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朱民泽:用民主与法治的武器将光屁股小丑皇帝赶出中南海

历史的重演与推进,就如钱塘江的海潮一样,周而复始,永不停息。历史的悲剧与闹剧,就如中南海里的瀛台一样,见证风云,轮回不已。
 
历史的脚步刚刚跨过2020年,中国就已经再次面临一个风口浪尖的危机时刻。2020年,武汉病毒肆虐全球,造成全球大范围流行,很多国家惨遭毒害,世界为之一片惊慌。如此势不可挡的病毒武器,前所未有,攻城略地,所向披靡,横扫诸国。病毒武器,不分国界,不分宗教,不分贵贱,一视同仁。多国首脑,已被毒杀,富贾名流,中毒而亡。
 
 
朱民泽:用民主与法治的武器将光屁股小丑皇帝赶出中南海 
 
习近平为了不破坏红朝春节的喜庆气氛,与当年慈禧太后不顾亡国灭种之忧,而大摆寿宴没有什么区别。习党国似乎要重演1900年满清国,遭八国联军讨伐赔款的耻辱命运。未来,习党国的外部环境究竟如何,需静待世界时局的不确定性演变,才能初现端倪。
 
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望海眺望,海内外的晨钟回响,本以为能麻痹那些醉生梦死、苟且偷安的海外华人,但此次因人祸造成瘟疫荼毒,让海外华人更加看清了习党国的丑恶面目。积累数十载的西方大外宣攻略,也毁于一旦。海内的反腐运动,试图在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中,激发起壮士割腕的改革勇气和决心。从2012年起,以王岐山为主力,掀起“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运动,本可以让党国积弊已久的腐败政风一扫而光,刮骨疗毒,减肥瘦身,洗澡照镜,期待迎来又一个新时代的春天。然而八年过去了,由于习近平越来越背离了反腐初衷,借反腐之机,搞清洗之斗,做皇帝之梦,走独裁之路,使得党国内部迅速陷入了困顿。新时代的春天不仅没有到来,整个神州大地却再次笼罩在漫漫的寒冬腊月。
 
曾经几代共产党人的光荣与梦想,探索与改革,初心与奋斗,终于在2020年初,被一个剥光了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给葬送了。1958年,1960年,1967年,1971年,1976年的中国大地,都没有出现过真正的春天。2020年的中国,人们依旧没有感受到春天的来临。人们怀念1979年的春天,人们歌颂1992年的春天。
 
几年前,中南海高层流行一句话:不反腐亡国,真反腐亡党。如今看来,此话多有谬误,如果真反腐会亡党,那么假反腐能救党吗?如今看来,此言是自欺欺人的鬼话。骗中共的普通基层党员尚可,但要让海内外的学界接受却不易。应该可以说,在中共党内,至今尚有人幻想挽救那个早已挂羊头卖狗肉的党。应该说,曾经的王岐山等人,多少有些不计毁誉,拍案而起,挺身而出,力挽狂澜,誓言拿贪腐官员绳之以法,力图将败政积弊吐故纳新。
 
从2012年到2017年的五年中,在王岐山等人打虎反贪的努力下,试图重新找回共产党的初心,但最终因为习近平的愚蠢无能,而可耻地失败了。然而,画虎不成反类犬,王岐山的反腐最后不得不演变成了,党国崩溃前的一阵回光返照。中共十九大后,王岐山算是功成身退,但因功高震主,而被冷冻雪藏。古语说的好,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如今在习党内再次无情地应验了。十九大后,总理李克强进一步遭受排挤,被边缘化,成了举世皆知的跛脚鸭总理。国务院沦落成了习办下面的一个部门。本应该为中国经济把脉的真博士总理,被假博士总书记给架空了。清华正规科班出身的真才博士,被进修班出身的注水硕士刘鹤,给越俎代包了。这一切都是源于习近平不守政治规矩,搞团团伙伙,玩派系权斗的结果。大内奸臣王沪宁,京城爪牙蔡奇,湖北酷吏应勇,武汉奴才王忠林,天津太监李鸿忠等,庸才当道,朋党营私,沆瀣一气,祸国殃民。十九大以后,习近平是假反腐,实固权,真称帝。
 
2016年,央视等官方媒体公开改祖换宗了,由原来的假姓人民,到后来的半姓共党,如今早已是毫不掩饰地真姓习二了。如今在中共党内,任志强算是少有的真男儿了!他四年前的“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2020年元旦过后,由于八人封口,造成九州闭户,武汉及湖北灾区的人民,果真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如今成为了可悲且可耻的历史见证。央视等官媒有多少报道是关心灾民的?有多少报道是反映灾情的?几乎所有官媒都是报道政府如何救灾,如何指挥战疫,如何大国速度,如何感恩政府和习二等。任志强四年前呐喊呼吁,不完全一语成谶了吗?!
 
