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709律师王全璋刑满后被“隔离观察” 妻子批评是“继续坐牢”

舆论高度关注的709律师王全璋4月5日早上从山东临沂监狱获释,目前被当局安置在济南进行“疫情隔离”。至于济南隔离后的最终去向,其妻李文足坚持丈夫理应返回北京。
 
王全璋获释抵达济南后,与妻子李文足简短通了电话。李文足对美国之音说:“全璋今天早上九点多钟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五点多钟离开监狱到了济南自己的家里。其实济南的房子是出租了,警察把租户赶了出去。全璋目前被放在自己在济南的家里,因为他是借用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通话很匆忙,说买了手机后再给我打电话。”
 
当局目前对王全璋的安置是十四天疫情隔离,接下来他能否获准与李文足母子在北京团聚将是关注焦点。李文足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不会去济南与王全璋团聚:“我为什么去济南?我不会去济南的,因为我们一直是在北京生活。全璋被抓之前就在北京执业,我们的家庭在北京,孩子也在北京,他是必须应该回北京的。他离开监狱那一刻,(到底)是去济南、北京,还是哪个城市生活,都是我们的自由和我们权利。现在政府利用疫情隔离的理由继续监禁全璋。”
 
欧盟在周日针对王全璋出狱一事发出声明,呼吁中国无条件释放王全璋,尤其应该确保他的行动自由与迁徙权,包含与家人团聚的权利。欧盟的声明表示,中国在王全璋被拘留跟审判期间都没有尊重他在中国法律及国际承诺下的权利,所以中国当局应该对媒体报道中提到的王全璋在被关押期间遭受的虐待与酷刑进行彻底调查。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联同另外10个国际人权组织4月3日发出联合声明呼吁有关方面要确保王全璋出狱的待遇合乎中国法律及国际人权标准。
 
为此,联合声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尊重王全璋及其家人意愿及权利,让王全璋立即回北京与妻儿团聚; 尊重并确保王全璋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尤其是迁徙自由; 确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会被软禁、长期监视; 确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再被骚扰或逼害; 确保王全璋儿子能充分行使其平等受教育权”。
 
▲美国之音(VOA)4月3日报道:维权律师王全璋出狱日子或有变,人权组织呼吁确保其合法权益
11个国际人权组织周五(4月3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有关方面保障维权律师王全璋获释后的人身自由。
王全璋从2015年被捕至今已经被关押1200天,2019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刑4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5年,原定于 2020年4月5日获释。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联同另外10个国际人权组织4月3日发出联合声明呼吁有关方面要确保王全璋出狱的待遇合乎中国法律及国际人权标准。
为此,联合声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尊重王全璋及其家人意愿及权利,让王全璋立即回北京与妻儿团聚; 尊重并确保王全璋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尤其是迁徙自由; 确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会被软禁、长期监视; 确保王全璋及其家人不再被骚扰或逼害; 确保王全璋儿子能充分行使其平等受教育权”。
王全璋2007年开始在北京执业,经常代理敏感人权案件,包括宗教自由案、土地维权案及新闻自由案件等。此外,他亦曾以笔名在网上发表时政评论,并撰写有关中国公民社会的报告。
王全璋从被捕到正式服刑前,被秘密关押三年多,不允许会见家人和家人委托律师。而且由于当局施压,家人委托律师多次被迫解聘。案件宣判至今一年多,判决书一直没有公开。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直到2019年6月28日才在山东临沂监狱见到王全璋。李文足当时形容王全璋“焦躁、恐惧、苍老,像另一个人,无法正常沟通”。
李文足为救援丈夫曾30多次到最高人民法院抗议,发起“千里寻夫”等行动。2017年,李文足与另外几位709律师妻子把行动带到社交媒体,并分享了“我可以无髮,你不能无法”削髮抗议,引起本地及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联合声明说,在四年多的时间里,李文足被迫多次搬家,他们的儿子被迫两次失学。而王全璋获释后,极有可能被送返或软禁在他的户口所在地山东济南。
