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胡星斗:呼吁开展社会正义运动或社会进步运动

我曾经多次呼吁中国开展社会正义运动及平等权利运动【见附件】,现在我再次呼吁中国开展社会正义运动或社会进步运动。

上个世纪初美国的社会进步运动,以及揭露社会丑恶的“扒粪运动”(muckraker movement),最终一扫美国的腐败,为三十年代的新政以及二战后的经济社会全面进步奠定了基础。19世纪后期,美国的经济高速发展,国家迅速致富。1894年,美国的工业总产值超过英国,居世界第一。工业化、城市化虽然给社会带来了丰富的物质财富,但并没有消除社会贫困和不满,相反,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社会骚动频繁发生。当时美国有一本小说《民主》,里面有一句话说:“我七十多岁了,跑遍了全世界,走了这么多国家,还没有见过一个比美国更腐败的国家。”那时的美国,贫富分化类似于当今的中国,到处是血汗工厂,工人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而工资却微乎其微,各种工伤事故和矿难频发,食品安全、饮水安全、环境卫生以及住房问题、穷人子女的教育问题都十分突出。那时美国工人也没有罢工的权利,劳资矛盾尖锐,贫富阶级严重对立。但是,从1900年到1917年,美国兴起了一场社会进步运动——反垄断、反特权、反歧视;争取平等权利、改善工人待遇、缓解劳资矛盾;开展社会慈善运动、安居运动,消除贫困、救济穷人,解决食品安全、环境卫生、贫困人口教育等问题,纾解民生困境;开展扒粪运动,揭露社会黑暗与弊端、抑制权贵经济;进行政治改革、重建法治规则、商业道德和社会价值,等等,社会进步运动几乎囊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于日后美国的进一步发展和长治久安影响深远。

目前中国的病态非常类似于100年前的美国,中国也正需要一场社会正义运动或社会进步运动,改变是非颠倒、道德堕落、社会危机的现状。

一、开展反垄断、反特权、反歧视运动。拆分垄断企业,推进企业的民营化,保障民营企业的平等权利;取消特权制度,遏制三公消费甚至四公腐败(公款吃喝公款用车公款旅游出国+公款建房公权力占房);废除二元户籍,取缔对农民的种种歧视,在金融、财政、土地、就业、失业、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方面保障弱势群体的权益。

二、采取措施,帮助工人争取自身的权利、改善工人待遇、缓解劳资矛盾。改革工会体制,由工人选举产生工会领导人,促使工会能够代表工人群体;出台罢工法,制止非法罢工,保护合法罢工,保障劳动者和资方双方的权益;禁止地方政府非理性地弹压一切罢工,避免劳资矛盾转变成官民矛盾。

三、开展社会慈善运动、安居运动,消除贫困、救济穷人、解决食品安全、环境卫生、贫困人口教育等问题、纾解民生困境。改变慈善行为的官方垄断,由社会举办慈善公益事业,支持NGO、公民组织的发展;大力兴建保障性住房、公租房等。

四、开展扒粪运动,揭露社会黑暗与弊端、抑制权贵经济。充分发挥媒体“第四权”的监督作用,鼓励批评性和揭露时弊的报道,以媒体自由和新闻民主遏止既得利益集团。

五、进行政治改革、重建法治规则、商业道德和社会价值。1949年至1978年,支撑中国的是三大制度——经济方面的国有计划制度、社会方面的户籍制度、人民公社制度以及封闭的单位制度、司法方面的劳教劳改制度。1978年以后,计划经济制度被抛弃,但国有制度大部分被保留,经济方面的改革任务完成了一半;1978年以来,户籍制度逐渐松动,但没有本质上的改变;人民公社制度被取缔,但乡镇政府依然成为两千多年来皇权不下县、乡镇由乡绅自治之传统的反动;封闭的单位制度有所改变,人民拥有了择业自由。总体上来看,中国在社会方面的改革有所进展,但进步不大。在司法方面,劳改制度早已被比较规范的监狱体制所取代,这是一个进步,但没有法律依据的劳教制度依然存在。从上面可以看出,中国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尽管成就巨大,但最艰难的改革尚未开始,除了经济领域之外的大部分领域都还没有进行实质性的改革。未来,中国必须加快社会改革和政治改革,尤其要坚定地走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道路。

