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王全璋出狱被以隔离为名继续囚禁

【民生观察2020年4月6日消息】周日(4月5日),已被囚禁四年半的“709”王全璋律师刑满出狱,但却遭到当局以防疫隔离为名继续囚禁在济南,除了不能返回之前一直工作生活的北京与妻儿团聚之外,堂弟欲往探望却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而连李文足为王全璋订外卖送餐以及“709”案家属王峭岭为王全璋下单订花的两位送货员亦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据称王全璋住所周边遍布便衣及不明身份人员。

据了解,王全璋在周日凌晨五点被安排办理出狱手续,全程由山东警方派出的国保陪同,办完手续后,国保开车将王全璋送到王位于济南的房产,王全璋在九点多借用警员电话致电李文足报平安。警方以目前正处“武汉肺炎”疫情期间为由,强制要求王全璋在家隔离,不得外出,隔离期限为14天,但含糊其辞又表示到时再讲。

据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之前讲,王全璋在出狱前一日由狱方安排,致电李文足表示自己将会在出狱后按照当局之前的安排被送到户籍地济南自己名下的房产居住一段时间,同时告知妻子不必前往接人。而身份证为湖北籍的李文足因北京疫情管制的原因不便离开北京,否则在离京后则暂时无法返回北京。之前家人曾经过商量决定由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及其丈夫一起开车前往临沂监狱,并将送去王全璋在之前信中提到出狱时需要的一双运动鞋,不过昨日(周六),王全秀发视频表示,有警方以及社区人员到其工作地点谈话,但随后王全秀与李文足失联,同时其丈夫亦一并失联,消息显示王全秀夫妇被警方控制,以阻止他们周日前往临沂监狱接王全璋。而据悉,之前山东警方一多次与王全秀接触,劝喻其勿往监狱,并宣称“去了也接不到人”。

李文足在得知王全璋已经出狱并已入住济南家中时稍感安慰,但得知丈夫在济南形同坐牢日夜有层层警力看管时感到愤怒,谴责当局借疫情之名继续囚禁王全璋。据称,目前王全璋居住的房产由多年前买入,由于一直在北京生活和居住,因此该房产一直处于出租状态,不过警方之前强行驱逐租客,腾出房屋等待王全璋出狱。

考虑到王全璋刚到济南生活不便,下午1点,李文足利用网络订餐平台给王全璋送餐和鲜花,外卖小哥顺利进入小区,不过遭到警方盘问,被允许送到王全璋手中后即被带到派出所。下午四点多,为王峭岭的鲜花订单送货的配送员遭到阻拦,其后证实同样被带到派出所。

而同日下午,王全璋的堂弟受李文足之托前往探望王全璋,在小区遭到便衣的阻拦,得知是去探望王全璋后,随即将其带到派出所盘问做笔录,宣称不允许见人,警告不要硬闯,并威胁否则将会被拘留。事后,王全璋堂弟告诉李文足,在派出所里见到也被做笔录的外卖小哥和花店配送员。

面对王全璋被迫害遭遇,欧盟发表声明认为,中国政府在王全璋被拘留和审判期间,未尊重在其中国立法下及国际承诺下的权利,必须要对有关报道中关于王全璋遭受的严重虐待和酷刑进行彻底调查。欧盟同时呼吁,中国政府履行国际承诺,无条件释放所有因政治原因被监禁的人士及恢复所有被限制人士的行动自由。

国际特赦组织则表示,王全璋刑满释放或许标志着其被不公囚禁的结束,但接下来他将受到严密的监控,有理由担心王全璋的出狱释放,只不过是“重获自由”的假象。许多在2015年的“709”镇压中被打压的人在出狱或羁押获释后受到严密的监控,被剥夺行动自由。人权律师江天勇在服刑两年期满获释后,便立即失踪了,他随后被送回老家,并在那里和家人受到当局的密切监视和跟踪。王全璋一开始被判入狱,已经令人感到愤慨,如今他既已服刑完毕,当局就必须立即解除对他的所有限制,让他回家与苦苦等待他的妻儿团聚。

李文足则表示,王全璋并非因所谓的病毒而需要隔离,而是当局借病毒的幌子继续囚禁王全璋,只是换个环境而已,本质与坐牢并无两样,这样的做法很无耻。

江天勇服刑两年出狱后随即被控制在老家父母处,当局指派几十人24小时监管,连同江的父母和妹妹一并被监控在内,连自主就医的权利都没有,因此李文足非常担忧王全璋往后的处境。虽然当局曾承诺王被隔离14天后李文足和儿子可以去看望,并说王全璋在隔离后可以自由活动,但李文足表示半信半疑。

王全璋出狱被以隔离为名继续囚禁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王全璋出狱被以隔离为名继续囚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