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贵州福泉山体滑坡被指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截至今天(8月31日)10时,贵州福泉山体滑坡遇难人数增至22人,22人受伤,1人仍失联,遇难者和失联者名单已经整理出来。记者在这份名单上看到,遇难者和失联者涉及10户23人,名单姓名、年龄、性别登记均较为清楚,遇难者中有多名未成年人。

8月30日,有知情人员说,在此次滑坡事发的山上挖矿的负责人已被警方控制,“两个老板,一个是福泉牛场镇的人,很快就被抓了,一个跑到了浙江,昨天被抓到。”目前,官方还没有发布关于此次滑坡的具体原因。而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应急指导中心和贵州省国土厅等单位的专家正在现场指导救援,对滑坡点进行勘察并调查滑坡原因。

多名村民指称,滑坡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祸根是多年开采磷矿,导致山体松动,山坡被挖成巨大的高边坡,形成百米高悬崖,加上前不久的大雨等因素,突然滑坡终酿惨剧。多名村民曾经多次勘查山体,发现了巨大裂缝,他们向各级政府递交了多份情况汇报,最终也未见重视,直到灾难突然降临。但当地副镇长称事发前进行了疏散和提醒等预防措施,由于并非专业地质人员,没法准确判断,所以未做出立即、全部撤离的决定。

遇难村民的晚辈子侄现场烧纸跪拜

村民曾多次向政府反映滑坡危险

小坝组和新湾组处于众多采矿点、矿坑的包围之中,村民房子建在山沟里,进入小坝组的路上,就有两个超过50米深的巨大露天矿坑。而距离小坝组几公里外,就是亚洲最大的露天磷矿山,每年年产250万吨优质磷矿石。

村民对山体滑坡早有担忧,这种担忧一直存在了三四年,多年来多次向上级各部门反映,但迟迟不能解决,或搬迁、或治理,一直没有迅速开展。

多次反映山体有滑坡危险的一位村民代表介绍,向上级政府反映危险情况是从2011年开始的,3年来陆续反映过多次,21户村民曾集体签名,将材料报送乡镇、市、州及省里十多个有关部门,甚至当地派出所、磷矿公司都曾送过。村民代表手中有多张信访部门收到材料的“收据”单子,但没有收到过答复意见书。

根据村民代表介绍和村民联署的材料,21户村民是2003年由原所属的高坪镇政府协调,以安全隐患搬迁为由,搬迁到小坝组所处的水井湾两边住下,此地距离矿区仍旧不远,距离原居住地也不过几百米。2011年2月19日,村民们发现小坝组背后的大山开裂,中间的一跳裂口,长大约250米,宽70-80公分(原文如此),随后村民们向镇政府反映此情况。

此外,当时矿上还经常放炮开矿,多户村民房屋砖房开裂。

2012年4月27日,村民们又发现大山上有了新的裂缝,大约80米长,70-80公分宽,并滑下来2米多高。

2014年5月24日,村民发现情况更严重,经过护矿队王华江、陈真祥、周文左实地查看确认,山上已经有多条大裂缝,而且裂缝更加严重,7月发现山上的土层下滑已达8米多,情况非常危险。“我们根据几十年的生活经验判断,这已经是十万火急的情况,随时会发生山体滑坡。”

村民代表认为,多次反映此情况,未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好多次的上报材料都没有回音,曾经有专家来看过,但我们村民没有看到过调查报告,只是由政府人员告诉我们,专家调查后认为没有问题,不会有危险。”

也有村民称,事发前几天镇政府工作人员确实在山上调查裂缝,也向村民发出警示,劝说村民疏散、搬迁,但一些村民没有接到通知,或者大意,或者因为搬迁条件没有达成一致而不搬,“镇政府的人也没有下死命令必须疏散,所以很多村民仍旧照常生活。

多位村民认为,此次滑坡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开矿造成山体出现裂缝、山体下滑,这是主要原因,事发前情况已经很危险,但相关部门没有尽早疏散村民,也没有重视村民们多年来送上的情况汇报。