根据中国法律,获释人前往的地方要以当事人的经常居住地为优先。经常居住地被定义为居住一年或以上的地方。
最新消息是,李文足4月3日在推特发出“愤怒的消息”。她的推文说,监狱方和社区当天下午通知王全璋的姐姐和姐夫,不准他们二人去临沂监狱接王全璋出狱,去了也接不到人。监狱方说,王全璋从4月5日开始到户籍地接受14天的隔离,还说,14天之后,王全璋就是自由的了,可以离开济南。
李文足在推文中说,“本来计划由全秀姐开车接全璋回北京,回家后肯定在家自行隔离14天。现在的情况说明,全璋感染了病毒,不让他进北京。连看一眼都不行,明摆着是要掩盖真相”。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4日报道:王全璋明出狱但即隔离14天 11人权团体促让王回京与妻儿团聚要求落空
「709事件」最后一名在囚维权律师王全璋将于明(5日)天获释,但其家人突然接获通知,由于王全璋所在监狱发生武汉肺炎,王出狱后必须回住户所在地的山东济南隔离14天。王妻李文足对此大表愤怒,认为是当局藉词非法限制王的人身自由,另外又担心这意味丈夫感染武肺。
有分联署要求让王全璋获释后回北京与妻儿团聚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表示,对中国这极之邪恶的政权已失去希望,预料王在14天后也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只是「由一个小监狱转去大监狱」。
王全璋早前给妻子写信,称出狱后要回济南,李文足认为他有难言之忍,应是非自愿地被送往济南,可能会像另一维权律师江天勇一样,出狱后继续被国保全天候监视,甚或软禁。包括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等11个国际人权团体有见及此,今(4日)天发表联署声明,直言「王全璋律师及其家人已经受够苦了」,促请中国政府守法和尊重他的人身自由,让他出狱后立即返回北京与妻儿团聚,并确保他获释后不会被软禁,以及停止骚扰或逼害王及其家人,并确保王的儿子可享平等的教育权利。联署团体忧虑,若王被送到济南,将令他远离北京的家人和朋友,令他的人身自由更难获得保障。
不过,联署团体的要求终将落空。李文足昨晚在推特发帖,指王的姐姐王全秀接获通知,明天不能去临沂监狱接王全璋,即使去了也接不到,因为监狱发生武汉肺炎疫情,所有出狱人士都要在户籍地隔离14天,之后,王全璋便自由了。她认为,这是当局藉武汉肺炎非法限制王的人身自由,指责临沂监狱长违法犯罪。
她表示,即使家居隔离,也可在北京的家进行,现在当局连一眼也不让家人看便把王全璋带去济南,忧虑是因为王亦染疫,当局的做法是掩盖真相,有蓄意谋杀之嫌。
何俊仁:望能对王全璋进行心理辅导
发起联署的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不相信王全璋14天后可真正获得自由,中国向来会在释放异见人士后继续施以监控,最严重是加以软禁,故获释只是由一个「由一个小监狱转去大监狱」。
他对联署要求落空不表失望,因为他对北京这个「极之邪恶的政权……没有希望」。但团体会继续现时的工作,指联署就是要发出抗议的声音,虽然未必如愿,但若放弃发声,情况可能更差:「可能放都唔放,可能连李文足也会被捕」。
李文足早前探望王全璋后表示,丈夫面容消瘦,记忆力衰退,表现焦躁、恐惧,有掉牙现象,怀疑他曾遭受酷刑折磨,健康状况令人担忧。何俊仁说,相信王患上创伤后压力症,期望可以向他提供心理辅导,即使只是透过电话进行也好。他透露,关注组之前曾对国内获释人士进行面谈式的心理辅导,效果良好。
经关注组牵头,国际人权服务社、人权捍卫者、台北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加拿大律师权利观察等十个人权团体联署声明,促请当局还王全璋真正自由。
2015年茉莉花事件后,中国自7月9日起大举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和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称为「709大抓捕」,而王全璋在当年8月3日被带走后,一直失联,直至17年初才被控「颠覆国家政权」,并被秘密羁押近两年才在18年底经闭门审讯,后被判刑四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五5 年,是大抓捕中最后一名被判刑者,其判决书一直没有公开。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5日报道:王全璋出狱后转到济南「隔离」料未来5年续失人权自由
被指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在羁押及囚禁近五年后,今早出狱,但随即被送往户籍所在地的山东济南隔离,未能返回北京与妻儿团聚。而由于他被判剥夺政治权利五年会在服刑后执行,相信他今后一段长时间不能享有众多权利,包括言论和结社自由。
王妻李文足今(5日)早在推特上发帖,指王全璋早上5点多离开临沂监狱,9点多借人电话致电告诉她,已住进济南自己的房子里。她指出,济南的房子本来已出租,但警察把租户赶走,以便王住进该房子。
由于二人通话时间短,暂时未知王全璋的身体健康状况。而根据李文足昨天在推特发布王全璋在狱中致电给她的声带,王口齿略有不清,反应亦较慢,但没有咳嗽或虚弱的表现。有关录像的声带是王全璋被扣押近五年来首次声音曝光。李文足说,狱方有关安排是企图「逼迫全璋“说服”我,接受全璋去济南,我是坚决不会同意」,要求让王重获真自由。
