教训,让其对妻子、孩子、老人尽到责任,把主要精力放在家庭上,以达到促其受到教训不断警醒进步的目的。

以上表述若有不当之处请领导、法律同仁们海涵!

此致
政祺!

刘进兴辩护人及申诉控告代理人:谢燕益
2019年11月22日

玄武区检察院倪一斌检察长:

您好,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我受刘进兴(网名追魂)及其家属的委托担任其涉嫌寻衅滋事一案的辩护人及申诉控告代理人,由于贵司负责该案的起诉侦监工作,因此冒昧致函阁下阐述我对该案的一点立场。

追魂刘进兴因今年五月底到南京一游被抓,恕我直言,这是一场典型的文字狱、搞表达犯罪的冤案。寻衅滋事原本是所谓的流氓口袋罪,近年来谁都知道,这一罪名几乎成为黑恶执法势力打压好人良心犯的代名词,寻衅滋事罪被滥用也几乎成了依法治国的伤疤。作为追魂的朋友我不接受对其强加的任何冤狱,原本我想走上法庭为其辩护将是非对错诉诸公议,如法庭上不能申冤辩白就在社会大法庭上继续为其申辩,让追魂求仁得仁,让制造冤狱者付出代价,以不负所托。

后经再三思忖尚心有不甘。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虽难料定,但人心向善却是可以肯定的。基于这个理由我不得不放下自己的成见希望能够为追魂与体制内的朋友们做一次沟通的努力,也给追魂及其家庭争取一点机会。

众所周知,追魂刘进兴此次被抓主要由于其表达的欲求。站在辩护的立场我不想过多强调宪法上的公民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公民各项权利以及案件本质上的文字狱性质。我也不想过多强调戕害公民权利制造冤狱者其实也是作法自毙,因为公民一尺一寸的权利与尊严事关我们每个人及子孙后代的福祉,当然我也十分理解公安、司法机关作为承担社会治安管理角色的压力和现实处境。

我只想在此强调以下几点认识和思考:第一、形势比人强!追魂此次被抓或许跟敏感时间有关。六四前夕追魂一行到南京旅行引发该案,这在通常情况下本不足以构成一个案件,但众所周知,今年适逢六四三十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结合国情和内外形势,各级领导,各地方及基层维稳干警守土有责,为中央分忧,为大局绸缪,从这个角度来看,追魂被抓就不足为奇了,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假如这一判断确乎追魂案得以发展到今天的一个因素,那么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平心而论,公安部门无论中央还是地方包括南京方面都较好承担了治安维稳任务,现在是千帆过尽,是否有必要对追魂施以刑罚,是否需要重新考量对追魂案处理的预期效果?还是延续维稳惯性听之任之,造成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案件?第二、公安部门、司法机关如何准确认识和把握无论是法律上还是政治上的“担当”二字?在我们的现实社会中,对于一些当权部门来说,严刑峻法制造个把冤狱并非多大的难事,相反真正解决社会现实问题却困难重重。非要严刑峻法以刑事手段处置而后快还是小惩而大戒?对因言论与表达的原因,并且这种行为尚未达到对当局意图控制的局面造成一定威胁的行为采取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消除隐患,以教育为主,按照执政党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传统,给予出路?还是摧毁一个家庭,祸及两个无辜的幼子还有老人?是在现实体制下力施仁政善政、积功累德,一点一滴的累积善意还是简单的以高压震慑制造冤狱?是以力服人非心服也还是以德服人心悦诚服?相较于惯性思维还是采用怀柔政策给其出路避免历史包袱减小社会矛盾,到底前一选择是一种担当还是后一种努力才是担当,为组织领导分忧?个人以为,简单粗糙的处理和用心良苦的承担高下立现,显而易见后一种处理方式无论对国家、社会,法治、还是对稳定、对执政党、对上级领导家国长远之计都百益无一害!我们相信无论对追魂和其家人还是整个社会来说,任何善意与善待都会得到善意的回报!相信包括市里孙建友局长乃至省厅刘厅长在内的所有体制内的法治力量、有识之士都会人同此心,谁也不愿意在自己治下祸及无辜背上历史包袱,都愿意依法妥善处理好种种社会矛盾、各个案件,具体承办人员更知道案件终身责任制的法律后果,更不可能草率行事!