目前中国的治国没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相反在人治的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违背了执政党十五大以来所强调的以及1999年宪法修正案之“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治国理念。

老子说:“以正治国,以奇用兵”。治国要走正道!正道就是弘扬社会正义,促进社会进步,保障公民权利,建设法治国家。而歪门邪道治国、靠人治压制来治国,都将自遗其咎,遗患无穷。

2010-6-14

(据“胡星斗中国问题学、弱势群体经济学”网站:http://www.huxingdou.com.cn

附件:

在中国开展一场社会正义运动及平等权利运动

——在中国反垄断第一案研讨会上的讲话

胡星斗

李方平律师诉中国网通垄断,我认为是能够成立的。

按照《反垄断法》,有四种情况构成垄断,一是达成垄断协议,形成“卡特尔”;二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三是不合理的经营者集中;四是滥用行政权力排除或限制竞争。而中国网通至少涉嫌满足了第一条、第二条垄断的条件。

2007年2月,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就签署了一份《竞争合作协议》,规定“双方停止在非主导区域发展新用户、停止发展公众用户”等;2007年5月22日,律师李方平与学者联名向信息产业部寄出请求函,吁请信息产业部对中国电信与中国网通达成互不竞争协议、损害公共利益、形成南北寡头分治局面的行为进行查处。

中国电信与中国网通的有关人士辩解道:“我们两家都是国有企业,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企业的责任。协议正是为了避免国有资产流失而出台的”;“当年分家后,我们在对方的地盘干得都非常辛苦,但收益却不行。所以签协议在我们业内人看来,既是迫不得已,也是明智之举,能更大程度上保护国家利益,减少重复投资,避免恶性竞争”;“该协议出台的背景,是在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都已经没有固网运营商盈利。这几年固网运营商被移动运营商挤压得太苦了!”

电信寡头真的太苦了吗?山东2006年度审计报告披露,中国网通山东省分公司职工的月均工资基数为2.13万元,月人均缴存住房公积金6389元。职工的实际年收入高达30万元!

电信垄断不但无法保护国家利益,严重损害了公共利益,阻碍了技术进步,扭曲了资源配置,导致成本高昂、价格失真、管理低效、服务品质低下。

所以,中国网通涉嫌违背了《反垄断法》第二章第十三条第三款“分割销售市场或者原材料采购市场”。

而且,中国网通对不具有北京市户口的人员采取差别待遇的歧视性做法,也违反了《反垄断法》第三章第十七条第六款“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差别待遇”。

因为户籍或者管理上的需要而实行差别待遇,这不是“正当”的理由。

据《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79),“正当”一词有两种解释,一是合理合法,二是(人品)端正。户籍制度严重地束缚了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侵犯了公民权利,违法了宪法中的公民“一律平等”的原则,所以,它既不合理也不合法,更不端正。

我主张逐渐废除户籍制度。目前废除户籍很难做到的情况下,着力改革户籍制度,特别是让医疗、教育、养老、就业、金融、财税、办理各种证照及电话等业务与户籍脱钩,是政府部门和相关国有企业应当做的事情和应尽的责任。

实现“同城待遇”,实现社会正义与公平,才能够建成和谐社会,否则庞大的外来人口特别是农民工难以融入城市,增加了疏离感,受到了歧视,怎么可能实现和谐呢?

所以,我主张在中国开展社会正义运动、平等权利运动,我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中对之也进行过阐述。社会没有正义,平等权利不能实现,那么,三鹿掺毒牛奶、欺负弱势群体等情况永远不可能解决。

有人说,户籍制度是管理上的需要,按照户籍办理电话业务也是为了方便管理。

我早就撰文指出,建立国民信息系统或者叫身份证综合电子管理系统更加有利于管理水平的提高,有关部门为什么不做呢?

