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刘未未:“境外势力渗透”的背后

“境外势力渗透”,从中纪委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组长、院党组成员张英伟口中说出来,很多人没有做好接受的心理准备。中纪委给人的感觉就是抓贪腐分子的,好像与“境外势力”沾不上边。

6月10日,张英伟在近代史研究所作报告时指出,社科院内的意识形态存在“四大问题”,第一、穿上学术的隐身衣,制造烟幕;第二,利用互联网炮制跨国界的歪理;第三,每逢敏感时期,进行不法的勾连活动;第四,接受境外势力点对点的渗透。他要求全院“高度保持政治敏感性”,“绝不容忍任何人搞特例”。

被认为是马克思主义堡垒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居然成了境外势力点对点渗透的场所,就像心脏被敌人扎了一刀。看来,“境外势力”很厉害啊。有网友透露,国外福特基金会、NED等基金会每年给中国的大额捐款大部分都给了社科院、大学等中共控制的学术机构。认为这就是中纪委怀疑的原因。但是按中国当前学术习惯,尤其是马克思主义这块务虚的学术研究而言,这些钱最后用没用到学术上,是不是打了水漂,还不一定呢。

什么是境外势力呢?

小时候,学校的老师告诉我们,万恶的西方资本主义妄图推翻“我们”。结果再大些的时候,“我们”居然主动引进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模式,过了这么多年,“境外势力”不但没有颠覆“我们”,我们的经济反而得到长足发展。现在的小孩子,基本上也不会与“境外势力”发生什么关系,空洞批判“境外势力”的教育,让教育者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怎能教育孩子?你说西方是“境外势力”,为什么大家都在往西方“跑”?有钱没钱的,只要有机会,都努力让自己的后代到西方,更不用说那些高级领导干部的子女,主动到“境外势力”去,又不愿意回来,是准备身先士卒让万恶的资本主义吞掉自己吗?还是准备打到“境外势力”内部去?

长大了,对“境外势力”的模糊说法更为不解,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境外势力很多?西方国家的境外势力很少?为什么台湾的少?香港的也慢慢多了起来?这些境外势力究竟是意识形态的?还是物质的?它有多大的危害?显然也不能简单地归结为“颠覆政权”(总得拿出些证据,让人相信确实能够颠覆政权)。

张英伟所言,相信已经有了证据。公布这些证据,才更能说服更多人。像由国家巨额投资的遍布世界的孔子学院,于其他国家而言,是不是境外势力?为什么人家国家坦然接受,没有顾虑?反之,如果其他国家大规模的投资到中国宣扬其文化意识等,我们会不会一样接受?

从张英伟所列“四点”可见,他言指“境外势力”,应该是“意识形态”。按马克思的理解,这是一种不平等的权力关系,是统治阶级为了欺骗和使权力关系具有合法性的产物,目的是为了让大家扭曲对于现实的认识。

显然,这不应是纪委的事,而是宣传部门的事。既然是意识形态的渗透,为什么宣传部门不开动机器,阻止这种渗透呢?掌管着全国媒体的宣传部,岂能在所谓“点对点”渗透的境外势力下“低头”?再不行,就把这些渗透公布出来,交由全国民众批判,看它还能渗透到哪儿去!

张英伟所谓的渗透,应该是堡垒内部的分裂,最起码是双方谁也说服不了谁。现在又广而告之,能理解为矛盾尖锐激化吗?一公开,最后肯定要由人为此负责。

不客气地说,“境外势力”的空洞说法,已经说服不了更多人,如果不拿出证据的话。现在再指望阶级斗争年代那一套,无疑于痴人说梦。中共早就明确规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取代以阶级斗争为纲,张英伟的说法,不知道背后代表的哪个势力!

笔者不愿意相信,几十年过去了,执政者的眼中,仍然是到处都是敌人。世界上满眼都是敌对分子的国家现在恐怕只有朝鲜了。在正统的白头山血统者眼中,没有国民,只有良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没有民众,异议者即是敌对势力,即是受了境外势力的影响。他们不会尊重不同意见,他们恐怕没有学过中国历史,不知道“道路以目”那个皇帝的下场,更不知道异议是天赋人权,需要补补基本的政治文明启蒙这一课。

(据2014年6月18日微信公号“和平演进”)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刘未未:“境外势力渗透”的背后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