李文足和人权团体一直要求王全璋出狱后返回北京,以便家人和朋友照顾,并指王入狱前长期在北京居住,当局应按例送他回北京,而非户籍所在地。但当局以监狱出现武汉肺炎疫情为由,强将王全璋送回济南隔离14天,并禁止王的姐姐王全秀接他出狱。
中国不少异见人士出狱后,均会被当局监视或软禁,难以与外界接触,预料王全璋亦难以避免重复这种「从小监狱转大监狱」的命运。而根据中国法律,被判剥夺政治权利者,是在主刑服完后执行,故此判刑4.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的王全璋,将在今后5年不能享有政治权利,由居住地的公安机关执行,公安机关便以此规定对异见人士进行监视或软禁,比王全璋早出狱一个多月的「709大抓捕」另一名维权律师江天勇便因此被公安送往河南,并被国保人员监视。
按照中国《刑法》第54条,被剥夺政治权利者,将丧失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担任国家机关职务的权利;以及担任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领导职务的权利。
2015年茉莉花事件后,中国自7月9日起大举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和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称为「709大抓捕」,而王全璋在当年8月3日被带走后,一直失联,到了前年底经闭门审讯后,获刑四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五年,是大抓捕中最后一名被判刑者,其判决书一直没有公开。
▲美国之音(VOA)4月5日报道:709律师王全璋获释 能否回北京舆论瞩目
舆论高度关注的709律师王全璋4月5日早上从山东临沂监狱获释,目前被当局安置在济南进行“疫情隔离”。至于济南隔离后的最终去向,其妻李文足坚持丈夫理应返回北京。
王全璋,1976年生,中国维权律师代表人物之一。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被当局抓走。2018年12月26日,天津第二中院不对外公开审理王全璋“煽颠罪”。2019年1月28日上午,该院认定王全璋犯“颠覆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所谓709案,是指2015年7月9日起,中国公安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帶走、失联、约谈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以及亲属的事件。这起事件因李文足等家属常年为被捕或者失踪家人奔走上访,引发中外舆论高度关注。
王全璋获释抵达济南后,与妻子李文足简短通了电话。李文足对美国之音说:“全璋今天早上九点多钟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五点多钟离开监狱到了济南自己的家里。其实济南的房子是出租了,警察把租户赶了出去。全璋目前被放在自己在济南的家里,因为他是借用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通话很匆忙,说买了手机后再给我打电话。”
当局目前对王全璋的安置是十四天疫情隔离,接下来他能否获准与李文足母子在北京团聚将是关注焦点。李文足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不会去济南与王全璋团聚:“我为什么去济南?我不会去济南的,因为我们一直是在北京生活。全璋被抓之前就在北京执业,我们的家庭在北京,孩子也在北京,他是必须应该回北京的。他离开监狱那一刻,(到底)是去济南、北京,还是哪个城市生活,都是我们的自由和我们权利。现在政府利用疫情隔离的理由继续监禁全璋。”
为了促使王全璋出狱后回到北京,4月4日全国哀悼日当天,709律师的几位家属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等发出致中国司法部、公安部的公开信:不要使“中国法治的吹哨人”王全璋陷于家人分离的悲剧。
信件将王全璋比作武汉疫情初期“吹了哨”而被“训诫”的医生,称709律师在“破坏法治”病毒的肆虐中被失踪,被判刑。“他们曾用职业生涯的代价辩护过的嫌疑人或许洗脱了罪名,但是他们自己被扣上了重罪,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人身自由。这其中,就有王全璋”。
该信还指出,王全璋不是湖北籍,完全符合回京条件。而且,在官方鼓励各地纷纷复工的同时,按照北京、山东的相关规定,王全璋符合回京自行隔离的条件,是合法的,但官方却设置障碍不让他一家人团聚。
李文足最近一直为王全璋回京做准备,包括烹饪,目前暂时无法团聚,采访中李文足对美国之音说,虽然暂时不能与丈夫团聚,但是她刚刚联系了济南的外卖人员,安排为王全璋送饭到家。
