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政法委不作為“是對法治最大幫助”

十八屆四中全會今日閉幕,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乾重大問題的決定》。與過去幾屆四中全會討論“黨的建設”主題不同,本次四中全會首次將“依法治國”作為主題,這也意味著“依法治國”至少在字面上上升為執政黨的意志,中國的法治界對執政黨將如何“依法治國”充滿期待。

但對於日前中國媒體報道的將啟動政法委系統改革的消息,包括“省級政法委書記不兼任公安廳局長”、“總書記直接聽取匯報”等調整,《決定》中並沒有明顯提及,僅僅談到“建立領導乾部乾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制度”。

蘇州大學王健法學院教授周永坤對中國法治建設有長期的研究,並曾撰文討論過政法委系統的存廢問題。他坦言,希望此次會議能“好好討論依法治國問題”,但對於目前釋放的改革信號,他保持謹慎樂觀,也表達了擔憂。他認為,只要政法委繼續存在,法院獨立就很難實現。

周永坤認為,僅中央政法委向總書記直接匯報這一點,難說對中國法治的具體影響。但從本屆中央委員會上任之後對政法委系統已經做出的調整來推論,“中央政法委的改革舉措,可能是為了進一步推動司法獨立,但具體後果有待觀察。”據周永坤瞭解的情況,目前的政法委系統已經較周永康時期有很大改變——“各級政法委基本不會乾預具體的案件”。他對目前的信號謹慎樂觀,認為“如果目前不乾涉具體案件審判的趨勢可以保持下去,至少對司法獨立沒有負面影響。”

但對政法委乾預司法,周永坤依然充滿擔憂。“乾預個案,很多冤假錯案都源自政法委的乾預,這只是司法不公的一個現象,反映的是司法公正難以實現的體制原因。”

對於目前改革信號中的“不乾預具體司法”的執行情況,周永坤用了幾個如果來表達自己的不確定,也再次討論了政法委體制的合理性問題。

他說,政法委如果能夠保證不乾預具體司法工作,將權力保持在制度框架內,是能夠對中國走向法治起到積極作用的,但仍要看領導人的智慧,因為“目前在中國現有體制下,很多權力是法外行使的,這可能是機遇,也可能是陷阱。”

“習近平之前說過要讓每個人在每個案件中做到司法公正,這就要求政法委不乾預司法。如果政法委能做到這一點,可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正當性。”

“但從法治的長遠目標而言,在國家司法體系外,存在一個乾預司法的、或者願意乾預就能乾預、或者有乾預司法能力的組織,對法治就是一個障礙。起碼地方政法委的存在,是沒有正當性的。”

強勢的政法委系統在中國很多地方已經成為“法院之上的法院”、“政府之上的政府”。地方政法委書記不再兼任公安廳廳長這一意在切斷“權力乾預司法”紐帶的改革措施會遇到多大的阻力,周永坤表示擔憂。

他說:“這(巨大的阻力)也是我所擔心的,但從現存的體制內改革智慧中,我還沒有找到在政法委存在的情況下,保持法院獨立審判方式和動力。”

“目前中國處於轉型期,我希望政法委能夠領導中國實現從人治到法治的轉型。動用自己的權威,幫助法院獨立裁判,尤其是對法院獨立裁判的能力給予制度的保證。而目前的情況下,政法委少乾事,它的消極存在,就是對司法獨立最大的幫助。因為基於多年的經驗觀察,凡是政法委活躍和強勢的地方,法治現實就會比較差,冤家錯案就會多。”

最後,周永坤教授說,中國的現實決定了,“中國的制度改革要靠掌握權力的人和權威,他們是否接受法治的理念,以及什麽樣的法治理念。”

法治的概念從1999年開始寫入中國憲法,距今已經15年,但中國的依法治國還在討論中。正如周永坤教授擔憂的,寫入法律、政策宣示和變成現實之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據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作者:公共政策編輯 霍默靜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政法委不作為“是對法治最大幫助”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