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个论:我为什么支持广州大学城环卫工维权

大学城环卫工人维权的事件已经持续了近二十天,进入公众视野也快十天了。在这过程当中,有双方的角力,有学生的参与,有工会的协调,有警方的介入,留下了没人清理的大学城。

在事情僵持不下之时,各种不同的声音纷至沓来。《中大学生:我们为何应该声援环卫工人?》中,作者指出“近万名新生以及更多的学生目睹了工人们的维权,然而除了个别同学和校媒的报道之外,环卫工人的诉求没有在学生中间激起任何波澜”,并认为“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大多数的大学生是所谓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作者还在文末呼吁大学生,“关注本次维权事件,让正义的光芒成为大学城一道永恒的荣光,拒绝做冷漠的路人”。

这一观点,被部分人解读为“没有参加签名的大学生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麦子林夕”在其刊发在她此前所供职校媒微信公众号的个论《我为什么不签名》中认为,“学生维权的有效途径,是把事件的真实情况、双方的说法和依据有效、畅通地呈现在人们面前”,并认为“在一些校媒的相关报道中,均是对环卫工维权活动的报道,而对于广电物业方面的描述却完全缺位”。并在文末提出“有时愚昧的好心在效果上等于作恶”的观点。

《中大学生:我们为何应该声援环卫工人?》中,“不签名”就如何如何的观点确实有失偏颇,但关于此次环卫工人事件,认为“大学生不该介入”的声音不绝于耳,像“麦子林夕”那样,认为“一些校媒”没有保持“客观中立”的观点也有不少。然而,环卫工人维权事件真的那么简单吗?大学生真该仅仅做一个旁观者?

其实,事件早在8月中旬就已开始。最早报道此事的《381环岛志》在8月13日发表《大学城换物业,环卫工何去何从 》的报道:8月12日上午,近200名大学城环卫工聚集在小谷围街道办,为保护工龄,争取留在大学城,与小谷围街道办进行了商讨。

包括e先每日资讯在内的校园媒体也开始关注此事,并在事件扩大化以前对双方进行了采访和报道。事件扩大的原因在于双方的谈判数次破裂。在无法达成谈判进展的情况下,工人们才在8月21日站在了新天地门前。所谓“工人与企业站在了对立面”从一开始就有了,直接原因是协商无果。

为何“工人与企业站在了对立面”?要了解大学城环卫工人事件,就必须从10年前,大学城的建设说起。

在百度搜索“广州大学城征地”,10年前的报道仍历历在目:《广州大学城征地拆迁纠纷》,《征地手续违法?广州大学城怎样化整为零非法圈地》,《代表质疑广州大学城向农民低价征地后造地王》。这批环卫工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原来的失地农民,这从环卫工人的自述,以及《广州大学城穗石村村民生存现状调查》,《广州大学城失地农民安置问题调查报告》等民间调查材料中都可印证。在2010年及之前的亚运会场馆建设中,大学城出现了二次征地。如果说,学生对2004年以前的事情不了解的话,那2009年郭塱村险些被整体拆除则在不少学生的记忆中还留下印记。

如此说来,这批工人,十年前就已经被迫重新选择职业,经济来源从原来的自己种地获取收入,变成今天的不得不依靠物业公司发工资。

环卫工人们依然希望继续留在大学城,但奈何公司没有继续中标。而没中标的原因,外人难以知晓。但在广电物业的危机公关微博中,或许能猜出一二。8月28日,@帅锅序列 发表微博,称“给广电集团点十个赞”,并提出疑问“既然是国企,为什么政府不把大学城继续交给广电物业做呢,为什么非要招标让比标底低2000万的私企诶?”,而广电物业所开微博@大学城最后的坚守 则是这样回应的:“政府有政府的难处!”

葛广在其评论《如何更有效的帮助环卫工人》所说,“在法律层面,广电可能占有一定的优势”,但这“优势”更可能只是在这次最尖锐的矛盾——补偿金上。若追溯以往的用工情况,从现有的材料来看,广电物业反而存在合同不规范等问题,处于劣势。而根据粗略计算的,要支付工人270万元的补偿,到底是不是一个大数目?根据广州鑫广电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料来看,注册资本为500万元,而根据金融界的报道,2010年末,广电物业就有上市的计划,270万元对于广电物业来说,也许不是想象的那么大?

而至于大学生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他们除了发起签名、募捐以外,更搜集了不少广电物业的材料,包括其标书所载工人人数及工资与实际相距甚远,中间存在巨额资金去向不明等。这不仅揭示了更多关于广电物业用工的实际情况,更是为环卫工人的谈判增加不少筹码。不知道这样,是否是“麦子林夕”所说的“把事件的真实情况、双方的说法和依据有效、畅通地呈现在人们面前”?而关于校媒如何报道,这里引用新闻界的一句“To afflict the comfortable, and to comfort the afflicted.”新闻所谓的“中立”,也需要建立在常识的基础上。

另外,广电物业对待记者态度恶劣,并在深夜骚扰工人。不知道会否成为新的“事件的真实情况”?若广电物业真的问心无愧,又何须在微博上惺惺作态后,再在半夜骚扰工人及其家人?个中缘由,或许更值得我们用自己的常识思考。

回过头来看,这次的事件并不仅仅是环卫工人与广电物业之间的相持,关注事件,我们更需要把目光回溯到本源——大学城失地农民的安置上。十年前,政府需要在紧迫的时间里平息可能的纷扰,以19个月建10所高校的速度建起大学城,十年后的今天,政府更需要管治智慧,将当年因匆忙而落下没解决的问题妥善处理,方可让类似的事情再次重演。

(据2014年8月30日微信公号 “e先每日资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个论:我为什么支持广州大学城环卫工维权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