副镇长称事发前进行了疏散和提醒

今年3月份,道坪镇和高坪镇合并为一个镇,职能调整后主管安全工作的副镇长李大强介绍,英坪村一带土质疏松,一直是地质灾害隐患点,而镇里统计的资质灾害隐患点有26个,涉及的地点多、面很广,雨季的时候容易发生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地灾。

至于村民所称曾经多次向各级政府反映,李大强称半年来未曾接到过村民反映小坝组地址灾害的情况报告。

李大强说,经过巡查,发现小坝组的山坡有发生滑坡的迹象,针对这种危险情况,镇里采取了几种措施应对,在小坝组安排谭国庆等8人作为地址灾害督查人员,每天对山体观察,登记山体变动情况,并要求24小时值守,一旦发现有情况就立即汇报。

谭国庆还是李大强的姐夫,不幸的是谭国庆在此次滑坡中遇难。谭国庆家中还设立有一个警报器,一旦发生地质灾害,可以立即拉响警报,提醒全村人逃生。

李大强还表示,镇里也安排专人积极与村民沟通,争取整体搬迁,彻底解决这一隐患,如果村民整体搬迁了,即便发生滑坡,也不会造成群死群伤的事件。但整体搬迁的困难很大,主要是村民的各自利益不同,一些村民提出经济补偿、安排工作等要求,无法统一搬迁。此外,整体搬迁到哪里也一直没有确定,镇里提出搬迁大牛场镇、道坪镇等几个地方,但最终没有确定。

而8月27日早晨、上午,李大强还带人巡查了小坝组山体,“早上7点多到了小坝组,当时带着镇安监站、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在小坝组的大坡上巡查,中午没有吃午饭。”李大强说,根据巡查情况,判断形势比较危险,赶紧分头做撤离动员工作。因工作下午4点多李大强回镇里,由其他人组织疏散。但李大强也表示,没有下死命令立即全部车里,因为自己并非地质专业人员,只能靠一些经验判断,所以无法判断山体具体什么时候滑坡,也不知道到什么程度要立即全部疏散村民,当时只是判断比较危险,没想到当晚就发生滑坡,谁也没有预料到。

但不少村民说,有不少村民在外干活,晚上回来不知道疏散的消息,还有不少村民认为没有大问题,而关于搬迁一些村民也有意见,“只是说让我们搬迁,可是我们要搬到哪里去?搬出房子我们要露天吃饭睡觉?我们外面有没有房子,事发前我们曾要求政府在村边高处搭建一些帐篷,我们可以搬出房子在帐篷里临时生活,但没有结果。”

此外,关于搬迁的补偿条件一直没有谈好,很多村民认为搬迁的补偿额太低拒绝搬迁,“什么都没有谈好,一句话就让我们走,老人孩子去哪里住?靠什么生活?”村民说,这些问题没有解决好,只凭几句话没有多少人搬走。

事实上,有不少村民已经陆续搬走,他们大多在外买了房子,偶尔回到村里来住,在得到有山体滑坡的危险后,多户村民提前离开村子,躲过了一劫。

当地复杂的矿业环境

山体滑坡发生后,国土资源部启动地灾三级应急响应,派部地质灾害技术指导中心专家赶赴现场,协助当地开展抢险救灾和地灾应急处置工作。贵州省国土资源厅组织由12名专家和技术人员组成的救援队伍,厅长朱立军带队连夜赶赴现场参与抢险救灾。

不久前,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应急管理办公室主任崔瑛在接受采访时曾介绍,从4月份起,国土资源部就开始部署地灾防治督促检查工作,派出工作组赴三峡库区和云南、四川、重庆、贵州等地灾易发多发区域。

是天灾还是人祸,目前此次滑坡的调查部门没有给出调查结果。但村民们与矿业的利益冲突是切实存在的。

英坪地带的磷矿开采早在大约40年前就开始,小坝组的村民介绍,而10多年前他们大部分人就没了田地,基本上都转成了居民,由于失去土地,有很多人去外地打工,还有不少人买了大货车运输矿石,青壮年生活多在牛场镇、瓮安及福泉等地,长期在村里生活多为老人、孩子。