王全璋获释消息在网上热传。有网友说,“夫妻团圆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任何阻扰都是暴虐的行为”。另有网友说,当局不让王全璋回北京是借口,“早就提醒你(李文足)今天的结果,你可以斗争,但是改变不了现状”。还有的网友说,“评论里要求你抗争的就是帮倒忙,不是他们的老公,就不嫌事大”,“留的青山在”,“去济南吧”。
▲自由亚洲电台(RFA)4月5日报道:维权律师王全璋今日出狱 仍被软禁家中
在709律师大抓捕案中获刑4年半的维权律师王全璋4月5日刑满释放,但中国政府仍然以新冠疫情为由,将其软禁在山东济南的家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其儿子也在北京,无法与其相聚。
李文足在推特上透露了王全璋出狱的更多细节。她说,王全璋在当天上午9点打电话告诉她,他是早上5点离开监狱的。本来济南的房子租出去了,但警察把租户赶走了,然后把王全璋送到了济南的房子里。李文足又说,王全璋不是隔离病毒的,是继续坐牢的。
李文足还透露,王全璋的堂弟受她所托去看望王全璋,以及外卖小哥送鲜花,都被警方拦下,带到派出所做笔录。
王全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代表人物之一,多年在北京代理敏感案件,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包括法轮功、基督徒和失地的农民等。
他在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案中被警方抓走,“被失踪”超过一千天,经过其家人反复抗争和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才得以释放。他也被称为709案释放的最后一人。
另据台湾中央社报道,欧盟对外事务部对外表示,希望王全璋是无条件释放,享有行动自由;还应调查其狱中是否遭受酷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5日报道:王全璋今出狱被急送济南隔离 外卖鲜花小哥全遭捕
据苹果日报今天报道称,王全璋出狱后,李文足于下午近6时更新王全璋消息,指负责送外卖、鲜花的速递员被带到派出所。李文足在twitter写道,“下午1点,我给全璋叫了外卖、定(订)了鲜花,快递顺利进了小区,送到了全璋手中;下午峭岭姐也给全璋定了鲜花,4点50,花店老板给峭岭姐(另一名709家属)打电话,派送人员被带到派出所去了。”未能与丈夫团聚的李文足禁不住问:“现在不让快递给全璋送餐,全璋吃什么?”
苹果日报据该报道说,709最后一人王全璋出狱被送到济南住所,送外卖、鲜花速递员被捕。
“709事件”最后一名在囚内地维权律师王全璋今日(5日)刑满,按内地惯例会在凌晨时段出狱,但他即使如期离开山东临沂监狱,仍无法立即与至亲家人相见,因为狱方事先张扬以疫情严重为由,要强送王文璋回家乡济南隔离14天。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今早(5日)发Tweet写道:“全璋上午9点多给我打了电话,全璋出狱了。他早上5点多从监狱离开,现在在济南自己的房子里。济南的房子本来是租出去了,警察把租户赶走了,然后把全璋送到了济南的房子里。全璋用社区工作人员的手机打的,所以只说了这几句话。他说下买了手机再跟我联系。”李还贴上一家三口的照片,表达全家团圆的盼望。
报道称,李文足于下午近6时更新王全璋消息,指负责送外卖、鲜花的速递员被带到派出所。李文足在twitter写道,“下午1点,我给全璋叫了外卖、定(订)了鲜花,快递顺利进了小区,送到了全璋手中;下午峭岭姐也给全璋定了鲜花,4点50,花店老板给峭岭姐(另一名709家属)打电话,派送人员被带到派出所去了。”未能与丈夫团聚的李文足禁不住问:“现在不让快递给全璋送餐,全璋吃什么?”李文足昨表示,王全璋的姊姊王全秀昨日遭多名便衣人员阻止前往接弟弟出狱。李文足好友、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则留言鼓励:“王全璋要真自由!”
该报道说,而709案中另一位维权律师李和平,其妻子王峭岭昨晚在Twitter,向司法部与公安部发公开信,呼吁当局要吸取训戒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的教训,不要再迫害法治吹哨人,让王全璋刑满之后继续陷入与家人分离的悲剧中。
王全璋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囚4年半以来,其声音于昨日首度曝光。他在狱方安排下与李文足通话。李文足多次要求王全璋出狱后要回到北京,二人的孩子王广微亦要求父亲返回北京的家。王全璋表示目前疫情严重,需要先到济南隔离一段时间,叫李文足不用到监狱接他。王全璋又强调一家人必会再在一起,但需要有个过程,着她理解。
通话中,李文足多次询问王全璋的情况,担心他所在的监狱有疫情不安全,但王全璋未有回应,并叫李文足不要再说。
该报道指出,日前,李文足已接获狱方通知,王全璋要到济南隔离14日,其间家人不得探望。当时李已经反对安排,认为山东监狱是借疫情打压,软禁丈夫。李文足当时强调要继续抗争,维护团聚权利外,更担心是丈夫服刑的监狱已爆发武汉肺炎,甚至王全璋已经染病。
至昨日,李文足在网上发布消息,指王全璋的姊姊王全秀,早上被多名便衣公安堵在公司内,不准她离开接弟弟出监。由于之前王全璋在家书中强调,要家人在昨日带一双运动鞋给他出狱,现在官方突然不准唯一可接王全璋出狱的人离开工作地点,令李文足更感焦急,担心“全璋出狱没有鞋穿啊”!