如果大家一道努力,追魂案最终能有一个良好结果,我作为刘进兴(追魂)寻衅滋事一案的好友辩护人,也一定会尽到朋友之义,愿意全力协助配合司法机关,与追魂一起低调行事,并规劝其迷途知返引以为戒,吸取此次事件中的经验教训,让其对妻子、孩子、老人尽到责任,把主要精力放在家庭上,以达到促其受到教训不断警醒进步的目的。

以上表述若有不当之处请领导、法律同仁们海涵!

此致
政祺!

刘进兴辩护人及申诉控告代理人:谢燕益
联系手机:13520232026
2019年11月22日

艺术家追魂简介

追魂,原名刘进兴,自由艺术家,中国后代艺术馆创始人。1972年8月出生于中国湖北。2000年搬入北京宋庄艺术聚集地。从事架上绘画、行为艺术创作、艺术策划、策展等活动至2019年5月28日失联前。因捍卫艺术家自由表达、创作及参与艺术作品创作三次入狱;因占中事件第四次入狱;2019年组织策划《良心运动在中国艺术巡展》在南京再次被失联。在进行艺术创作思考过程中,艺术家追魂关心关注社会底层民众生活,并以固有的悲天悯人的艺术家情怀尊重接待众多遭受苦难及不公对待的民众,以微薄之力抚慰受伤破碎的灵魂。

人生格言:
以生命的方式拓宽生命边界
生命因为承担才有意义
与神平行,与万物平行

追魂主要艺术作品有:
《呐喊》(新媒体)、《访客》(新媒体)、
《举起的重量》(行为图片)、《极权统治》(行为图片)、
《囚犯》(行为图片)、《炸天》(行为图片)、
《目中无人》(架上油画)。

追魂主要艺术活动有:
1.2010年发起组织策划《自发艺术节》
2010年6月“河床自发艺术节”
2010年9月“风骨自发艺术节”
2.2011年组织策划《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
3.2012年参与其他艺术家创作《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行为艺术
4.2017年创办中国后代艺术馆并组织策展、策划艺术研讨活动
5.2018年组织良心艺术拍卖活动
6.2019年组织策划良心运动在中国.艺术巡展

追魂主要艺术参展经历:
2016年自画像北京苏蒙画廊
2013年5月一百一十五位艺术家的自画像北京当代艺术馆
2011年3月“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北京当代艺术馆
2010年9月北京“风骨自发艺术节”北京潮白河
2010年6月北京“河床自发艺术节”北京潮白河
2010年5月“十三不靠”北京当代艺术馆
2010年3月前提行为艺术节广东清远牛鱼嘴原生态景区
2009年9月“无端的现实”北京合众和画廊
2009年9月“群落群落”第五届宋庄艺术节北京宋庄万盛园美术馆
2009年8月第十届open国际行为艺术节北京798艺术园区ope行为艺术中心
2009年8月偶发艺术节北京潮白河
2009年6月现场II油画群展北京宋庄A区美术馆

追魂入狱情况:
第一次:2010年6月1日,组织策划“河床自发艺术节”,其因捍卫艺术家自由表达权力而被当局行政拘留10天;
第二次:2011年3月20日,其组织策划“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被封展;他因维护艺术家自由创作和表达被刑拘30天,取保候审一年;
第三次:2012年9月26日,追魂因参与帮助艺术家邝老五行为艺术“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被涉嫌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刑拘30天,取保候审一年;这次追魂妻子刘立姣也被取保一年;
第四次:因其声援被抓支持占中艺术家,于2014年10月8日被当局带走,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于2014年11月7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通知逮捕。于2015年7月9日晚以“不予起诉”释放;被关押时长9月余;
第五次:追魂于2019年5月28日下午在“良心运动在中国艺术巡展”途中江苏南京被失联,办案机关为南京市玄武区公安局。至今家属(北京的和追魂老家的)都没有收到过关于追魂为何被抓的任何书面通知,仅有的口头回复是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逮捕。目前被关押在南京市第三看守所。并:追魂妻子刘立姣被办案机关以取保候审措施强制管控。