大多当地人希望能在丰厚的磷矿资源中分一杯羹,但他们因为学历、技能原因, 很难进入矿业公司工作。但据英坪社区的宣传资料,社区与磷矿协调,将边角零星矿及底板矿让给社区开采,社区以每吨30元补助给失地农民,直接为失地农民创收达400万元以上。该社区还称发展村级集体企业,成立了宏永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解决180余个剩余劳动力的就业,保障40余辆货车的营运货源,直接助民增收1476余万元。引导群众购车加入磷矿运输车队,开设汽配、修理、洗车、等服务。

根据村民代表调查,在小坝组大坡上开矿的公司是贵州省开阳县双山坪磷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山坪公司),该公司露天开采,将小半个山体挖空,形成一个巨大的垂直高边坡,下面是一个深上百米的水塘,积满了雨水,此次山体滑坡后泥沙冲入水塘,水塘里的水海啸一般裹挟着泥沙冲毁村庄。目前,滑坡将矿坑填埋,已经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巨大的矿坑。

而双山坪公司是瓮福集团的子公司,在“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1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中”,列出17家子公司,其中开阳县双山坪公司位列其中。 双山坪公司此前有“劣迹”,2012年4月18日,国土资源部网站公布对双山坪公司越界采矿案查处情况,处理结果称,2010年10月,双山坪公司取得位于采矿许可证,有效期至2020年10月。2011年1月至10月,该公司擅自超越批准的矿区范围采矿,越界开采磷矿2.05万吨,非法获利380.54万元。

2012年1月,黔南州国土资源局对双山坪公司依法作出行政处罚,罚款442.01万元。

为了安全,小坝组村民也曾堵住了双山坪公司在该村大坡上的开采点出入口,最终被警方人员疏导开。

事实上,磷矿企业其实也一直在支持过矿区百姓建设,根据媒体报道资料,去年瓮福集团斥资700万元修建福泉市英坪小学新校舍,该小学新校舍于2011年3月开工建设,2012年12月底完工并交付使用,与英坪露天矿办公楼毗邻。新校舍占地面积18亩,房屋建筑面积2254平方米。

原英坪小学位于福泉市高坪镇内的瓮福英坪露天矿2#坑采矿场东翼边沿,学生的安全难以保障。为确保学生们安全,1999年英坪露天矿与所在地高坪镇政府及学校达成共识,由英坪露天矿义务派出交通车,每天早晚2次往返于英坪中心小学与山冲、煤炭冲、火闹山、嘎拉坡等四个自然村寨的近170名小学生们上放学。十多年来,矿区交通车准时接送学生,至今没有发生一起安全事故。

根据瓮福集团资料,瓮福磷矿位于贵州省瓮安县、福泉市境内,矿区南北长17.5公里,宽3~4公里,面积58平方公里。该集团一位较高级别技术人员介绍,尽管这一范围的矿权都属于瓮福集团,但由于几十年来历史形成的原因,情况比较复杂,这一范围划分为7个矿段,瓮福集团只开采4个矿段,尤其是英坪村一带,有很多私人老板在开采。有露天的矿,也有地下巷道开采,至于双山坪公司,虽然也属于瓮福集团,据他所知该公司是有独立核算的资格,“双山坪公司也未必自己开采,也可以用委托承包等合法方式让其他有采矿资质的公司、个人开采,这在矿业开采中也属常见,因此肯定不能简单将责任归于双山坪公司,更不能归咎于瓮福集团,一切还要等最后的调查结果出来。”

该技术人员分析,露天磷矿的高边坡的高度可以到几百米都没有发生滑坡,而小坝组的这一露天矿边坡也就百八十米就发生了大范围滑坡,可能的原因是地下开采,有可能是地下开采不规范导致山体支撑不住滑坡,“据我所知,小坝组的这一露天矿近两年就没有露天开采过,地面已经开采的差不多了,可能还有地下开采。”