苹果日报说,王全璋刑满后旋即被送去济南隔离14日,禁止与家人见面。事件引起国际关注,11个国际人权组织周五(3日)发起联署,指“王全璋律师及其家人已经受够苦了”,促请中国政府守法和尊重他的人身自由,让王全璋出狱后立即返回北京与妻儿团聚,并确保他获释后不会被软禁,停止骚扰或迫害王及其家人,以及确保王的儿子享有平等教育权利。
报道称,有份联署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访问时承认,对中国这极之邪恶的政权已失去希望,但仍然要发声抗议。他又预料王在14天后也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只是“由一个小监狱转去大监狱”。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4月5日报道:王全璋团聚梦多挫折 甫出狱即遭带走
去年初因颠覆国家政权罪成被判囚4年半的709案律师王全璋,周日(5日)在山东省临沂监狱刑满出狱.正如其妻李文足所料,王全璋被当局带往济南,不能立即回北京与妻儿团聚。
李文足在社交网站帖文指,丈夫清晨5时许已出狱,目前身在其位於济南的住所。她说,济南的物业本来已租出,但警察把租户赶走,然后把王全璋送到屋内,以防疫为理由隔离14日,期间家人不得探望。
她指,王全璋只能用社区工作人员手机打电话,所以只简单说了几句说话,当王全璋买了手机会再跟她联系.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原计划前往临沂监狱迎接弟弟出狱,周六(4日)上午欲起程时,遭多名公安和便衣国保拦截,目前与外界失联。在前一天的周五(3日),员警和社区官员到王全秀的单位发出威胁,要求不要前往监狱迎接。并称以防疫为由,将王全璋送至济南隔离14天。
王全璋在2016年被指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扣押,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与外界失去联络多年后,直至去年1月才被法院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成立,判囚4年半,剥夺政治权利5年。
▲德国之声(DW)4月6日报道:王全璋出狱即被“隔离” 妻忧一家人难团聚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五年前在709大抓捕后被逮补入狱。而他周日在被关押将近五年后,终于获释。但他并未返回北京与妻小团聚,而是被政府带到户籍地济南的住处隔离。各界担忧,王全璋在被释放后,仍会遭受中国政府长期的监控,无法真正获得自由。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在被中国政府关押近五年后,终于在周日(4月5日)清晨离开山东省的临沂监狱。然而,他出狱后却立即被送往位于户籍地济南的住处隔离,并未如妻子李文足所希望的返回北京与妻儿团聚。
李文足周一 (4月6日) 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王全璋在获释前跟她说自己在监狱中已接受五次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所以代表他是健康的。在出狱前,临沂监狱的官员也向王全璋表明,他出狱一定要由狱方人员送至目的地。 如果他愿意去济南的话,他们便会送他,但如果他想去北京与妻小团聚的话,他们便不送他。 李文足说:“中国政府这么做根本是强人所难,强迫全璋一定要去济南。 ”
一波三折的获释过程
李文足周日上午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周日上午九点多接到王全璋打来的电话,了解到他于周日清晨五点多离开临沂监狱,被送到两人位于济南的家。然而,原本济南的房子已出租给别人,但警察却把租户赶走,让王全璋待在该处进行长达14天的居家隔离。
在王全璋抵达济南住处数小时后,李文足再次于推特上发文更新,表示虽然王全璋有收到她周日下午一点透过外卖送去的食物与鲜花,但709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周日下午四点五十分准备再送鲜花去给王全璋时,花店的老板却告诉王岭峭派送人员被带到当地警察派出所。
此外,李文足还表示王全璋的堂弟周日下午三点半尝试去探望王全璋时,一到小区门口便被许多人拦住,并带到派出所做笔录。李文足写道:“堂弟说:”我好几年没见到我哥了,就是想见我哥。‘警察说:“不允许你见,也不要硬闯,否则就拘留你。’”
