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民间的身份、律师的角度、人道与法律的基点和建设性的理性行为来关注、争取和维护公民的权利,
为培育公民意识和建设人道开放公正的公民社会及法治国家而持续努力。

制造“敌人”是一门“科学”


冉按:
制造敌人包括境外敌对势力,不仅意识形态运动管控之需要,也是一种完成洗脑凝聚力的社会动员,更是一种利用所谓的敌人来强化同一战壕的身份认同感的措施。某一运动你不被当作敌人来示众,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事情,但是这并不能保证你下次不被当作制造出来的“敌人”加以打击,因此恐惧像灵魂附体,就像著名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一生都在等待枪决”一样。这便是制造敌人这门“科学”可以从社会学和心理学来加以阐释秘密。

2014年11月6日于成都

肃反和四九年后的其他一系列运动,其表现形式不同,但骨子里面却是惊人的相似,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尽量多地制造敌人。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一九七八年过后为何有那么多冤案需要平反——其实所谓平反演的也无非是“捉放曹”——那就是因为各个运动累计起来所制造的敌人太多之故。

所谓制造敌人,一是上纲上线,二是为铲除异己铺平舆论上的道路,使得邪恶的行为变得光明正大,看上去道义熏天,实则那骨子里面的恶始终是无法掩盖的。只是颠倒黑白,以恶为善,复以严刑峻法,使得大多数人既不敢怒更不敢言,而且只有跟着说处理诸种阶级敌人是处理得多么的好,但这其间冤死的人又何只成千上万。最近朋友廖亦武兄出了《最后的地主》(蓝登书屋同时出了英文选译本),撕开了土改下面深藏的罪恶冰山之一角,即可令人触目惊心,让世界人民知道四九年后诸种整人的“发明创造”,堪与奥运开幕式上张艺谋所搞的被外国误认为麻将一样的“四大发明”媲美。我们曾经的“四大发明”当然应该不忘,但这几十年来关于整人的诸种“发明”恐怕也不应该忘记吧,忘记了诸种整人的“发明”,不深加反省,不从制度上根除这种整人之“发明”的出笼乃至蔓延,你要想再来“四大发明”恐怕是难上加难。你也许会说,古时也专制也窒息啊,但你想想皇权不下县,你想想家族帮扶和乡村自治生活空间在四九年后所遭受的诸种破坏,你就会知道在如今要搞个像“四大发明”一样的东西不是件容易的事。

制造敌人在四九年后当然变成了一门“科学”,而这“科学”主要来源于极权的“实际需要”。当我们要一边倒的时候,五十年代把苏联描摹成一朵不容玷污的花,六十年代当然也可以来个“9评苏共”,同时也可以用尽一切办法把美国妖魔化(这过程中美国也难免于中国有所妖魔化,伤害总是互相的,但美国诸种因素的制约与制度的制衡,总是能避免这种大规模“制造敌人”的事发生,短暂的麦卡锡时期就是明证)。各种批评、反对、谩骂美国的小册子,在八十年代以前多如过江鲫(敝藏不少,可惜没有人做这方面的学术研究,不知那些学术人士何为),即便于今也还是依然走俏。四九年后的所有运动,事实证明都是把制造敌人当成头等大事来抓,当成“科学”来“研究”。不制造敌人,他不便于整肃异己(其实哪里还敢有一点不同声音,许多人早已自我缴械投降),同时又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始终处于高度的敌对状态,为官方的每一次出格的恶行欢呼(也是顺便杀鸡给猴看,吓唬民众,使其噤若寒蝉),从而使他们这门“科学”显得道义高尚而且繁荣昌盛。一九五七年同济大学讲师汪长风先生曾说过,肃反是对人类的疯狂进攻。当然从此落入右派的天罗地网,倍受惩处。我也曾看到过一些肃反审问的原始笔录,敝博也曾刊载过《肃反时期的原始审问笔录》一文,大家可以参看。

《肃反电影文学剧本选》由群众出版社1979年9月出版印刷,起印便是两万册,可见的确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我们的人民群众是刀没有砍到自己头上,绳索没有勒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都“喜闻乐见”别人倒霉,最终惊人地符合马丁神父那段著名箴言:当我需要别人替我说话的时候了,再也没有人了,因为此前别人倒霉,我从来未曾说过一句公道话。这就是明哲保身,自以为得计的代价。这种所谓明哲保身的“马铃薯状态”,当然是统治者所“喜闻乐见”。当他们在整治别人而看到你从中检举揭发,落井下石,自以为得计,幸得逃过一劫的时候,那些掌握生杀予夺之大权的人,却在那里暗地发笑,你这只挨刀的鸡啊,天都快要黑了,你却还在那里美美地叫四声部啊,你真以为“一唱雄鸡天下白”么?不特如此,按一般惯例,越是“国庆”之类的节日,就是“敌人们”倒霉的日子,总是有人在这些节日里莫名其妙地消失,那是因为要拿人祭旗,杀人充喜(不是冲喜)。

为了庆祝国庆三十周年的时候,自然也就要出一系列与“肃反”有关题材的作品以示庆祝了。庆祝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制造出来的“亡我之心不死”的敌人们,你们不要以为我们只是庆祝,我们随时提防着你们呢?下面是《肃反电影文学剧本选》的的“编者说明”和“目录”,我想上点年纪的人,看到那些目录中的电影总不会陌生吧。

2008年8月21日7:17分于成都

编者说明

 今年十月一日,是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成立三十周年。为迎接这一光辉节日,我们从建国以来有关肃反题材的文艺作品中,选编了《肃反电影文学剧本选》、《肃反剧作选》、《肃反小说选》三部选集,作为向国庆三十周年的献礼。

 建国以来,一些作者对肃反题材的文艺作品,在人物刻划、情节安排等创作方法上,曾作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和探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林彪、“四人帮”推行文化专制主义时期,这类文艺作品,同其他作品一样,也受到了践踏和摧残,一度濒于泯灭。有的作者为此惨遭迫害,蒙受了不白之冤。“四人帮”被粉粹后,随着思想解放,反映肃反题材的电影、戏剧、小说,又与广大观众和读者见面了。我们深信今后在“双百”方针指引下,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这类题材的作品问世。

 在选编中,我们力图在选集中包括各个不同时期和不同风格的作品,但限于篇幅,有些优秀作品只好割爱了,这是要请作者和读者鉴谅的。在选编过程中,曾得到兄弟单位的支持,一部分作者,又为入选作品重新做了校订和改动,对他们的热情帮助和辛勤劳动,谨致谢意。

一九七九年八月

目录

虎穴追踪………………………………王应慈 任桂林 王玉堂(1)

徐秋影案件……………………………………………丛深 李赤(65)

冰山上来的来客……………………………………………赵心水(127)

寂静的山林……………………………………………………赵明(203)

羊城暗哨……………………………………………………陈残云(289)

猎字九十九号…………………………………………周振天 黎阳(383)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律师中国 » 制造“敌人”是一门“科学”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