该技术人员表示,村民大多不清楚瓮福集团、双山坪公司及其他私人老板采矿之间的法律关系、责任划分,简单认为小坝组的矿就归瓮福集团,对瓮福集团造成了误解。实际上,由于几十年来历史形成的原因,一些零散的采矿点交由地方政府招揽外地投资者开采,这一笔收益由政府用于矿区的村民搬迁、补偿、公共设施建设等。

根据2014年贵州省黔南州中级法院公布的一份双山坪公司与锦宏矿业公司福泉分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判决书,文红玲李秀江代表双山坪公司上诉,而法院认定两人属于夫妻,委托锦宏矿业公司办理英坪矿段未办证区域(指高坪磷矿下山巷道矿点,即本市高坪镇大荒田磷矿)的采矿许可证,并承诺将该矿区的磷矿资源承包给该公司负责组织劳务开采。

小坝组村民说,他们无法确认文红玲李秀江就是村旁磷矿的实际控制人,因为他们几次去矿上反映问题也没有见过负责人,而矿坑由哪个老板控制虽然距离村子几百米但村民从未知晓。

此外,2012年07月28日新华网报道,瓮福集团下属瓮福磷矿英坪露天矿在进行剥离矿生产时,发生边坡垮塌事故,当场造成2人死亡,3人被埋。故共造成4人死亡,1人受伤。

英坪村后寨组村民曾获州政府回复

与小坝组、新湾组同属英坪村的后寨组村民也处于矿区,其距离小坝组有大约1公里的距离,因为地下开矿,村民也饱受缺水、房子开裂等问题困扰,2013年6月7日,有人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栏目中反映“后寨村民组地质灾害的情况”,署名为“后寨村全体村民”。该文称: 英坪矿后寨采区采矿历史已接近40年,长期的开采导致矿区生态脆弱,环境破坏十分严重。从2002年开始后寨采区开采方式从此前的单一露天矿转到地下洞采的形式。实行洞采以后,我村地下水干涸,土地不能得到及时灌溉,村民们吃着“望天饭”。村里房屋出现了墙壁开裂、屋顶漏水。

2006年后,紧贴村子的山峰大坡槽及背崽坡终于不堪地下被掏空的压力,出现险情。背崽坡坡顶从南到北被撕开了一条长长的裂口,裂口宽处一米左右,窄处也有十几公分,我们山下村民终日生活在惶恐之中。

2013年8月13日,署名为“黔南州人民政府”回复此问题,称福泉市高坪镇英坪村为贵州瓮福磷矿的主要开采区,高坪镇境内有11个矿采点,仅英坪村就有7个。

2006年,当地政府在获悉大坡槽石笋冲、后寨背崽坡存在地质灾害隐患后立即委托贵州地矿建设工程施工公司编制《高坪镇英坪村石笋冲、后寨背崽坡地质灾害治理方案》,并依据方案由福泉磷矿采取削坡减载的方式治理地质灾害,目前背崽坡山体已削坡大半,网民所反映的背崽坡、石笋冲地质灾害危险已基本消除。为解决人畜饮水和稻田灌溉问题,当地政府已先后组织建成水窖和高位蓄水池以供饮用水和灌溉用水。

关于政府在2006年作出的搬迁承诺问题。经查,福泉市、乡两级政府只是依据资质部门的鉴定结论有针对性的对英坪村制定搬迁、房屋修缮和地质灾害治理措施方案,搬迁、修缮房屋等均严格按照方案实施,从未对后寨组村民承诺整体搬迁事宜。

实际上,《黔南州2006年度汛期地质灾害防治方案》就曾预测,高坪镇英坪村拦马坳组、新湾组、小坝组、后寨组、团坡组福泉磷矿大坡槽矿可能发生滑坡、地面塌陷。可能发生地质灾害的矿山包括福泉市高坪镇英坪磷矿区、福泉磷肥厂。