除了外送员与王全璋的堂弟先后被警方拘留外,王全璋的姊姊王全秀上周六 (4月4日)也透过李文足发布视频表示,她原本预计周日到临沂监狱去接王全璋出狱,但一群公安周六上午九点十分突然到她工作的单位控制她,禁止她去接王全璋出狱。
欧盟吁无条件释放王全璋
欧盟在周日也针对王全璋出狱一事发出声明,呼吁中国无条件释放王全璋,尤其应该确保他的行动自由与迁徙权,包含与家人团聚的权利。欧盟的声明表示,中国在王全璋被拘留跟审判期间都没有尊重他在中国法律及国际承诺下的权利,所以中国当局应该对媒体报道中提到的王全璋在被关押期间遭受的虐待与酷刑进行彻底调查。
针对王全璋出狱可能被中国政府继续监控的情形,美国纽约大学的中国法律专家孔杰荣(Jerome Cohen)周六在博客写道,中国政府过去十年习惯用伪释放来继续打压人权律师或维权人士。这种方法不仅让中国政府能更专注于对付特定对象,也能对这些维权人士进行更长时间的监控。
防止王全璋回归正常生活的手法
2015年也因“709大抓捕”被中国政府逮补入狱的律师谢燕益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他认为中国政府强迫王全璋在出狱后到济南进行隔离的决定已违反中国防疫的相关规定。他表示,根据相关规定,王全璋应该可以回到他的经常居住地与妻儿团聚,并在那样的环境下进行隔离或相关医疗检查。但他说:“中国政府之所以借助防疫把王全璋封闭起来,是因为他们怕王全璋会揭露在监狱中所遭受到的酷刑。”
谢燕益说,他自己与王全璋一同被关押期间,被强制喂药,遭受殴打、在指定监禁期间半年见不到阳光以及疲劳审讯等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他告诉德国之声:“当时我们可以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关押期间,我也听到有人受到电击的虐待,王全璋应该就是其中一人。”
谢燕益表示,关押期间因受到各种折磨,导致自己在获释后,花了非常久的时间才慢慢恢复。他认为,王全璋在被关押期间,不仅遭受与其他人权律师一样的折磨,甚至还受到特殊待遇。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我相信有一天王全璋会将所遭受的所有虐待都披露出来,但这也是为何我认为中国政府要把王全璋定罪四年八个月的原因。”
谢燕益说,他认为中国政府中部分人不愿看到王全璋回归正常生活与家人团聚,也不愿让他重新获得言论自由。谢燕益说:“这些人害怕王全璋将所有的事情都公诸于世,所以他们会千方百计的不让王全璋那麽容易地回到社会中。这些人不仅绑架了中国社会,也绑架了中国政府。他们不希望看到这个国家走上正常道路。”
由于王全璋目前仍须在济南度过13天的强制隔离,李文足表示王全璋目前是被中国当局以一个貌似正当的理由,软禁在济南。 她说,希望中政府能遵守他们的说法,在14天后让王全璋真正获得自由。 她告诉德国之声:“我现在只能暂时相信他们14天后便会让他自由,但如果他们14天后还是不让他回来,那我就继续去公安部或司法部继续控告,透过维权来要求让他获得自由。 ”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6日报道:王全璋刑满后被“隔离观察” 妻子批评是“继续坐牢”
2015年“709”事件中被拘捕,然后被中共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的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周日(4月5日) 刑满出狱,但当局以防范新冠肺炎扩散为由,将他送到济南隔离14天,没有到北京与妻子李文足团聚。她形容丈夫是“继续坐牢”。
李文足在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 说,他的丈夫用“社区工作人员”的手机给她打电话,透露自己当天早上5时多离开监狱,但只说了数句话,说他买了手机会再跟她联络。
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区办公室研究员多利安。刘(Doriane Lau)批评,王全璋的自由只是“幻象”,认为王全璋今后仍然会受当局的严密监察。
北京市目前因应新冠肺炎疫情,所有进京旅客都必须隔离观察14天。
但李文足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她认为当局在利用疫情为借口,继续扣留王全璋。她又认为当局仍然控制着她丈夫的言行。
“他打电话跟我说他会到济南。一个正常人与妻儿分开五年后,会说出这些话吗?”