更可笑可耻的是,此前习近平已经身兼十多个小组长了,本来抗击武汉肺炎领导小组组长已经任命为李克强。习近平一转身就后悔了,怕李克强出了风头,有了主动,抢了权力,贪了功劳,立马就让李克强靠边站。在抗武汉瘟疫的难题上,总书记再一次赤裸裸地架空了总理。可见习近平霸道的丑恶嘴脸,何其的嚣张跋扈。习近平会见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恬不知耻地说自己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习近平贪婪猜忌成性,结果此次抢功不成,反而获罪有加。如今成为责无旁贷的武汉瘟疫蔓延全国,肆虐全球的罪魁祸首。习近平既无真初心,更非真男儿。他不仅羊肉没吃着,还惹了满身臊,甚至为日后被推上断头台坐实了罪不可卸的铁证。
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冷观现实和回望历史,在2020的庚子多难之年,难道要重演中共九大及九一三的悲剧吗?难道主席和副主席的生死较量再次不可避免吗?难道周恩来奴颜卑膝仍旧换不来保命的耻辱,要在李克强身上再次发生吗?难道坚持放炮的真男儿任志强,要遭受彭德怀上万言书一样的悲惨命运吗?难道中国人民要象文革期间那样,被羞辱愚弄,当猪任由宰割吗?
 
宋代词人陆游写的辞“错、错、错;莫、莫、莫”;唐琬应对的辞“难、难、难;瞒、瞒、瞒”,曾经使得南宋的历史增添了些许的悲壮色彩。不幸的是,那竟成了华夏历史上的亡国之音。历史的今天,习媒体的“厉害了,吓尿了,哭晕了”等梦呓,也必然会成为丧权辱国的狂乱之语,赔款垮台的亡党之言。如今到了人民勇敢地说“不、不、不”的时代了。在互联网揭露传播真相的信息时代,人民不再那么轻易被愚弄,不再那么容易被洗脑了。
 
曾几何时,应该说王岐山多少有些真反腐之意,李克强也多少有些为民之心,但习近平修宪却是有真独裁之梦。任志强的讨习公开信是真心替红二代们在呐喊。在任志强的心里,红二代们的江山绝不能偷梁换柱成了习家的江山。就如当年,第一代共产党人的江山不能也不甘心成为毛家或林家的江山一样。不久的将来,这必然又会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残酷争斗。
 
暂时被习党把控的军警等国家机器,被一小擢习党爪牙们所利用,它们已经将斧头镰刀高高举起,磨刀霍霍,杀气腾腾。习二亲自下令抓捕任志强,就有了与其他多数红二代们彻底决裂的信号。王岐山、李克强等党内务实派,如不绝地反击,迟早会成为习党肆意宰割的羔羊。上一届,除了胡锦涛外,中共军委领导成员包括政法委和中办等班子全部覆灭,就是一个例子。历史上唇齿相依,唇亡齿寒的典故谁都懂,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案例谁都知。林彪的葬身荒漠,华国锋的倒台,胡赵等入的可悲结局,都是一面面历史的照妖镜。
 
此时此刻,中共党内若无人敢为任志强声援,将来被习党刀俎鱼肉的日子,必定不远。每逢历史的关键时刻,残酷的政治斗争都是无法避免的,这不仅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更是为了民族和国家的历史命运。
 
行动起来!不愿再做奴隶的人们,不希望自己的鲜血染红屠刀的人们,到了抛弃幻想,摈弃党派,舍弃私欲,丢弃怯懦,团结一致,用民主与法治的武器,舍得一身剐,敢将光屁股小丑皇帝落下马。打破其黄粱帝梦,将其撵出中南海。
 
至于习近平的最终命运,他必将遭受全世界人民的公开审判,被推上断头台,则刀落下,以人头落地的结局,以谢罪天下,以洗刷罪恶。尼古拉·齐奥塞斯库夫妇的下场,必将成为其最终的宿命。
 
 这一切的一切,迫在眉睫,是该立马行动的时候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朱民泽:用民主与法治的武器将光屁股小丑皇帝赶出中南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