家属称两遇难村民有见义勇为情节

8月30日,队长谭国庆的尸体终于被挖出,连日来很多村民在现场徘徊,除了自己亲人,最牵挂的就是队长谭国庆,“热心助人,为村民办事自己出费用、热心村务”是很多村民对谭国庆的评价。

而谭国庆的家属认为,谭国庆本来有希望逃生,但是为了救人才遇难的,有见义勇为情节。

媒体报道,村民曾淑平回忆,事发当晚19时30分左右,谭国庆和他一起去了解还未搬迁的村民情况。20时30分足有,曾淑平和谭国庆从一户村民家出来后前往其他村民家,在路上突然听到一连串“沙沙沙”的声音。曾淑平朝村后一看,山上扬起很大一股尘土,许多石块冲到山下的深水塘中激起巨浪,大量积水溢出,裹挟着山石向村子涌去。

当时谭国庆大喊让曾淑平快跑,他自己去通知其他村民。一大股泥石流将曾淑平冲到高处,曾淑平回头再找,谭国庆已不见踪影。

弟弟谭艺彪第二天上午还能拨通谭国庆手机,但搜救人员无法判断具体位置,28日中午下雨后,谭国庆的手机再也打不通了。“谭国庆是知道山要垮了,还去通知其他村民及时撤离才被埋的,他救了很多人。”村民曾淑平说。

而瓮安人侯向武也不幸遇难,他的亲属说,侯向武是退伍军人,以前很贫穷,靠自己打拼买了两台挖掘机出租,还有了砂石厂、砖厂。因为挖掘机出租到了小坝,27日下午他到小坝组来收回挖掘机,晚上就在媳妇的表弟家吃饭,结果耽误了时间,遇到山体滑坡,“当时他跑出来了,见到亲戚家房子被水淹,他又回去想救人,结果就再也没回来,而亲戚其实也逃出去了。”家属表示考虑为他申请见义勇为。

昨天下午,随着一串串鞭炮燃放,小坝组村口存放着尸体的10多个水晶棺陆续被拉走,家属说已经开始谈补偿,只要是谈好了补偿数额,家属和遇难村民尸体就会被拉走,“你可以选择火葬,也可以选择土葬,根据风俗让阴阳先生选好日子和坟地,自己下葬就可以了。”一个遇难村民家属说,具体数额每家不同,根据年龄、职业等有所差别。知情人介绍,大概每个人的补偿金额在六七十万元,这笔补偿金的资金来源目前尚不得知。

5岁的男孩刘德瑞至8月30日下午仍旧没有找到,事发时他正在小屋里看电视,水冲过后,屋子倒塌成废墟,数米高的水浪向山坡下冲去,消防人员出动了搜救犬和专业设备,仍旧没有找到孩子的踪迹,而屋子一侧曾经几十米深的山沟已经被淤泥填满,搜救人员判断最大可能是被水卷进了深坑,然后被泥浆埋住。8月30日,搜救人员用一个木头箱子做小船,用铁钩子搜索几个小时,仍旧没有找到孩子。

由于目前相关部门尚未公布死亡村民名单,很多村民凭着记忆提供了死者和失踪者部分名单,一些名字村民根据音来写,可能并不准确。

———————————————

死者名单如下:

张古洪、王珍是夫妻 死亡 均40多岁

李景书 死亡 60多岁

谭国庆 50多岁

谭国庆的母亲 徐正菊 80多岁

吴景莲 死亡 70多岁

吴景莲的孙子 死亡 10来岁

陈长进及儿子陈海军 死亡

陈长强夫妻及两个孙女 4人 均死亡

陈长福及其父亲和孙子、外孙 4人 均死亡

徐因因(小名) 60多岁 死亡

陈小慧 死亡

陈小慧女儿周红敏 失踪

尚老二的媳妇 死亡

侯向武(瓮安人) 死亡

罗小强 死亡或失踪

刘德瑞 5岁 失踪

(据2014年8月31日微信公号“政知局”。撰文、摄影:李华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贵州福泉山体滑坡被指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