中国官方至今没有就王全璋刑满获释作任何评论。
中国当局2015年拘捕王全璋及200多名维权人士,王全璋被拘留至2019年被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他在裁决前已经被秘密关押三年。
除了国际特赦组织,欧盟早前也发表声明欢迎王全璋刑满释放,但要求中国当局调查他在囚期间怀疑被虐待。
“欧盟期望王全璋将会获无条件释放,尤其是他行动、居住和与家人团聚的自由。”
 
▲美国之音(VOA)4月6日报道:欧盟呼吁中国无条件让获释人权律师享有自由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709律师王全璋刑满后被“隔离观察” 妻子批评是“继续坐牢” 
 
维权律师王全璋在“被消失”前与妻子李文足和孩子的合影。(资料照片)
 
被判刑4年半的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星期日(4月5日)刑满出狱。欧盟对此发布声明,呼吁中国对王全璋无条件的释放,尤其是要确保其行动自由和迁徙权,包括与家人团聚的权利等。
同时,国际特赦组织星期天也呼吁,“停止监视骚扰王全璋家人。王全璋被囚4年半后刑满出狱,却被严密监控无法与家人相聚” .
国际特赦在新闻中刊登其中国研究员卢利安(Doriane Lau)的话说,有理由担心王全璋被释放出狱,只是“重获自由”的假象,中国政府对出狱后的人权捍卫者进行监控的行径并不少见。
在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中,王全璋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逮捕和判刑。在他星期天刑满释放后,当局以“防疫”为由把他带到济南隔离,不准任何人见他。
欧盟星期天在声明中说,王全章被判刑4年半后,4月5日获释,这是一个积极的进展。中国政府在王全璋被拘留和审判期间,未尊重其在中国法律下和国际承诺下的权利。中国必须要对有关报道中关于王全璋遭受的严重虐待和酷刑进行彻底调查。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星期天在其推特上说,王全璋上午9点给她打了电话,说他早上5点从监狱离开,现在在济南自己的房子里。警察把这个房子的租户赶走了,然后把王全璋送到了济南的房子里。
几小时后,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发推还配上图片说,她订了一束鲜花,请花店送到王全璋在济南的住处,由于没有王全璋的电话,就请配送员尽量送给本人,结果配送员告诉她,不让进楼,配送员的电话断掉。过一会儿,花店老板打电话说,配送员被保安带走了。王峭岭写说“太过分了”。
维权律师李和平2017年也在709大抓捕事件中被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并被吊销专业律师执照。
同时,李文足还在推特上说,她委托王全璋在济南的堂弟去前往看望,但他的堂弟被拦截和威胁,并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他堂弟在派出所见到给王全璋送花和送外卖的人也被做笔录。李文足强调,王全璋不是在“隔离”,而是在继续“坐牢”。
另外,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4日发出视频披露,她和她的丈夫打算到山东临沂监狱接王全璋出狱,但有警察和社区官员到王全秀的单位威胁,要求她不要前往监狱迎接,还以防疫为由,要把王全璋送到济南隔离14天。
 
▲自由亚洲电台(RFA)4月6日报道:从小监狱转往大监狱? 王全璋刑满被送往济南“居家隔离”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709律师王全璋刑满后被“隔离观察” 妻子批评是“继续坐牢”
 
左图: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右图:王全璋。(推特图片)
 
因为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的中国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周日(5日)刑满出狱后,被带到山东济南的寓所。家属批评当局以疫情为由,侵犯王全璋的居住权
,认为王全璋并没有恢复自由,并怀疑他在狱中曾受到虐待。
王全璋周日清早离开山东临沂监狱后,马上被送回济南自己的房子。他的妻子李文足表示,当局派人在寓所外面监视。
李文足:“早上五点多从监狱离开,警察把他送回济南的自己的房子里面。这房子本来是出租出去了,但是警察把租户赶出去。”
当局早前通知李文足,由于武汉肺炎疫情关系要隔离王全璋14天。李文足却认为,这只是借口。她周日给王全璋叫了外卖,定了鲜花,快递到王全璋手上,但另一709维权律师家属王峭岭同样为王全璋定了花,其后速递员被带到派出所。
李文足认为,王全璋并未恢复自由,当局的打压并未停止。她不会到济南与王全璋见面,否则就是配合违法犯罪。
李文足:“我们家在北京。我们的生活一直是在北京,所以全璋回到北京就是合情合理合法。他们现在只是剥夺和侵犯我们的权利。我们的居住权,他们把全璋弄到济南,继续他们的违法犯罪。我不会去济南找全璋,因为他们违法,我不能配合他们违法。”
王全璋的健康状况备受关注。他和709事件被捕律师李和平通电话时透露,自己其中一只耳朵耳膜穿了孔,小的声音听不见,但使用手机对话没有问题,家人怀疑他在狱中可能受到虐待。
李文足上周六在临沂监狱安排下与丈夫通电话。在两分多钟的对话当中,王全璋叮嘱妻子不用到监狱接他
王全璋:“我明天(周日)就回去了,你不用来接我。”
李文足:“那是把你送回北京吗?你的老婆孩子在北京。去济南找谁?还有人比我们更重要吗?”