追魂艺术价值意义及贡献:
1.组织策划自发艺术节,提出自发艺术概念;
2.组织策划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实现在中国艺术馆行为艺术群展“零”的突破;
3.创办中国后代艺术馆艺术人文平台;
4.提出并践行当代艺术创作渗透、进入社会公共艺术语境,与传统艺术创作划开差距:

其作品
1.《呐喊》是互联网时代新媒体运用、新表达、新传播方式的标志性艺术作品
2.《良心艺术拍卖活动》提出与时代背景呼应的“良心艺术”“良心拍卖”概念,并以交易的方式传播普世价值,与大众进行互动,使普通民众有机会、有可行的参与了解获取新时代艺术及艺术品,是艺术创作、艺术品、艺术传播的典范示例;
3.《良心运动在中国艺术巡展》是其提出的社会公共艺术概念下的具体艺术活动展现形式

这是一份平常而极具极权时代特点的艺术简历,艺术家追魂(刘进兴)为了自己的艺术理念、理想付出了人生沉重的代价——五次牢狱!也给自己的家庭、亲人带来了不同寻常的磨难!每次的遭遇必定不是偶然,而是此极权时代的必然!

追魂妻子:刘立姣
电话:13161624592

2019年5月28日追魂被失联前后情况
5月5日晚,在潮白河举行了“良心运动在中国巡展”出发仪式;参加的艺术家约20来人。

第一站
5月6日约10时左右从宋庄出发参加同行的有追魂、原国镭、贾穹、刘玉君、赵金鹤、程延安、刘海、刘立姣。其中有追魂的一辆房车和一辆越野外观小面包车,刘海自驾越野轿车,晚上到石家庄食草堂艺术小镇。第二天,在艺术小镇的广场进行了一天的展览,在房车上挂了约有20件作品;在艺术小镇逗留了约4天,期间参观了园区董事长艺术家牛合印的大型展览馆并做了访谈,还未发布。有些艺术家在园区做了绘画创作。
这其中艺术家刘玉君因儿子结婚,第二天展览完就赶回了北京;第四天,刘海儿子生病也赶回了北京。

第二站
去了邯郸磁州窑历史博文馆到达当天下午参观了磁州窑历史博物馆并和当地的艺术名家进行了艺术研讨会。第二天在博物馆前广场进行了巡展,吸引了不少当地人的好奇,也随机做了录像。参观群众对“良心”深有感触。大概在这里也呆了3、4天。

第三站(是个意外)
离开邯郸时房车行驶不当撞上了限高横杆,房车车顶空调撞飞了。一路杀到江苏房车厂进行维修。逗留了7天,期间,艺术家们参观了房车生产流水线,在房车营地进行了创作和展览。

第四站
房车修好后,到了浙江杭州和信艺术园区,参观了园区有名的工作室,并在一工作室做了关于艺术史与文明进程的直播(射手、推特、facebook同时直播)。刘立姣在参观了西湖后,因离京时间太长孩子无人照顾,与追魂他们分开,于6月22日抵京。他们继续在艺术区做了巡展(听追魂电话里说的和当地的一些网友见面)

第五站
富春江,有直播

第六站
南京
5月28日,早上与追魂电话联系,一切都好。下午2时20分左右,电话微信联系不上。
5月29日凌晨,刘立姣对外发布6艺术家失联消息;
5月29日下午2时许,北京方面带南京国保十几个人来抄家。并对刘立姣做了第一次笔录(主要内容为这次巡展的行程)。在笔录中,刘立姣反复询问才获知追魂(刘进兴)被以寻衅滋事刑拘。

