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 為何眾多案件的被告及家屬均拒絕「官派律師」?】(2020年9月17日)

【 為何眾多案件的被告及家屬均拒絕「官派律師」?】(2020年9月17日)

在香港,法律援助署會為符合資格的申請人提供經濟援助,資助申請人在因訴訟而產生的律師費用及訟費;類似的安排亦見於屬另一司法管轄權的中國大陸。內地的法律援助機構會為經濟有困難的被告安排律師,或者安排在人民法院或看守所派駐的值班律師。而在敏感案件中由當局指派的律師,便是人們口中所說的「官派律師」。

在香港,參與法律訴訟的各方在絕大部分情況下均會盡力爭取申請法律援助,因成功申請法律援助計劃,申請人可以獲得有水準的法律代表,同時大幅減輕其律師費用及訟費。若申請不被批准,申請人甚至會覆核或上訴該決定。惟在中國大陸,根據報導,不少當事人及其親屬均對「官派律師」退避三舍。就著有關12名港人在深圳被拘留的案件,被捕人士家屬日前舉行記者會,指出他們為被捕人委任的律師均被當局拒絕,惟他們堅持不會接受「官派律師」的委任。同樣也是法律援助的律師,為何他們在中國內地的情況會與其他司法管轄區南轅北轍?

 

原因(1):當事人或家屬未能相信「官派律師」會盡力辯護
在不少案件中,「官派律師」被敬而遠之的其中一個主因,是被告或家屬未能相信「官派律師」是真誠地為被告辯護。在不同案件中,「官派律師」均出現在家屬已經為被告安排律師之後,而且更是由相關執法部門的要求下必須聘用「官派律師」,同時要求家屬解僱本來聘請的律師。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第30條,律師的主要職責便是為被告人辯護。按常理推論,各個律師的職責理應大同小異,為何當局往往急切要求家屬使用「官派律師」?執法部門強烈要求聘用「官派律師」的行徑,很多時令家屬嚴重懷疑「官派律師」的獨立自主,以及他們是否真誠地為被告辯護。

而且,與其他司法管轄區不同,在中國大陸,「官派律師」是由執法部門(如看守所)指派。這等由刑事檢控部門指派律師為被告人辯護的機制,在先進的法治社會中可謂絕無僅有,因為刑事檢控部門負責檢控被告人,與律師為被告人辯護的工作完全衝突。

 

原因(2):某些「官派律師」的行徑紕漏百出
當中包括沒有通知被告家屬審訊日期和判刑結果,以及拒絕會面。我們不能否定一些「官派律師」是真誠為被告辯護,但亦有為數不少的「官派律師」為被告人辯護的安排七漏八錯,令人不禁生問「他們究竟是為誰工作?」。

箇中的例子包括近期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的「長沙富能公益案」,根據被告人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在Twitter上發布的消息,當局一直拒絕她為丈夫聘請的吳有水律師參與案件,而要求她使用「官派律師」。可是,該名「官派律師」從來沒有與她溝通過,甚至沒有向她通知被告已完成審訊以及被判刑,只有後來她聯絡檢察院才得知此事。她及後到「官派律師」的律所要求會見,律所首先指「官派律師」在開會,其後突然告知「官派律師」已離去,要求家屬立刻離開律所。施明磊最終「遍尋不獲」,空手而回。

事實上,根據《律師法》第30條,律師應致力維護被告人的權益,而通知被告人家屬有關審訊的安排毫無疑問是被告人的權益。「官派律師」逃避會見被告家屬,拒絕向他們透露案件的所有細節,試問又怎能令家屬放心?相信亦因此造成大量的被告人或其家屬均難以接受「官派律師」的委派。

 

缺乏法理依據:被告人沒有經濟困難,家屬沒有申請「官派律師」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35條第1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經濟困難或者其他原因沒有委託辯護人的,本人及其近親屬可以向法律援助機構提出申請。對符合法律援助條件的,法律援助機構應當指派律師為其提供辯護」。國務院公布的《法律援助條例》第11條亦清楚闡明,在刑事案件中,「官派律師」只有在被告人有經濟困難的情況下適用。

由此可見,上述條例清楚指出只有在2種情況下才可以委任「官派律師」,分別為 (1) 被告人有經濟困難;或 (2) 因其他原因沒有委託辯護人。在12名港人被捕的案件中,很明顯沒有任何被告人提出過因有經濟困難而需要委託「官派律師」,而他們的家屬亦早已安排律師為他們辯護,上述情況(1)及(2)並沒有出現。因此,若當局仍執意該等被捕人必須使用「官派律師」,此等做法無疑扭曲了法律援助制度,變相剝奪「敏感案件」當事人及其家屬自行委託律師的權利。故此,當局應提出確切的法理依據,向外界解釋在上述情況沒有出現下,委派「官派律師」為何合法。

 

期望
中國多次自稱為「法治國家」,按照「依法治國」的原則實施政策,我們因此相信其所有決定必須合符法理。然而,就如以上所述,其現時強制要求12名在深圳被拘留的港人使用「官派律師」的法理基礎仍然不清晰,其所頒令的法例均指出在當刻的情況下,要求該等被捕人士使用「官派律師」不合法理。

中國為聯合國的其中一員,因此有責任盡力達致聯合國《保護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監禁的人的原則》所載的原則。其中,原則19清楚指出「被拘留人或被監禁人應有權接受特別是其家屬的探訪,並與家屬通信,同時應獲得充分機會同外界聯絡」。究竟現時該等被捕人士是否有權自主地選擇為他們辯護的律師?外界並不清楚。家屬為他們委任的律師,身份及辦公地處均彰彰明甚,然而當局委任的「官派律師」,外界就連其名字也不知曉。

中國多番強調自己為「法治國家」,而相信在「依法治國」的政策下,盡力確保被捕人士有權力自主選擇具水準的律師為自己辯護,理應才是體現其司法系統健全的做法。惟在這宗案件中,為何拒絕家屬委任的律師?為何要求家屬接受「官派律師」?被捕人士是否知道家屬已為他們委派律師,惟仍自主選擇「官派律師」?強制委任「官派律師」的法理基礎何在?上述問題的答案至今仍是乏善可陳。

僅寄望中國致力遵從其所宣稱「依法治國」的方針,遵從聯合國闡明的國際準則以及遵守本地法律,為被捕人士致力提供一切保護,讓人們相信其司法系統能確保給予被捕人士所有辯護權,以及獲得公平、公正及公開的審判。

 

資料來源

https://bit.ly/2RAyj1W (立場新聞有關12名在深圳被拘留的港人的家屬記者會報導)

https://bit.ly/3mvYLYM (《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9112020080543… (自由亞洲電台有關「長沙富能公益案」報導)
https://twitter.com/MindyShi227/status/1303891048683286529 (施明磊有關「長沙富能公益案」推特)
https://www.pkulaw.com/chl/5a06769be1274052bdfb.html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http://www.moj.gov.cn/government_service/content/2017-01/27/643_149062.html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援助條例》)
https://www.un.org/zh/documents/treaty/files/A-RES-43-173.shtml (聯合國《保護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監禁的人的原則》)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 為何眾多案件的被告及家屬均拒絕「官派律師」?】(2020年9月17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