两人的儿子王广微要求王全璋回北京。
王广微:“爸爸你明天回来吗?
王全璋:“要先隔离一个人。疫情比较严重。
王广微:“不行不行,不要不要。爸爸你就明天回来。”
王全璋:“我先去一趟济南”
李文足:“”是不是他们拿枪威胁你呀?“
王全璋:“没有,我们肯定要在一起,但是要有一个过程。”
李文足:“什么过程呀?  快五年了,你不想见到我和孩子呀?”
这也是王全璋被囚禁4年多以来声音首次曝光。
王全璋从一个小监狱转去大监狱
王全璋因为2015年“709事件”,自2016年一直被羁押,到2018年12月正式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经秘密审讯后,去年1月被判有期徒刑4年半,剥夺政治权利5年。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形容,王全璋从山东临沂监狱送回济南,只是“从一个小监狱转去大监狱”。总干事陈悦认为,当局采取的手段显示王全璋短期内将继续受到软禁。
陈悦:“当局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软禁王全璋,还有一直控制他的人身自由,当局做了很多动作,包括把他房子的租客赶走,其实怎么可能一定要到济南隔离14天呢?你把他送回北京隔离,完全是可以的。我们很相信,王全璋被关押期间肯定受过酷刑等不人道对待。我们现在非常担心,他现在被软禁如何可以去看医生呢? ”
连同“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在内,最少11个国际人权组织发起联署,促请中国政府守法和尊重王全璋人身自由,让王全璋立即返回北京与妻儿团聚。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部4月6日报道:王全璋耳膜穿孔听力受损 妻子疑夫狱中受虐
刑满获释的的709案律师王全璋,周日(5日)出狱后即被当局带回山东老家隔离,不能回北京与妻儿团聚。王全璋透露自己「耳膜穿孔」听力受损.其妻子表示王全璋记忆力衰退,怀疑他在狱中受到虐待,又指丈夫至今仍被限制自由,强调日后或会循法律途径,控告当局的违法行为。(黄乐涛 报道)
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王全璋,周日(5日)在山东省临沂监狱刑满出狱,即被当局控制在济南老家,他与同案的被捕律师李和平通电话,表示自己本身患有中耳炎,在狱中情况恶化,以致听力比较差。李和平将通话内容上载到社交媒体,希望大家关注王全璋的情况.
王全璋说︰因为「耳膜穿孔」,有的小的声音我也听不见,但是打电话手机贴在耳朵上。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周一(6日)对本台表示,丈夫并没有透露是否在狱中得不到适当治疗,而导致「耳膜穿孔」,另外丈夫现时记忆力衰退,很多事情都忘记了,身体状况大不如前,怀疑他在狱中受到虐待。
李文足说︰记忆力也挺差的,就社区的工作人员帮他(王全璋)买那个手机,这个微信搞了好久都没註册好,然后他就说那个验证码记不住,所以他这个记忆力也衰退得很厉害。
她又指,当局以防疫为理由隔离王全璋14日,至今仍派人在住所外把守,期间家人不得探望。李文足表示,若果当局过了14天仍不放人,让丈夫回到北京居住,她就会对当局作出控告。
李文足说︰他(王全璋)现在就是有人看守嘛,楼梯口就有人,送外卖的、送鲜花的包括他的堂弟,都被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希望他们(当局)能够遵守承诺,就是14天之后让他回北京、14天之后不让他回来的话,那我也肯定继续去公安部、司法部控告、上访.
本台致电临沂监狱,希望了解王全璋被当局控制的情况,但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工作人员说︰释放的话,你直接找他就可以了,具体情况我们就不是很了解。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周六(4日)上午原本打算前往临沂监狱迎接弟弟出狱,但当天遭多名公安和国保拦截,并与外界失联。在前一天的周五(3日),王全秀亦受到员警和社区官员到她的工作单位发出威胁,要求不要前往监狱迎接。
当局又将王全璋於济南出租物业的租户赶走,然后把王全璋送到屋内,以防疫为理由隔离14日。
王全璋是709案最后一位被判刑的被告,他在2015年的律师大抓捕事件后失踪。直至前年2月,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同年12月在天津二中院秘密开庭,直至去年1月28日被判有期徒刑4年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709律师王全璋刑满后被“隔离观察” 妻子批评是“继续坐牢”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