其实,还是既得利益在作祟。

但是,户籍改革对于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对于中国的产业转型与升级都有巨大的利益和好处。

目前的户籍制度延缓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农民工只能像候鸟一样去城市打工,春节及年龄大了以后返回农村,农民工无法成为稳定的产业工人,企业也不愿意对农民工进行岗位培训、技术培训,企业永远依靠廉价劳动力,生产低端产品。所以,如果没有户籍制度的根本改革,可以说,中国的产业升级、经济转型都是难以实现的。

反垄断、反歧视,还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改变目前中国企业的两极化——一极是国有垄断大企业,另一极是民营小企业;国有垄断大企业越来越多地进入世界500强,这不是好事,而是坏事,因为据我的研究,国有垄断大企业的资本利润率只有民营企业的1/5,他们是低效率的,也破坏了社会公正。

例如近来民营油企困难,十几万人下岗失业,凸显了国有石油企业垄断的弊端。

长期以来,国家只赋予了中石油、中石化两家企业有上下游、内外贸、产销一体化的特权,进出口权也基本上被国有企业垄断了,极少数可以进口原油的私人企业也必须由国企安排炼制。

虽然“非公经济36条”允许民营资本进入石油行业,但由于国有石油巨头在原油进口、开采、炼制上的排他性以及划分地盘,石油行业仍然是一个没有竞争的产业。

由于中石油、中石化等控制了石油产业的上游,民营石油企业只能在下游的炼制、销售领域发展,导致了民营油企仰人鼻息、受制于人,无法平等竞争、发展壮大。我国有民营加油站4万多个,但现在由于没有油源,关闭了1万多家。目前,国际油价剧烈波动、国内油品购销价格倒挂,民营企业更是生存困难,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巨头则乘机对民营企业进行油源限制,然后加以收购,这样,石油巨头的垄断地位不断地得到加强,最终会损害消费者和国家的利益。

消费者和国家的利益受损是由于垄断国企成本高、服务差、管理粗放,如果是诸多的民营企业竞争,国家的财政税收会增长好几倍。现在,国家每年还拿出几十亿元补助局部亏损的石油巨头,广大国民的利益都受到了侵害。

有人会说,国有垄断是为了国家安全,这也是无稽之谈。现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取消了国有企业的垄断地位,包括石油、电信、电力等部门都私有竞争了,难道他们的国家安全受到了损害?只要制定法律防止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就行了!

前几年,中国就在酝酿制定《石油天然气法》,从而可能限制国有石油公司的垄断地位,但几年过去了,仍然袅无音讯。在世界各国,他们大多制定了石油法保证民营企业的平等经营权。如日本有《石油天然气资源开发法》、《石油公团法》、《石油业法》,巴西有《石油法》等。

未来中国应当放开原油供应、进出口贸易权,对于石油开采引进非国有大企业进行平等竞争,看谁给国家交的税收多、为国家寻找油路的贡献大;中国还应当取消原油“非国营贸易配额只能用于中石油、中石化炼厂加工,不得供应地方小炼厂”的规定,从而打破石油业垄断。

总之,无论是石油还是电信领域,都要打破垄断,这样才能保证效率与公平;企业更不能凭借其垄断地位进行户籍歧视。

中国必须开展一场社会正义运动和平等权利运动。

2008-9-21

在中国开展一场社会正义运动及平等权利运动

——在“坡池村政治”研讨会上的讲话

胡星斗

(略)

我有两句话,一是在中国许多地方,邪气压倒正气,是非混淆,人妖颠倒。二是人治压倒法治,官员和地方政府违法十分严重。

中国迫切需要崭新的治理理念和治理制度,迫切需要信仰重建、制度创新,迫切需要开展一场社会正义运动及平等权利运动。

开展社会正义运动及平等权利运动:废除特权体制,建立平等制度;废除人治体制,建设宪政国家。

2008-9-27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胡星斗:呼吁开展社会正义运动或社会进步运动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