查抄的物件有
追魂的手稿、
以前策划“敏感地带”展览的小样资料图片、
良心运动在中国巡展研讨会横幅、
以前展览海报、
外媒以前对追魂作品的报导杂志、
追魂做行为艺术“思想运动巡展”暨民主选举十八大学术委员仿制台湾直选总统选票一袋子,
以前访民留下的一些材料、
追魂呐喊作品艺术衍生品——印有追魂头像及自由万岁的T恤衫十几件及马克杯一套、
艺术家程延安创作有“六四”画面的油画一幅、
艺术家李大朋油画一件、

不给刘立姣扣押清单
6月1日,刘立姣委托浙江的姚铭律师代理律师,尽快介入
6月5日下午南京国保第二次搜查,带着走剩下的几个杯子及展览照片
6月6日上午10点开始在宋庄派出所对刘立姣进行审讯。(同时对另为几位艺术家工作室进行查抄,后来知道的)

审讯笔录内容一:这次追魂出行的行程路线计划是否是计划好的,在这次行程中每个参与的人的角色分工及刘立姣在里面做什么?
审讯笔录内容二:追魂开始做温暖社会良心家属的缘由,拍卖资助了那些人,拍卖的画销售到什么地方,有没有国外买家、追魂怎么界定需要资助的人,都是问追魂的事,我的回复是都不知道或不清楚,不认识。
近下午5点,让刘立姣凑1000元给办理取保候审、并收走刘立姣的护照及港澳通行证才让去接孩子,并威胁随时可能拘捕到南京。

6月6日,姚铭律师去南京玄武区公安局第一次申请会见追魂(刘进兴),以在提审为由拒绝会见。
6月11日下午,姚铭律师在南京市第三看守所会见到追魂,并给追魂存款1000元。
6月11日后,我告知其他艺术家家属被羁押地点,并建议他们也去存钱。结果是他们派代表去了南京第三看守,被通知这几个都不让存钱。自然追魂也没有用上那1000元。
6月14日,南京国宝来宋庄第三次对刘立姣进行提审,在宋庄派出所

主要审讯内容:
1.刘立姣美元资金的来源,强制刘立姣登录其所拥有的国际贸易平台和paypal收款平台,查看销售内容及流水,并截图;
2.刘立姣所有银行账户信息核对并到拍卖收款银行账户打印所有流水。
3.审问资金的流向花费

6月20日左右,刘立姣委托北京的梁小军律师为追魂的代理律师
6月27日下午,梁小军律师去南京第三看守申请会见追魂,被便衣国保告知追魂有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为由被拒绝会见
6月28日上午,北京2个国保和宋庄派出所张姓所长约谈刘立姣2个半小时,张姓所长明确刘立姣不能再继续居住在宋庄及通州,国保则是扩大到北京也不能居住并以追魂的事进行恐吓
在羁押满30天后,其它艺术家家属接到南京方面的电话,他们被办理取保,并让等待(听朋友说的,那几个艺术家家属对我心存排斥,不愿意和我接触)
7月9日上午,北京2个国保登门恐吓刘立姣做搬家准备,如不搬,到时有可能就有人会上门搬东西往外扔,坏了不管等流氓行为;下午派出所2警察继续警示搬家,同样也是威胁;
7月12日下午,姚铭律师再次申请会见追魂,同样是以追魂有危害国家安全行为被拒绝会见
7月14日,通过其它艺术家知道,除追魂外其它5个艺术家已出看守所,被安排在一家宾馆居住,不让家属去接回来,也不让其与外界联系。
京国保登门只有孩子在家,
7月16日,派出所警察一早就登门查视搬家进展,并告知每天都会来,直到刘立姣一家搬离
7月15日下午,两个北京国保登门只有孩子在家
国保和当地警察不定期来刘立姣居住地进行骚扰,催促搬家。
8月5日——8月9日,刘立姣居住地从早8点至晚7点左右被“站岗”;
8月10日——8月15日,被站岗的时间从早8点延长至晚10点;
8月14日接到被抓艺术家程延安的电话(他是误打过来的),获悉被抓除追魂外的其它5名艺术家将真正被取保候审陆续释放回原籍;

谢燕益于2020年3月16日整理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谢燕益:良心艺术家追魂案情况通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