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念斌案八审律师遭暴打 维权家庭四人被抓三人陷狱

@我是念斌的姐姐:

1.今夜无眠,感谢不远千里来围观的律师、网友们。感谢你们为枪口下的念斌在呼吁,律师们将要面对一团伙,明天又将是一场攻坚恶战。福建公安挑唆受害家属谩骂、欧打律师、专家。它们想用下三滥手段来为公安杀人的罪行袒护掩盖着。明天期待你们带着手机前往围观、声援!叩谢!

2.现实福州中院已排好了剧场,听说死者家属来了不少。上次庭审我与家人律师被追着打,数十位的警察站在边上无动于衷。讲法的地方却不讲法。去法院却是死亡之旅。今天我们的安全需要你们围观!

@伍雷论法的精神:

1.念斌案三个律师在警察眼皮底下被暴打

2.念斌案福州中院门外一片混乱,我眼看律师被暴打,张磊律师在我眼前被暴打头部,他抱住自己的头,仍然在警察眼皮底下被暴打

@知青记者:两分钟前接到@我是念斌的姐姐的紧急电话,哭诉包括主辩@张燕生律师在内的律师被法警堵住不让进入法庭。@福建高院 怎么回事?

@杨学林律师:今天,斯伟江、李金星、张磊三律师在福州法院门口被打,再次说明中国律师进入高风险时代。风险来自于:公权力,可以抓你;受害人家属,可以打你;而律协,则可以当帮凶。当然,别较真,搞勾兑,可能没有这个风险。

@李方平:经过喀什中心市区见到久违20年的游行示众,。尖锐的警笛声中,警车、武警装甲车、绿色军车上押送一些挂维文号牌的维吾尔族犯罪嫌疑人游行示众,人都被反绑、头被摁极低,有的露出极其痛苦的面容。

@王成律师:【豺狼当道】对正义人权律师实施殴打、驱逐、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判刑、吊销律师执照、下三滥手段逼迫律师无法执业等等罪恶手段的已有福建、浙江、广东、北京、黑龙江、上海、江苏、重庆、辽宁、广西、海南……等“独立王国”,法律已死!!!

@张磊律师:【谢谢大家关心】今天在福州念斌案开庭,我是念斌委托的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我们在进入福州中院大门边上的门卫室时,被被害人家属及其纠集的人围殴,斯律师被人推后脑、击打,我遭多人袭击被打掉眼镜后迅速蹲下用手护头,被围殴二十秒左右,后被斯律师和一名法院保安解救,除手被打破一点皮外,其他应无大碍。上午正常开庭,下午二时继续庭审。

@小斯: 福州市中级法院门口,家属围攻律师,我被打了一下,张磊被打了好几下,眼镜都掉了。公孙雪也被打了!我总结了一下,我这次被打关键是带了领带,目标明显。

@伍雷:【x谁的妈】福建高院旁听念斌案。令人悲哀的不是律师被打,也不是鉴定人说假话,而是每当斯伟江律师发言关键时刻,总有旁听人员高喊「我x你妈」,法庭制止无力,总计十次以上高喊,法庭秩序极为混论。鉴于律师是法庭的一部分,我觉着这些人「x的不是律师的妈」,他们「x的是福建高院马新岚院长的妈」

律师王学明: 【在考虑是否退出刑事辩护业务】做律师快30年了,一直主打刑辩。以前司法机关恣意办案主要是因为法律的不完善。新刑诉之后我误以为刑辩的法治春天来了,后来看是用来充饥而画的一个饼。刑诉法的条文可以不被官家被理睬。律师权利被限、被夺,律师被打被抓已司空见惯。不想再和骗子玩了。

@何兵:【寄语法官】我接触的当事人中,有被检察院刑讯的公安局处长和中级法院副院长。昨天致电某检察院,接电话工作人员口气很傲慢。近些年来,某些检察院假借纪委力量,气焰冲天。视法律为稻草,视法官为玩偶。各位法官们,如果你们不保护律师,不让律师发声,你们会死在监狱都没人知道。

@赵士林: “敌对势力”的思维定势已经左右了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迫害维权人士、抓捕良知律师、打压言论自由,等等,在在体现了这种思维定势。这种思维定势其实是毛时代阶级斗争为纲的新版本。它给中华民族造成的巨大灾难历历在目,殷鉴不远。强烈呼吁当局抛弃这种思维定势,适应世界潮流,回到改革思维。

@游飞翥: 【紧急快讯】今天念斌案在福州中院开庭,律师斯伟江、@伍雷论法的精神 、@律师青石 被暴打,警察当时在现场。谁指使?谁纵容?谁真凶?@福建高院 @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

@徐昕:【关注@无辜者计划:念斌案】投毒现场没念斌指纹,没发现毒药/作案工具,卖鼠药老头没指证…公安造假:立案/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录像/证言/检验报告造假;未检出毒物做“检出毒物”鉴定;一张图冒充死者心血/呕吐物,造两份“检出毒物”鉴定;用实验室“标样”冒充死者尿液虚假鉴定。

@刘晓原律师:76岁身患癌症晚期的姚宝华,在昨天6月23日被送进监狱服刑去了。因为帮助村民土地维权,反抗强拆自家房屋,姚宝华一家四人被抓,三人被指控敲诈勒索开发商,姚宝华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五年,他75岁妻子判刑三年半,他儿子判刑三年。判决生效后,患病在家的姚宝华6月12日又被送进看守所羁押,现又送监狱。

@王江松-:【狱中札记】工人领袖孟晗的黄钟大吕之声:1、我们是无罪的,真正有罪的是侵犯工人合法权益的强权;2、如果非判我们有罪,就把刑期加我一人之身,没有劳动的尊严,我宁愿终老监狱;3、工人可以一无所有,可以贫穷、孤独、死亡,但不能没有尊严,后半生我要做有深度的灵魂,只要有你相伴,我的爱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念斌案八审律师遭暴打 维权家庭四人被抓三人陷狱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