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空降兵汪小燚被政委残害成精神分裂

汪小燚的控告信:关于对空降兵15军44司训大队政委韩少剑、一营教导员赵玉民捏造事实,报复陷害、残酷虐待战士汪小燚致残事件的全部经过。

汪小燚,男、1979年12月16日出生,高中文化,1999年12月入伍,四川省南部县南隆镇人。原空降兵15军44师司训大队一营二连战士,上等兵军衔。

控告事项:
1、军队主管机关依法追究赵玉民、韩少剑虐待士兵罪;
2、对因被打,被残酷虐待致肾萎缩、抑郁症、脾肿大并给予积极治疗甲亢等病进行全面检查,并给予积极治疗;
3、部队主管机关全面训查,依法撤销对我的一切冤假错开处理决定,并给予妥善安置;
4、部队主管机关责成司训大队向我赔礼道歉,赔偿我的物质和精神损失。

事实及理由

2000年6月28日下午,我接到家里父母打来的电话,得知我外婆肖桂芳去世的噩耗,心里非常难过,便到营部教导员赵玉民的办公室请假奔丧。当时教导员情绪不好,不批我假,我便对教早员说:“你批了三连两个同年兵的假为什么就不批我的假”,教员一听火了顺手给了我几耳光,打过说:“你反了你”。我当时心里很委屈,边哭边去街边电话给母亲诉说此事,电话刚通了几秒钟即被教导员派的兵来压断。我又给15军军务处处长魏建华打电话告教导员打人的事,刚拨通又被教导员叫来两名连的老兵把电话压了,不让我反映情况。大约晚上6点多钟,来了两个老兵、两个新兵把我带到司训大队收发室,对我实行行政看管。政工组长张旺雄用手铐把我的双手拷在窗户铁栏上,把我的军衔和衣服扯掉,又叫新兵把我的裤子和鞋子扒掉。同时把我的上装衣服扣全部扯掉。六、七月的武汉气温高达40多度,在看管室内我又气、又渴、又饿,双脚、双手、胸部、头部被蚊子叮咬得难受极了,我大哭也无济于事,只能用头撞击窗户。当晚,即被看管的第一天晚上,2名年轻的士兵走到我面前不由分说用盆子翠在我头上、对我的腰部,头部等部位拳打脚踢,由于我双手被铐,无法躲让,在对我实行看管的前三天,不给我吃饭,不给我水喝,不让我解便、睡觉,直到第四天,我再度昏了过去才给我放了一张床,同时将我铐在床上。由于看管期间被蚊虫吁,虐待、毒打,我连续发高烧,全身发冷,打摆子,我请求要一床棉被也无人理会。从2000年6月28日起至7月13日一共被折磨16天,这半个多月,我的身心受到了极庋的摧残和虐待,不到二十岁头发出现大量白发,身体垮了。

2001年7月13日,我像犯人一样参加了600多人参加的除名大会,会后我被押回原籍南部县。南部县武装见我神色呆滞,身体极度虚弱,又见档案内无任何处分材料就除名,严重违反除名规定,便拒绝接收我。遣送我的人随后让教导员赵玉民伪造两个处分登记表,但南部县仍拒绝接收我。司训大队政委韩少剑等人采取恐吓,欺,软硬兼分等手段强迫我父母收下我。南部县武装部至今未收我。韩少剑刚调司训大队几天,天刚亮穿便衣在散步,我下岗碰到韩,没认出来是政委,便被韩两拳打肿了双眼,“为什么不给我敬礼”我向44师反映了他打我的经过,韩为此事受到了上级严反的批评,这次对我的行政看管。除名都是韩批的,并亲自遣送我,可见韩政委对教导员工作的“支持”,对我的“厚爱”。

政委韩少剑深知他同教导员赵玉民无端迫害,残酷虐待我的罪责,利用手中的权力遮天过海、瞒上欺下、上下串通玩弄骗术,在湖北编造谎言“三条”欺骗上级首长。同时,在四川不准我父母上告,恐吓我父母要将我收回部队劳教,给钱,“给我办正式退伍手续”保证等。韩少剑并扬言:“我是中央直接管的,谁也别想告倒我,你写再多的信都会如数回到我手里,我会很快用我的证据推翻你的控告,我要什么证据就有什么证据”。根据上述事实不难看出:

1、我被行政看管、除名完全是2001年6月28日因与一营教导员赵玉民为请假纠纷,赵的报复行为造成的。赵的目的是剥夺我申诉权、控告权、人身自由权,不准我告他打人。审批表中所填的事实都是赵玉民一手编造出来的谎言,是对我的打击报复,都是欲加之罪。同时,关了我十六天,严重违反了《纪律条令》。

2、在行政看管期间,我受到了赵玉民法西斯的折磨,受到了侮辱、毒打和虐待。并经成都空军452医院,四川省南部县人民医院,华西医科大学诊断为“肾萎缩、抑郁症、脾肿大,甲亢等病。我是一名体检健状的入伍一年多青年,又经过多次复查各方面都合格青年,我才十九岁,我的身体被他们无端整垮了,我以后怎么活?

3、遣送我时,我病情严重,一路上他们不停让我吃药、输液。这些情节他们瞒着南部县武装部,瞒着我的父母,他们怕虐待毒打我的犯罪行为暴露。

4、我并没有违反《纪律》第四十一条除名的任何一个行为。我最多就是顶了教导员一句嘴。我万万没有想到讲句真话,顶了一句嘴,几乎招致杀身之祸。这样的军官那儿还有点人民军队的味道?谁还敢到这样的部队当兵。

5、在我被看管以前,我从未受过任何处分。我档案里的两张处分卡都是教导员赵玉民伪造的,都是编造的,同时也是赵玉民打击报复迫害我的反证。

6、既然我2001年7月13日已被除名,已被开除军籍。失去军人资格,而政委韩少剑干事王满为什么又亲笔给我父母出具了“年底给汪小燚办理退伍手续”证明和承诺呢?这不是自相矛盾?

综上所述,政委韩少剑、政教导员赵玉民因为我举报其打人而怀恨在心,为达到打击报复我的目的,利用职权指使他人编造事实,隐瞒真象,无端剥夺我的人身自由权,残酷虐待我,毒打我,给我的身心造成严重伤害。请求上级主管机关查明事实,依据《刑法》处贾残酷虐待部属的罪犯,支技我的请求,维护一名上等兵的合法权益。

空降兵汪小燚被政委残害成精神分裂

空降兵汪小燚被政委残害成精神分裂

空降兵汪小燚被政委残害成精神分裂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空降兵汪小燚被政委残害成精神分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